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92.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92.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ps: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会员点击!谢谢大家!)

    燕赵歌看着一副仿佛要择人而噬模yàng的叶景。

    就见他听到自己的问题后,本来渐jiàn失去理智的双眼里,浮现出复杂的情绪。

    愤怒、后悔、不甘、眷恋、憎恨、厌恶等等,不一而足。

    但这情绪,很快也为怒火所吞噬。

    叶景咬紧牙关,死死盯着燕赵歌,却没有回答问题,只是连续重复:“因为你……因为你……一切都是因为你!”

    一旁的严旭见状,神色不变,但目光深处,难掩失望之情:“烂泥扶不上墙。”

    他此前寻获叶景之后,并没有暴露自己身份,只是告诉叶景,他可以助其报仇。

    但需要叶景与他配合。

    鬼斧老人韩盛,就是通过叶景引来的,韩盛会出手,对严旭来说是意外之喜。

    燕赵歌死在韩盛手上,韩盛再被广乘山强者击杀,在严旭看来是最完美的结果。

    如果需要自己亲自动手诛杀燕赵歌,叶景就要派上用场。

    但现在看来,叶景什么用场都派不上,明明已经教过他,让他把林玉芍之死推到燕赵歌头上……

    可是被怒火冲昏头脑的叶景,却似乎不认为那是个好主意。

    在他看来,何须栽赃陷害?

    今天这一切本就是燕赵歌造成的!

    严旭看着叶景,心里深深摇头。

    一个失去理智的人倒是容易被蛊惑,但这样的人也同样容易失控,发生一些始料未及的意外。

    东唐主事长老阁下,现在深深感觉到有一个猪队友的苦恼。

    石铁看着叶景的模yàng,也是心中摇头。

    受到重塑身体功法的影响,叶景的情绪变得极不稳定,狂躁易怒,难以保持冷静。

    他真的想不明白当日镇龙渊里发生的的一切吗?

    未必,他更多的只是不愿yi去相信。

    说到底,就是不服,认为自己不该无缘无故遭受劫难,而且是在燕赵歌面前遭受劫难。

    受了劫难,便一定是有人害他,除了本来就有瓜葛的燕赵歌以外,还有更可能的人选吗?

    某种角度来看,其实就是迁怒,找地方发泄。

    到了后来,就是觉得自己身为受害者,绝对不能在加害者面前低头,必须要为自己讨回公道,将自己所遭受的一切,尽数还给仇人。

    只是在这个不断自我催眠的过程中,叶景的情绪越发不稳。

    越来越狂躁,心中杀性戾气也越来越高涨。

    从他自以为的受害人,一步步变成加害迁怒其他人的人,并且越来越肆无忌惮。

    石铁很少有后悔的情绪,但现在他着实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看中,有心考察后收为弟子的人,真的就是眼前的叶景?

    听到燕赵歌的问题后,叶景的所有反应,都落在他眼中,自然能看出叶景所谓的“因为你”是出于怨愤,而不是指证燕赵歌杀人。

    叶景死死盯着燕赵歌,嘶声道:“若非被你蛊惑,玉芍怎么可能不跟我走!”

    燕赵歌来到他身前,俯视着他:“不跟你走,所以也决不让她跟我走?”

    叶景哼了一声,双目血红,理智清明再次全部消失:“站在你那边的,便是我的敌人!”

    燕赵歌看着他,语气平静,却令人从骨子里感到森寒:“很好,你准备给林师妹偿命吧。”

    叶景怒喝:“不许你提她,当年若不是因为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燕赵歌却不再理他,而是看向严旭:“叶景,是不会兜率掌的。”

    “虽然他现在修行的法门很诡异,所得劲力蕴含火劲,但与兜率掌迥异。”

    “严长老,作为最先发现林师妹尸身的你,我想请教,林师妹身上兜率掌的伤痕,是谁造成的?”

    石铁的视线同样看向严旭。

    在燕赵歌和石铁的目光注视下,严旭沉默片刻后,抬起眼帘,目光平和:“是老夫造成。”

    他徐徐说道:“燕长老与方长老竞争日益激烈,老夫一时间鬼迷心窍,意图通过燕赵歌打击燕长老。”

    “燕赵歌的罪名坐实,燕长老脸面无光不说,也落一个教子无方的名声。”

    “这样的人又如何能接任掌门之位?”

    严旭平静的娓娓道来:“而且如此一来,老掌门,石长老,还有门中其他高层强者,对燕长老父子的观感,也会大为下降。”

    “方长老的登位之路,便顺遂许多。”

    “日后酬功,老夫也可以得到不少好处。”

    “此为贪念作祟,是第一过。”

    “除此以外,燕赵歌一介小辈,几次三番顶撞老夫,令老夫心中也憋了一肚子怨气,不发作不畅快,存心与他为难,给他个教xun。”

    “此为嗔念作祟,是第二过。”

    严旭语气平静无波:“老夫身为主事长老,却犯下诸多大过,愿卸任前往掌刑殿领责。”

    “不论宗门降下何等处罚,老夫都无异议。”

    “如今本门与大日圣宗交恶,我不敢厚颜继续留在东唐,恳请前往天南洲与火域交锋的最前线与大日圣宗之敌搏杀。”

    “若是将这条老命扔在那里,也算偿还此番罪过,希望石长老允许。”

    石铁静静看着他,不置可否,没有说话。

    燕赵歌看着严旭,则开口问道:“严长老,仅此而已吗?”

    严旭淡淡说道:“老夫在你一个小辈面前直承己非,一张老脸已经剥的干干净净,又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燕赵歌嗤笑一声,目光却有些冷:“严长老抓大放小的本事,深深值得我学习。”

    “不过我想请教你,我和许长老他们的行踪,为什么会落入大日圣宗的掌握。”

    严旭面不改色:“老夫也很好奇这一点。”

    他看着燕赵歌:“你在暗示老夫故意泄露情报给大日圣宗,意图借刀杀人,置你于死地?”

    “老夫承认,在你的事情上,气量狭窄了些,但却还不至于要你性命的程度,老夫没有理由那么做。”

    “至于老夫出现在这里,方才说过了,乃是为了赶来支援。”

    严旭看着燕赵歌:“你说老夫欲害你性命,这真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燕赵歌哂然:“证据确凿无可抵赖才是真的。”

    石铁看着严旭,缓缓摇头:“严长老,看到我出现在这里,你还抱侥幸心理吗?”

    严旭神色不变,但心中一沉。

    石铁同样不再说话,只是带着众人在云间穿行,飞越大地,很快来到一处庄园,然hou落下。

    见到这处庄园,严旭神情顿时微微黯然。

    庄园外站着一人,却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

    正是半年前为了燕赵歌到访过东唐的东洲执法长老。

    执法长老向石铁一礼:“首座,我们到的时候,对方正欲灭口,有两人救不活了。”

    “不过其他人已经全部控制住,初步审问后,已经足可定严旭外通大日圣宗,泄露本门弟子行踪的罪责。”

    石铁落地,转头看向严旭:“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