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50.东唐十六皇子(求推荐票!求收藏!)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50.东唐十六皇子(求推荐票!求收藏!)



    ps:今天仍然是三更!周一冲榜求支持,求推荐票!求会员点击!求收藏!谢谢大家!

    燕赵歌看的出来,那少年应该也是个皇子,赵元等人的兄弟,只是自己以前不曾见过。

    现在的场面,让燕赵歌看着有趣。

    皇长子赵元和其父东唐国主一样,倾向于广乘山燕赵歌老爹燕狄一派。

    赵元本人,和燕赵歌身体原主人,也有几分交情。

    而皇三子赵晟在这方面竞争不过赵元,结果就转而和燕赵歌二师伯那一派人走得比较近。

    虽然东唐国主倾向燕狄,不过广乘山在东唐的主事长老严旭毕竟是另一边的,赵晟的日子也不难过。

    若是广乘山掌门之位的竞争,最终是燕赵歌二师伯胜出,那未来东唐国主位子的归属,就要多几分悬念。

    但总体来说,悬而未定的东唐太子之位,基本就在赵元和赵晟之间展开争夺。

    他们两个看不顺眼也很久了,一直针锋相对。

    像现在这样一起针对另一个皇子,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过了。

    “我等奉父皇旨意,随谨王叔一起入山缉捕贼人。”只听赵晟的声音远远传来:“人是被我和大哥的侍卫围在这座山里的,对方也是被我和大皇兄打成重伤,若非如此,你以为你能对付?”

    “现在被你捡了便宜,却连信息线索都想要独占,十六弟你未免也太不知好歹了吧?”

    赵元同样沉声说道:“十六弟,功劳分润你一份儿无妨,但那人的口供,莫要隐瞒,若有后续线索,我们抓紧时间继续追查。”

    “对方和鬼斧老人,和镇龙渊异变有关,轻忽不得,耽误了时间,父皇面前不好交代,功劳也变成过失。”

    听到鬼斧老人和镇龙渊的名字,燕赵歌来了几分兴趣:“哦,有意思,过去看看。”

    燕赵歌走到跟前,便见那个被围住的少年不在意的笑道:“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不劳二位皇兄教导,了国都,禀报过父皇,一切自有分晓。”

    他语气着实不怎么客气,赵元、赵晟都有些恼火。

    但这时燕赵歌现身,两人都连忙将火气压下,舍了那少年,先来和燕赵歌见礼。

    “赵歌,真巧,你也在这一带?”

    “燕公子。”

    与赵元、赵晟同行的东唐国武者,凡宗师武者齐齐抱拳,炼体武者尽皆躬身:“见过广乘公子!”

    近些日子来,燕赵歌在东唐一地,名声愈发响亮。

    不久前鹿辽山脉中同萧升、晁元龙一战的消息还不为人所知。

    但仅仅此前镇龙渊里强势击败大日圣宗晁元龙,临渊城和萧升比招式变化将之挫退。

    都已经让燕赵歌的声望登上更高台阶。

    更别说,广乘山是东唐国完全无法比拟的庞然大物。

    赵元、赵晟身为皇子,经过皇室悉心培养,大把资源倾注,已经是东唐年轻一代中的杰出人物。

    两人都已经是宗师修为,但他们修成宗师的时候,皆年过二十五岁。

    而众人面前的燕赵歌,修成宗师的时候,比现在的赵昊年纪都还要小

    燕赵歌微微一笑:“两位,好久不见。”

    “之前我过东唐国都,只短暂停留,见过世伯一面,却不曾和两位叙旧。”

    “想不到倒是在这鹿辽山脉里碰上了。”

    赵元说道:“镇龙渊异变非同小可,父皇亲自过来坐镇。”

    “还要多亏赵歌你查出事情同鬼斧老人有关,我朝深入挖掘查询,发现鬼斧老人并非独立行事。”

    “其背后很可能存在某个隐藏势力,鬼斧老人是其中高层强者,而这势力也有中下层和外围成员。”

    “这次进鹿辽山脉,就是追捕这个势力的几名成员,于我等既是任事,也是历练。”

    燕赵歌点点头,对于赵元、赵晟他们来说,这也是个在东唐君臣跟前,长脸面,刷功勋的机会。

    结果似乎是被别人摘了桃子,捡了便宜,难怪赵元兄弟两人都很不爽了。

    赵晟头扫了那少年一眼,不满的说道:“十六弟,还不过来见礼?”

    那少年神色平静的看着燕赵歌,淡淡说道:“有礼了。”

    燕赵歌看着他,嘴角微微抽动一下。

    “我要是没看错的话,我居然在他的目光里,看到了傲慢和不屑?”燕赵歌有些哑然,上下打量眼前少年。

    约莫十七岁左右年纪,炼体境界导气中期,开辟丹田气海的修为。

    不是圣地宗门出身的人,这个年纪有这个修为,算是极为出色罕见了。

    尤其是看这少年衣着,虽然是皇子,但显然不怎么受重视,得到的资源多半有限。

    但不管怎么看,不论是个人实力还是身后背景,都完全无法和燕赵歌相比。

    可是燕赵歌真切的在他眼中,看到一闪即逝的不屑。

    而其对着燕赵歌的态度,已经不是不卑不亢,而是显得傲慢无礼了。

    但燕赵歌能清楚感觉到,对方是真的不屑,并非无知带来的无畏,而是发自心底,源于对自身的骄傲自信,所以不屑。

    在这少年自己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就像一个武圣,一个大宗师,看宗师武者和炼体武者一样。

    燕赵歌心中升起古怪的感觉。

    赵元在一旁脸色发沉,罡气束缚声音,传音给燕赵歌:“赵歌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这是我十六弟,赵昊。”

    “从前也并非这个样子,唯唯诺诺,平平无奇,半年以前仿佛突然开窍了,武学修为一日千里似的进步。”

    “但其人也变得有些傲慢无礼。”赵元半是疑惑,半是恼怒的说道:“这次我们缉捕贼人,将人围在山里,打成重伤,结果被他捡了便宜。”

    “捡了也就捡了,他盘问出些有用口供后,直接将人杀了,问他知道了些什么,却又不说。”

    燕赵歌啧啧称奇:“怪怪的。”

    不过燕赵歌并没有插手的意思,虽然与赵元熟悉,但不管怎么说,赵昊也同为东唐国主的儿子。

    至于赵昊隐藏的消息,到了他老子面前自然藏不住,通过东唐国主,燕赵歌也能知道。

    而对赵昊的无礼和傲慢,燕赵歌更多的则是奇怪。

    要么对方是个疯子。

    如果不是的话,对方的底气在哪里?

    虚张声势和腹有乾坤,是明显不同的两事。

    燕赵歌心中思索,表情淡然,别人都当他不和赵昊一般见识。

    赵昊挑了挑眉,对于燕赵歌无视自己的行为,目光中除了不屑以外,更多了些讥讽。

    赵晟倒是对燕赵歌没有反应,微微感到失望。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便重新放在赵昊身上,冷笑道:“十六弟,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