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41.这个少女有点彪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41.这个少女有点彪



    ps:晚上十二点过后还有第三更!求会员点击,求推荐票,求收藏!谢谢大家!

    循着孟婉的踪迹追寻,一段时间后,却失去了对方的行踪。

    燕赵歌虽然有些遗憾,但也没有太过介怀。

    不过,此后不久,手下人传讯息,再次发现了孟婉的下落。

    燕赵歌等人没有多想,重新跟上,可是翻山越岭又追了一段路程后,此女的行踪再次消失。

    “有问题。”如此反复,燕赵歌停下脚步,目光幽深。

    身旁一个黑衣宗师点点头:“像是在引我们去某个地方。”

    燕赵歌看了看眼前的崇山峻岭:“伏击?不像,一路上经过很多歌适合设伏的地方了。”

    思索片刻后,燕赵歌嘴角浮起淡淡笑意:“便看看你搞什么鬼。”

    一挥手,示意众人散开,身周一众黑衣武者立即无声的散布到了密林中。

    燕赵歌则继续在山林间穿行,片刻后,一个黑衣武者突然报。

    “公子,此地向东两里外的一处山谷附近,有大日圣宗弟子活动。”

    燕赵歌看向对方,那黑衣武者点点头:“都是炼体境界的年轻弟子,当初随晁元龙一起进镇龙渊的人。”

    “看看去。”燕赵歌向东走去。

    众人隐蔽行踪,消无声息来到山谷附近,登上一旁的山岭,向谷中望去。

    就见此刻山谷中,已经有两拨人在对峙。

    其中一方,三个人,尽皆身着白衣,袖口辊着红边,纹有太阳图纹,正是大日圣宗门下弟子。

    三人呈扇形散开,隐现包围态势,目光尽皆汇聚于一人身上。

    同他们对峙之人,却是一个少女。

    白衣黑刀,青丝如瀑。

    少女身旁,蹲伏着一条小小的黑犬,正一脸警惕的盯着面前,包围自己主人的三个大日圣宗弟子。

    燕赵歌的视线,落在那少女手中的长刀之上。

    刀刃漆黑如墨,在阳光照射下,竟不带一点反光,仿佛不是金属打造,而是黑炭似的。

    但即便隔着老远,燕赵歌也能感受到那漆黑长刀绽放的锋芒,令人遍体生寒。

    少女的手稳定的握着长刀,没有丝毫动摇。

    虽然一袭白衣,与一般常见的大日圣宗弟子服饰不同。

    但只看她拿刀起手式,燕赵歌眼皮就跳了跳:“呵,西斜焚天刀”

    西斜焚天刀,与中天神掌和夕照残光千幻掌一同位列大日七法的大日圣宗嫡传武学,刀道名品,举世公认。

    这白衣少女,分明也是大日圣宗出身。

    “有人偷学武道被追缉,还是同门内讧?”

    燕赵歌来了几分兴趣,让手下黑衣武者散开,一方面继续寻找孟婉,一方面在山谷外围警戒。

    那三名大日圣宗弟子,此刻都注视着白衣少女。

    其中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青年开口说道:“封师妹,我们也是给萧师兄帮忙,得罪莫怪。”

    白衣少女笑道:“多说无益,终究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的,看你们也没有给我让路的意思。”

    少女语如连珠,说话速度非常快,但是干脆利落,每个字都能让人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眼前强敌环饲,但她却面不改色,谈笑自若。

    另一个较年轻一些的大日圣宗弟子笑道:“路我们自然不会让了,但似乎也没必要动手吧?”

    “封师姐你曾经踏足宗师之境是没错,但那是以前了。”

    “现在你旧伤未愈,又有新伤,罡气无法催动,内气也是微弱,十成实力连半成都剩不下来,就别白费力挣扎了。”

    “老老实实跟我们去见萧师兄不就成了,否则这动起手来,再多受点伤,我们于心何忍?”

    旁观的燕赵歌笑了笑,虽然看上去占了绝对优势,但西斜焚天刀凶猛暴烈,要是少女拼命,几个大日圣宗弟子也担心自己受伤。

    能以言语瓦解对手斗志,自然最好。

    最起码,信号已经发出,时间拖延下去,大日圣宗其他人也快到了,那时候再捉拿眼前少女,就易如反掌。

    从燕赵歌的角度看去,那少女倒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虽不及孟婉明艳,司空晴清丽,但至少与林玉芍是一个级别。

    生着一张鹅蛋脸,五官柔和明媚,耳朵稍显大了一些,有点美中不足。

    但一对眸子中,流露出女性少有的英气。

    不似孟婉、司空晴和林玉芍那样第一眼令人惊艳,却是个越看越耐看的美女。

    仔细观察,又似乎不比孟婉、司空晴逊色了。

    只是,燕赵歌却能看出,此女眼中除了英气,还有远超寻常的杀气。

    她那漆黑长刀,真正见过血。

    少女哈哈一笑:“那你还等什么,上来捉我吧,何必色厉内荏,三个对我一个,都还要这般小心?”

    她笑吟吟的看着对面的大日圣宗弟子:“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

    那大日圣宗弟子脸色微微一变,哼了一声,盯着少女,笑容渐渐变得恶毒:“感情封师姐这些日子里是缺男人了?”

    “却不知道你如何解决问题?莫非是用你脚边那条黑狗吗?难怪你一直带着了。”

    “不过跟狗一起,也太难为师姐你了,要不要师弟我帮帮你?”

    那少女闻言也不着恼,慢悠悠的说道:“可惜你猜错了,我家肉肉,是母的。”

    她脚边的小黑狗呜呜叫了两声,目光凶狠的盯着那大日圣宗弟子。

    不过若仔细看去,胯下确实不带把儿。

    少女不紧不慢的说道:“至于师弟你这样的小牙签,还是算了吧,对折成两截,合拢在一起,也就是两根牙签的粗细而已,换了哪个女的,都用不成啊。”

    那大日圣宗弟子闻言,脸色一时间气得发白。

    旁边另一人哼了一声,盯着少女恶意的笑道:“师姐对蔡师弟的大小这么了解,看来是试验过啊。”

    “我猜的。”少女漫不经心的一笑:“至于我猜对猜错,这位蔡师弟现在把裤子脱了,我们大家一起看看不就知道了?”

    不说那蔡师弟气急败坏,旁观的燕赵歌此刻也是一脸懵逼。

    姑娘啊,虽说咱们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你这眉眼体态,八成可能还是个雏儿,两成可能也是那方面经验不丰富的类型。

    说话这么彪,跟男人比谁更污,合适吗?

    姓蔡的大日圣宗弟子恼羞成怒,狞笑着朝少女走去:“我是不是牙签,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少女扬了扬眉毛,平静说道:“这位师弟,你其实只要站在原地就好了。”

    “因为,师姐我会过去!”

    话音未落,刀光已起!

    如同大日西斜,太阳坠下!

    刀锋所向,仿佛要焚天灭地!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