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216.燕赵歌的地位变化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216.燕赵歌的地位变化



    对于在风域的广乘武者来说,燕赵歌的地位变化和能发挥的作用,感受还要更加直观一些。

    此前大日圣宗反攻,同广乘山在甘洲拉锯争夺的时候,正是山域那边传来苍茫山与广乘山、碧海城连成一线的消息,让意图收复失地的大日圣宗,不得不退回秦洲。

    广乘山上下,上到老掌门元正峰,下到一众长老,之所以在那时就对燕赵歌极为赞许推崇,就是因为他云兆山之行意义实在重大。

    苍茫山直接跟大日圣宗、天雷殿彻底交恶,影响深远,体现在方方面面。

    某种角度来说,燕赵歌在云兆山一击雷元苏生术,远隔万里之遥,给自家宗门在风域的战事送了一个大助攻。

    所谓以一己之力搅动天下大势,并非一句话说说那么简单。

    大局势上的一点变动,就可能使得局部区域的形势,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更何况是那么巨大的变化,直接迫使大日圣宗在黄光烈出关前,即使两件圣兵在手,也只能采取战略守势。

    局势转变,看法观点转变,也在潜移默化影响人的立场与决定。

    燕赵歌在得到其父燕狄福荫的同时,本身展现出越来越出众的能力,也反过来让燕狄声势更强。

    东唐一战,燕狄越级而战,强势击败大日圣宗太上长老,超凡大宗师潘伯泰,更是让燕无敌之名在大宗师境界再次叫响。

    现如今广乘山下代掌门的竞争,原先的均势终于渐渐不复存在。

    燕狄的声势开始正式后来居上,超越自己的师兄方准。

    尤其清遮湖之变,方准负责带队,但结果却险之又险,如非燕赵歌搏命一击。九幽之门一旦真正开启,后果殊难预料。

    方准本身并没有过失,但燕赵歌是燕狄之子。于是便凸显出几分尴尬。

    双方优劣形势变化的直接结果,就是一些立场不坚定。并没有跟方准一系人马彻底绑死的广乘山中层权力人物,开始人心浮动。

    就算不改换门庭,作风也渐渐趋于缓和,今天留一线,他日好相见。

    这也就使得他们在面对燕赵歌的时候,更加客气。

    虽然不那么露骨,但燕赵歌可以很直观的感受到这一点。

    燕赵歌的态度和以前相比,没有太多变化。该应酬的应酬,该拜访的拜访。

    但此行目标,是西极大漠中的遗迹,燕赵歌也不会在路上停留太长时间,西极大漠的黑魇风暴,猛烈的时候更久,虚弱的时候有限,耽误了时间,就要等明年了。

    虽然心中有了些计较,但能否顺利将那根石柱带出大漠。需要花费多长时间将之带出,现在还是未知之数。

    燕赵歌习惯上,为自己准备更为宽裕的时间。

    沙洲同西极大漠接壤处。占据此地者,乃是一个一流势力啸风剑派,广乘山在此亦有主事长老坐镇,乃是啸风剑派的第一供奉。

    其统御范围内,同样有广乘山的产业,最靠近西极大漠处,是一座名为肃州的城池。

    肃州城是燕赵歌等人出沙洲,前往西极大漠前的最后一站,也可以算作广乘山控制范围的最西边陲。

    这里有巨大的坊市。供进出西极大漠的人们交易。

    同地域一样,西极大漠虽然危险重重。但也出产众多独有的奇珍异藏,吸引八极大世界的武者来此冒险。也因此衍生出了肃州城的繁荣交易。

    广乘山在肃州城的执事长老姓李,乃是一位先天初期宗师境界的武者。

    李长老热心的接待了燕赵歌一行,不过,初见面时,看着燕赵歌屁股底下坐着的盼盼,李长老不禁有些愣神。

    燕赵歌嘴角稍微抽搐一下:“我就说,拿熊猫当坐骑未免……”

    不过,自己似乎想多了,眼前的李长老回过神来以后,啧啧称奇:“这就是传说中那头山貔吧?果然品相优质,不同凡响!”

    燕赵歌闻言,强行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从盼盼身上跳下,同李长老见礼:“这次麻烦您了。”

    李长老笑道:“不麻烦,不麻烦,你其实也是为了宗门的正事前来,之前传讯让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妥当了。”

    阿虎上前检查过后,冲燕赵歌点点头:“公子,全都齐了,并且都是双份。”

    燕赵歌言道:“有劳李长老了。”

    李长老言道:“西极大漠环境毕竟特殊,为了行事方便起见,老朽会一同进入,权作向导之责。”

    燕赵歌再次谢过,一切既然已经准备妥当,便不再停留,一起出了肃州城。

    远方,荒凉的大漠出现在众人眼前,比之前走过的沙漠戈壁,更多了凶戾之感。

    远远望去,西极大漠看上去竟似乎黑茫茫一片。

    天地交界处,恐怖的黑色龙卷风到处都是,上连苍穹,下入大地,不停肆虐。

    这还是黑魇风暴最虚弱的时节,都是这幅鬼样子,换了最猛烈的时候,都不知要成什么模样了。

    除了李长老本人以外,也还有他麾下一众武者随行,一路上走起来,除了恶劣环境以外,倒没有其他事情需要燕赵歌操心。

    不过走在半路上,眼前突然有微光闪过。

    李长老分辨了一下后,转头看向燕赵歌:“是啸风剑派惯用的护身之宝,应该是有人被困在这里了。”

    燕赵歌看看周围,漫天黑色风暴,卷起大量沙尘,遮天蔽日。

    凛冽的黑风,仿佛钢刀一样,若是不做特别准备,连宗师巅峰武者的罡气都无法抵挡。

    “护身之宝都有持续时间,若是耗尽之前,啸风剑派没人过来,他们就危险了。”燕赵歌无可无不可的说道:“啸风剑派素来亲善本派,派中的君长老,同家父是故交好友,啸风门人遇险,我们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好了。”

    一行人走到近处,接应了几个年轻人躲避风暴。

    当先一个少女看到燕赵歌,眼睛顿时一亮:“燕世兄!”

    燕赵歌见了,将少女长相同脑海中的记忆对上号:“洛洛啊,怎么这么不小心?”

    来人却是熟人,正是啸风剑派那位君长老的幼女,同燕赵歌算是世交。

    君洛嘿嘿笑着,冲她身旁两个少年人说道:“你们不是一直好奇燕世兄是怎样的人物吗?现在真人就在眼前呀!”

    两个少年人都有些发怔,如在梦里,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连忙向燕赵歌见礼道谢。

    “沙洲连家子弟连营,谢过广乘公子救命之恩。”

    “沙洲连家子弟连城,谢过广乘公子救命之恩。”(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