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215.今非昔比燕赵歌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215.今非昔比燕赵歌



    (PS:今天两更,明天有加更,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和月票,谢谢!)

    因为自然气候的缘故,风域的景象,与天域截然不同,到了这里,四方都是一片大漠风光。有意思书@院

    不仅仅是西极大漠,整个风域超过八成以上的地方,都是沙漠戈壁。

    只不过其他沙漠,虽然也有不少危险存在,但是总不如西极大漠那样,近乎绝地。

    封云笙极目远眺:“上次来风域,还是几年前了。”

    燕赵歌若无其事的问道:“在大日圣宗的时候,出来历练?”

    封云笙语气同样很随意:“是啊,虽然作为太阴之女,出行都要保密隐蔽,但有些修行试炼,还是要身体力行的。”

    燕赵歌笑道:“是甘洲还是秦洲?”

    东唐一战之前,大日圣宗势大,风域四洲中除了最南部直接同火域接壤的秦洲以外,秦洲以北的甘洲也在大日圣宗掌控中。

    而那时,广乘山控制甘洲以北的沙洲,苍茫山则控制最北端的银州,三大圣地一起瓜分风域四洲。

    及至东唐一战,广乘山全面席卷,除了反攻入火域外,在风域同样展开攻势。

    大日圣宗为了不惊动黄光烈,咬紧牙关,步步退让。

    在风域占领的秦洲和甘洲,其中更北端的甘洲全部落入广乘山手中。

    直到后来第三次太阴之试,孟婉赢得太阴冠冕,大日圣宗这才稳住阵脚,有了底气,开始尝试收复失地。

    火域失地被基本上全部收复,但在风域,广乘山和大日圣宗针对甘洲再次展开较量。

    此后,因为燕赵歌在云兆山以雷元苏生术令苍茫山入毂,天域、山域、水域三大圣地联合,天雷殿吃了大亏。大日圣宗也能难以再保持强势,不得不在风域偃旗息鼓。

    现如今,风域四洲,处于中间的甘洲和沙洲。都在广乘山掌控下,大日圣宗只能退居最南端的秦洲,当前局势下能力保秦洲不失,他们已经要谢天谢地。

    封云笙答道:“甘洲,靠近西极大漠的边缘地带。”

    燕赵歌点点头。大日圣宗培养传人,也是很下功夫的,舍得让门下弟子历险,真刀真枪增长见识阅历,激发潜能。

    “对了说起来,黑魇山就是被本门覆灭的,不知现在遗址那里是什么模样?”封云笙突然一醒,笑着问道。

    她现在口中所说本门,自然不是大日圣宗,而是广乘山。

    燕赵歌微微一笑:“昔年撼天尊祖师闭关。黑魇山最后一代山主,攻打我广乘山,大日圣宗那位张紫阳也在一旁觊觎。”

    “结果撼天尊祖师出关,当场将黑魇山山主击杀,然后到风域,踩了黑魇山的山门,当世七大圣地从此变六大。”

    “张紫阳该庆幸他当时没有真的动手,在撼天尊祖师出关后立刻掉头就跑,所以撼天尊祖师只把他赶到火山口里就算完事了,要不然现在还有没有大日圣宗。都不好说了。”

    紫阳武圣张焯,便是那位如今不明生死,民间所流传的大日圣人,大日圣宗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强者。

    也正是他在广乘山元气大伤后。带领大日圣宗崛起,成为新的第一圣地。

    若不是摩天客展西楼绽放此前隐藏在自己兄长身影下的光芒,在张焯和大日圣宗的压力下,广乘山很难走到今天。

    封云笙有些向往:“撼天尊祖师就已经威压八极,还有摩天客祖师一直深藏不露,本门在当时。真的堪称极盛啊。”

    “很可能是大破灭之后,有记录以来,最强大的圣地势力了,到今天为止,仍然是空前绝后。”

    燕赵歌微笑说道:“仅以目前的史料记载来说,摩天客祖师并非有意深藏不露,而是他的性格,确实比较淡泊,更愿意专心钻研武道,和大破灭之前的文化。”

    “本门对于大破灭前后的相关资料,大多源自摩天客祖师的整理。”

    “如果不是撼天尊祖师陨落,本门元气大伤,可能永远不会有人知道摩天客祖师的不同凡响。”

    封云笙听了,点点头:“更让人遗憾的是,相对于他们本应该有的寿数,他们两位都可以说是英年早逝了,要不然不知道能走到怎样的高度?”

    或许不像司空晴表现得那么痴迷,但封云笙同样嗜武。

    这一点,燕赵歌其实也一样。

    “往事已矣,还看今朝。”燕赵歌手向着北边指了一下,地平线上什么都没有,但那却是原先风域圣地黑魇山山门所在的方向:“黑魇山被撼天尊祖师踩平了,如今只能看到遗迹,不过也已经风化的很厉害了。”

    封云笙看了阿虎一眼,笑道:“我听说,黄大哥就是修练黑魇山的绝学。”

    阿虎咧开大嘴一笑:“家主曾经得到了黑魇山的部分传承,相对完整,传给了俺。”

    燕赵歌想起什么似的:“哦,对了,黑魇山当年虽然覆灭,但多少还有一些余孽隐藏潜伏下来,更有人逃入西极大漠。”

    “这么多年,黑魇山传人越来越少,但仍有人在。目前来说,我们在风域行走,相较于大日圣宗的人,那些黑魇山传人和绝渊的人,更值得警惕。”

    封云笙点头:“我明白。”

    一行人路上不停,穿越天西洲,直入沙洲地界。

    在这里,广乘山也有高层强者,就任沙洲首座长老,在此坐镇。

    沙洲首座长老麾下,同样有负责各地的主事长老和执事长老。

    燕赵歌一路上过来,少不得要和当地的主事之人见面打招呼。

    虽然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但此刻的燕赵歌,比起当初去东唐时,局面截然不同。

    且不说他现在先天后期的修为,已经高过绝大多数执事长老,便是大宗师境界的主事长老,同燕赵歌打交道,也不再是长辈看晚辈的模样。

    严格算起来,东唐之战也还罢了,在燕赵歌云兆山之行后,他在宗门中的地位,真正今非昔比。

    之前一直待在云兆山,然后前往东勒雪山,后来去了清遮湖,回天域后就一直在山门中潜修,直到这次,才重新在广乘山控制的外围疆域上行走。

    而外放的宗门长老们,对燕赵歌的态度,已然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莫说本就亲附自家老爹一派的人,或者立场中立的人,就算是亲附二师伯方准那一派的人,不管内心怎么想,现在至少大面上也过得去。

    执事长老一级,更是可以用执礼甚恭来形容。

    因为在他们面前的这个青年,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可以被用来当做燕狄把柄攻击,寻找错漏之处的晚辈弟子。

    现在的燕赵歌本身,就已经开始在宗门中占据一定地位,并且份量明显越来越重!(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