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22.燕赵歌要栽跟头了?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22.燕赵歌要栽跟头了?



    PS:今日仍然三更!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会员点击!谢谢大家!

    文宁之笑着摇头:“燕赵歌虽然潜力惊人,但现在的他还无足轻重。”

    “重要的,是他爹,燕长老。”说到这里,文宁之的声音低沉了一些,神色也变得严肃:“燕长老和方长老之间的竞争,已经到了微妙关头,任何一点变化,都有可能影响掌门他老人家的最终决定。”

    “燕赵歌,便是燕长老的漏洞。”文宁之冷笑道:“人都说燕家父子是虎父无犬子,在我看来恰恰相反,正是虎父犬子,燕长老输就输在这个给他惹事的儿子身上,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文宁之站起身来:“你以后便会明白,有些事情,其实并不需要证据,怀疑,已经足以影响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观感。”

    “至于说内晶炉,呵呵,岂是一个乳臭未乾的黄口小儿能捣鼓出来的?”

    他身前之人一愕:“文长老您是说……”

    文宁之淡然说道:“自然是燕长老的手笔。”

    “之后要么是燕赵歌为了自己的面子,顶了他爹的功劳,要是燕长老为了给自己儿子铺路,故意将功劳分润给燕赵歌。”

    “所以我才说,燕长老迟早毁在这小子手上。”

    说着,文宁之脸色突然有些狰狞:“结果却坑了我师父。”

    一旁的武者低下头,不敢说话。

    他作为文宁之的心腹,知道前不久在山门那边,因为燕赵歌而被免职更遭到彻查的执事殿崔长老,正是文宁之的师父。

    虽然文宁之的修为早已青出于蓝,但对于崔长老,他仍很尊重。

    他多方打点周旋,还请托了东唐主事长老严旭说情,也只能让崔长老日子稍微好过一点。

    饶是如此,执事长老的位子也丢定了,能否平安脱身不受处罚的颐养天年,都还是未知。

    一边是燕长老的亲儿子,一边是潜力几乎见底的中层人员,双方下力气的程度,显然不在一个级别。

    动燕赵歌会有不良后果,崔长老在动手前便有心里准备,但却没有料到自己一点收获都没有,寸功未立。

    关键在于,不仅没成功,还有可能被燕赵歌看破动机,暴露自己一方更多的意图,等于是无功有过。

    这又让上面的人如何肯下力气保他?

    “师父人老心不老啊,非不听我的劝,一定要搏上一把,争取更进一步,谁知却被那燕赵歌坑了。”文宁之心中郁闷不已,有些恼恨的想道:“不过,师父,您找的切入点很好,狗改不了****,这燕赵歌轻狂惯了,终究还是踩进去了。”

    一旁的武者低声说道:“燕赵歌终究是燕长老的儿子,就算您这次成功了,事后也要承受燕长老的怒火。”

    文宁之一笑:“成功了,我上面自有人帮我顶着燕长老。”

    “我自身并没有什么破绽把柄给对方抓,上面的人保我,很容易。”

    “好了,将事情报与严长老知道,山门那边也将消息传回去。”

    “这次看燕家小儿怎么全身而退,非扒他一层皮不可!”

    …………

    燕赵歌同许川谈了一阵后,若无其事的取出一样东西,放在许川面前:“这云纹石,是灵风谷出产?”

    那是一块色泽淡黄的晶石,晶石表面有花纹,状若白云。

    这是燕赵歌到临渊城后,许川提供的几样附近特产之一,武者修练时放置一旁,有安神之效,可以帮助稍稍提高修练效率。

    许川点点头:“不错,是灵风谷出产。”

    燕赵歌手指摸索着云纹石,点点头:“效果蛮不错的。”

    许川神情不变,心中却微微一动。

    灵风谷外有临渊城隔着镇龙渊,内部不用和其他势力的人扯皮竞争,出产资源又富饶,虽然镇守者也是执事长老级别,但却是东唐国内一等一的肥差。

    不似临渊城,地位虽重,差事却苦,出事了还容易担责任。

    灵风谷执事长老文宁之,乃是东唐主事长老严旭的心腹,同样也是燕赵歌二师伯那一派的人。

    许川心里想着,目光就落向燕赵歌手里的云纹石,这东西他也见得多了,可是左看右看,仍然看不出有什么特异之处。

    “这小东西还有什么奥妙不成?”许川一头雾水:“又或者是我太敏感了,他只是单纯的赞叹喜爱此物?”

    送别了许川,燕赵歌的手指在云纹石上轻轻敲击,脸上神情似笑非笑。

    一天之后,阿虎来报告一个坏消息:“公子,刚刚从天中洲山门那里得到消息,掌刑殿点将,天东洲执法长老会过来东唐这边。”

    广乘山在天东洲的负责人,乃是东洲长老,东洲长老之下,除了各地主事长老和执事长老以外,还有执法长老,除对东洲长老负责以外,直接面向宗门掌刑殿,负责一洲之律令监督,门规刑罚。

    燕赵歌问道:“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吗?”

    阿虎答道:“其一是大日圣宗来人闹腾了,其二就是那叶景之事了。”

    他咧了咧嘴:“怎么也没想到那叶景真这么背,居然还就栽在镇龙渊里,肯定有人趁机做文章为难公子你。”

    燕赵歌不在意的问道:“去东唐国国都?”

    “不是,就在临渊城这里,东唐主事长老严旭追击鬼斧老人没了结果,赤灵旗主也行踪不明,镇龙渊中潮涌剧烈,所他会先返回临渊城暂时坐镇,执法长老也会赶来临渊城,除此以外,东唐国也有代表一同过来。”

    燕赵歌摸了摸下巴:“那就在这里等着吧。”

    阿虎也有样学样的摸摸下巴:“公子啊,以你的身份,轻易不会惹出掌刑殿的,执法长老出动,这情况不妙啊。”

    燕赵歌摊开双手:“大师伯一直嫌弃我性格轻狂,之前内晶炉的事情本来让他有所改观,但现在的事情一闹,怕是反而更加失望了,毕竟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大师伯或许不会倒向二师伯一派,但这次恐怕是想着认真敲打规诫我一番,免得我‘行差踏错’吧。”

    阿虎眨砸吧了一下嘴:“难办。”

    燕赵歌翘起二郎腿:“确实有人要难办了。”

    很快,其他人也接到了消息,包括司空晴等人。

    他们作为与燕赵歌同行的人,也要一起接受质询,以作旁证。

    众人闻讯,面面相觑,一时间思绪起伏。

    正如阿虎所言,燕赵歌情况特殊,轻易不会接触掌刑殿,一旦接触,那就说明事情非小,难以善了。

    宗门年轻一代中,呼风唤雨的广乘公子燕赵歌,这次莫非真要栽跟头了?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