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20.双管齐下(求推荐票!求收藏!)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20.双管齐下(求推荐票!求收藏!)



    傅恩看着燕赵歌,燕赵歌也不卖关子,微微一笑:“两个办法,双管齐下。”

    “其一,便是我之前在外游历时,秘密获得传承自大破灭以前,专门利于太阴之女修练的武道秘籍,太阴真经。”

    傅恩目光一闪,紧盯着燕赵歌。

    一旁的封云笙,则是微微错愕:“太阴真经”

    燕赵歌点头:“不错,看来你也听说过。”

    封云笙喃喃说道:“确实曾听昔日的长辈提到过。”

    “似我们这样的太阴之女,现在修行其他武道,并没有特殊优势,与常人无异,全看本身武道天赋。”

    “但传闻大破灭之前,有武道名太阴真经,乃是专门适用于太阴之女修练的秘籍宝典。”

    “太阴之女凭此修练,事半功倍,武道修为境界提升快速不说,更可以反哺自身太阴体质,使得太阴之力更强。”

    封云笙看向燕赵歌:“但自大破灭之后,这门武道宝典就失传了,只言片字都没有留下,只剩传说流传。”

    燕赵歌微笑着听她说完,然后说道:“正是如此没错。”

    “助你恢复太阴之体的方法,是我自己琢磨的,不过其中灵感,也源自太阴真经。”

    燕赵歌说着,看向傅恩:“此事目前本门上下,唯有师祖和家父知道,您是第三个知晓此事的高层。”

    “我寻得太阴真经后,您一直在闭关,所以今日才来得及告诉您。”

    傅恩点点头,轻描淡写的说道:“此事你倒是做出不小贡献,但既然太阴真经有了,你给我,我传授云笙也是一样。”

    封云笙和司空晴张了张嘴,没说话。

    阿虎则低下头看地面,能把这样的话,说得如此理所当然,也就是眼前这位傅长老了。

    傅恩淡淡说道:“我没心思占你的功劳,该是你的奖励,宗门绝不会少了你的。”

    “我平时本就要教导云笙武道修练,与这些正好可以配合起来,一事何必烦二主呢赵歌你自己的修练,也耽误不得。”

    傅恩看了燕赵歌一眼:“除非,你有别的什么想法,所以才谋求朝夕相伴”

    “咳咳”阿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素来清冷的司空晴,也好奇的看向燕赵歌。

    封云笙眨了眨眼睛,倒没有流露娇羞女儿态,一对大眼睛里反而蕴含几分笑意,大大方方的看向燕赵歌。

    燕赵歌受到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神色如常,不见丝毫窘迫。

    傅恩淡淡说道:“你负责云笙太阴之力的培养,便也时常要和我打交道,因为上一代的问题,你对着我,其实也有些尴尬吧何苦呢。”

    措辞更直白了,燕赵歌这下也有了苦笑的冲动。

    这位师伯,还真是只顾自己痛快,不怎么理会他人的感受。

    不过燕赵歌其实没有什么不满,因为傅恩言辞虽然不如何客气,但其实想法不无道理。

    如果可以的话,燕赵歌也乐意将一切交托给傅恩,自己当甩手掌柜,轻松自在。

    正如傅恩所言,反正功劳扎扎实实是自己的,没人能侵占。

    但燕赵歌还是决定将事情掌握在自己手里。

    他有自己的理由,只是很多事情不足为外人道。

    不过,不管为公还是为私,燕赵歌这次都要亲自上阵。

    “我不讳言,我很欣赏封师妹,但仅就目前来说,我们之间并不涉及男女之情。”面对傅恩的疑问,燕赵歌平静作答:“我提出由我负责培养封师妹太阴之力的提升,是因为我有一些想法,需要实时跟进监督,不断观察封师妹的变化。”

    燕赵歌一笑:“仅凭太阴真经,能否一定将封师妹目前和其他太阴之女的差距抹平,还难以保证。”

    “毕竟,在封师妹追赶过程中,对方赢得太阴冠冕的人,有太阴冠冕相助,修炼速度也是更快的。”

    傅恩神色变得认真了几分:“你方才说,两个办法,双管齐下”

    燕赵歌言道:“不错,第一是太阴真经,第二,则是我的一个设想。”

    一边说着,燕赵歌伸出双手,在身前一拢:“都说阴阳相济是大道,但至阴之道何尝不是另一种大道”

    “太阴冠冕,天下至阴力量之极致,也是其强大的根本。”

    “所以大家从来不试图破坏这一点。”

    “只是,太过极端的道路,或许前程同样远大,顶峰同样够高,但道路本身却注定越向上越难走,纵使终点就在前方,可道路却越来越窄。”

    “如果能在保证至阴的前提下,仍然融入其他更多的变化,那么便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将道路扩宽。”

    燕赵歌言道:“如此一来,道路走起来,也会快捷不少。”

    傅恩这次没有急着质疑燕赵歌是否想当然,反而陷入沉思之中。

    半晌后,她开口问道:“你要找孤阴蕴孤阳的宝地助云笙恢复当初的太阴之力,与此是同一个思路,而这两者,都是你自己揣摩太阴之力后得到的结果,两者等于彼此相互印证,这个思路确实可行”

    燕赵歌点头:“不错,是研究不同资料,作不同考虑后,却得到了相同的推论,虽然有待最终验证,但我认为,此法可行。”

    傅恩紧跟着说道:“你也说了,是在保证至阴的前提下,否则只会阴阳交杂,损害太阴之力,反而得不偿失。”

    “这需要真正可行的办法,否则只能停留于纸面上,如同空中楼阁。”

    燕赵歌点头:“傅师伯所言有理,我完全同意。”

    “我从来都认为,行动,胜过语言。”

    说罢,燕赵歌伸出手指,在空中快速写,似乎在推导什么,罡气留痕,久久不散。

    傅恩双目中精光猛然闪动,许久之后方才平息。

    “虽然只是雏形,但在宗师境界足够用了。”

    她看了燕赵歌一眼,干脆的说道:“难怪敢大包大揽,你在这方面的研究造诣,比我更深,我若是执意不允,反而耽搁了云笙,也误了宗门的大事。”

    傅恩抬首望天,无声长叹:“燕狄,有一天,你或许会被他超越吧”

    ...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