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45.广乘公子VS雷鸣公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45.广乘公子VS雷鸣公子!



    (ps:今晚十二点后,也就是明天凌晨,本书上架,需要系统开通vip,理论上是十二点后开通,但系统如果有延迟的话,可能会稍晚。有意思书,院

    vip一开通,我会在第一时间更新,而且,是爆发式的更新!

    睡得晚的朋友们,可以第一时间看到,睡得早的朋友,可以明天起来再看,放心,更新会让大家满意。

    说爆发,就肯定是爆发。

    所以这里向大家预定两个东西。

    一个是五月份的保底月票,五一双倍月票,投一票顶两票,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了,还请大家踊跃投票。

    一个是订阅,恳请每一位书友,支持正版订阅。

    月票和订阅,是一本书的生命线,师兄这本书能走多远,全看大家的月票和订阅了。

    这里先谢过大家,五月狂欢,咱们不见不散,并肩向前!)

    不算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眼前的林舟,燕赵歌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但对照记忆中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眼前再见,林舟的气质却沉静许多。

    虽然看上去仍然昂扬,但那对眸子,目光锐利之余,却分明隐藏着沧桑,甚至是阴沉。

    林舟同样在看着燕赵歌,从外观上来说,眼前的燕赵歌,与记忆中并无分别。

    一样的锋芒毕露,一样的锐气逼人,乃至于有些张扬跋扈。

    但联想这一年多时间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林舟却怎么也无法让眼前的燕赵歌与记忆重合。

    发生了太多本不该发生的事情,产生了太多出乎预料的改变。

    虽然因为远在天域和山域,收集情报困难,有些事情林舟也无法得知内幕。

    但仅就已知的信息,那些让林舟感到混乱的变化,或多或少都有燕赵歌的身影掺杂其中。

    林舟不相信这全是巧合。

    燕赵歌看着林舟,微微一笑:“天雷殿的林师兄,好久不见了,刚见面就送我一份大礼啊。”

    林舟看了一眼网中的雷帝之眼碎片,淡淡笑道:“该是我谢谢你送我一份大礼才对。”

    “谁说这圣兵碎片了?”燕赵歌嗤笑一声:“我说的是在大悲老人墓里,你好大的手笔啊,轰塌整个灵阵墓室,差点活埋了我。”

    燕赵歌盯着林舟:“不过我挺好奇,你是如何那么快速通过守墓禁制,取走圣兵碎片不说,还找到灵阵枢纽。”

    林舟不紧不慢,悠然说道:“大悲老人虽然是大宗师,更精通阵法,但毕竟过世多年了。”

    “灵阵随着时间而衰败,我又正好也精通阵法,快速将之破解,并没有什么难度啊。”

    他笑吟吟的看着燕赵歌:“怎么,你觉得很难吗?”

    燕赵歌轻轻鼓掌:“精彩,稍后少不得领教阁下在阵法上的造诣。”

    “我未必有那个空闲。”林舟淡淡的说道:“至于说找到灵阵枢纽轰塌整个墓室,那就和我没关系了。”

    “我也不确定那是怎么一回事,或许还有别人也进入灵阵呢。”

    燕赵歌嘴角轻轻一勾。

    破解灵阵不算什么,但如果快速破解之余,更找到灵阵枢纽,并能自如掌控,以林舟过往表现,就太过惊世骇俗,反差太大了。

    林舟也在尽量避免别人注意到自己,虽然不至于委屈了自己,但比肆无忌惮的赵昊还是要低调不少。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阁下又何必作此掩饰呢。”

    燕赵歌同样不急不缓的说道:“你天雷殿弟子想要杀我,也不是什么秘密,大家完全可以坦诚相待嘛。”

    “比方说……”燕赵歌若无其事的笑道:“我现在也有点想弄死你。”

    林舟目光冰冷,看了一眼旁边被网笼罩,静静悬浮于半空中的雷帝之眼碎片。

    他说道:“总有机会再交手的,现在我要先取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了。”

    林舟一招手,那血红色的网就拖着雷帝之眼碎片向他飞去。

    之前是两块碎片要汇合,所以这血茧网无法阻止。

    现在碎片汇聚,更融合完毕,便重新恢复安静的状态,林舟一催动血茧网,融合后的碎片便开始被带着移动。

    这血茧网乃是他利用自己的独特优势,从一处不为人知的秘境发掘出来的异宝。

    此宝物外形呈网状,最大的功用是可以营造出强大的结界,宗师武者完全难以突破。

    宗师武者便是催动下品灵兵,都难以破开结界,大宗师动手,短时间也无法解决。

    燕赵歌毫不介意的看着这一幕,语气慢条斯理:“有必要提醒一下,那雷帝之眼碎片,并不属于你。”

    说着,燕赵歌摊开手掌,掌心露出一只扁平透明的水晶器皿,其中有血红光芒闪现。

    随着燕赵歌将器皿打开,其中顿时有道道血光扑出!

    在燕赵歌罡气引导下,那些血光朝着林舟的血茧网上一扑,血茧网顿时颤抖起来!

    网绳表面升腾起道道流光,形成血色的流光屏障,试图阻隔来犯之敌。

    但是连通天之境的宗师强者的全力攻击都可以阻拦的血茧网,在那一道道血光沾身后,却显得脆弱不堪!

    血色流光屏障,在同样颜色的光流攻击下,仿佛被腐蚀一般,无声破开大洞。

    那裂开的缺口,更是以极快的速度,不停扩张。

    “这是什么东西?”林舟目光一凝。

    燕赵歌神色如常,手里把玩着已经空无一物的透明器皿。

    这正是他之前以炼血珠和云流镜作为主材料,炼制而成的血妖皿。

    专擅破除各种结界!

    阿虎咧开大嘴呵呵直乐,迈步向血茧网上破开的大洞走去,目标直指圣兵碎片。

    林舟眼底有冷光闪过,看着燕赵歌突然说道:“不知道在你心中,是你个人得失重要,还是你广乘山整体利益重要?”

    “嗯?”燕赵歌微微扬眉。

    林舟淡然说道:“我听说了,你广乘山新入门一个弟子,名叫封云笙。”

    “如你所言,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她其实是大日圣宗一个废了太阴体质的太阴之女吧?”

    “听说她现在和其他人一起在山域的云兆山阴阳云灵泉修练,你们避人耳目做的不错,但是……”

    林舟微微一笑:“但是,恰好我也对太阴之女有些研究,阴阳相济之法,孤阴蕴孤阳之地,有可能令那封云笙的太阴之体恢复,对不对?”

    燕赵歌闻言,眼睛稍微眯缝了一下。

    林舟神情泰然:“你说,这个消息,大日圣宗知道了,会怎么想?更重要的是,苍茫山知道了,会怎么想?”

    “虽然你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但苍茫山可不是你广乘山的下属,太阴冠冕,苍茫山也一直很想要的。”

    阿虎走向雷帝之眼碎片的脚步停下来,转头面色不善的看向林舟:“你要挟俺家公子?”

    林舟一笑:“我知道你这个大个子不简单,但比速度,想要追杀天雷殿出身的我,没那么容易的。”

    他看向燕赵歌:“如何,你广乘山好不容易得到的太阴之女,和圣兵碎片,你选哪个?”

    “不用担心我想将好处占尽,拿了东西又报信给苍茫山,我这人不贪心,好处只要一样。虽然贵我两派现在敌对,但我本人乐意跟有本事的人化敌为友,就是不知你舍不舍得这圣兵碎片?”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