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223.想要得到更多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223.想要得到更多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本就肆虐的黑魇风暴,这一刻突然再次变得猛烈起来,化作狂暴的黑龙煞,向燕赵歌等人袭来。

    罡风所过之处,一切存在,包括大漠黄沙,尽皆破碎为尘埃。

    活人身处其中,若是修为不够,再没特殊手段庇护,注定死无葬身之地。

    燕赵歌眉头微微蹙起,视线环顾四周围。

    黑龙煞这东西,虽然并不常见,但也是西极大漠中知名的灾劫,充满了不确定性,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不会遇到。

    所以在拔出石柱那里遇上黑龙煞,燕赵歌除了小心处理应对以外,并没有多想。

    入了西极大漠,身处满是黑魇风暴的地方,预见黑龙煞,小心应对突如其来的灾劫,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但是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连续碰上黑龙煞,更是仿佛就跟在自己身后不断追赶似的。

    这种明显有些反常的事情,就由不得燕赵歌不在意了。

    燕赵歌目光盯着远处又一次席卷天地的黑魇风暴,脑海中瞬间闪过诸多念头。

    “有人欲对我不利,又或者冲着石柱遗迹而来……”

    “绝渊?大日圣宗?黑魇山余裔?五灵旗余裔?还是别的什么人?”

    “能够在一定范围内,不着痕迹驱策形成黑龙煞,对西极大漠的力量了解到这个地步,黑魇山余裔的可能性最高!”

    “也不排除黑魇山余裔同大日圣宗联合,或者与绝渊勾结,甚至本身就是绝渊重要成员的可能性。”

    西极大漠力量太过暴虐。却又玄幻莫测,复杂难明。

    不论广乘山,还是大日圣宗又或苍茫山。现在对西极大漠,还处于探索阶段。

    大破灭后八极大世界。也一直没有人能真正彻底掌控这片大凶之地的力量。

    不过,如果要说所有人中,对西极大漠了解最深,有可能有限度借用其中力量的话,那么非昔日风域圣地黑魇山莫属。

    黑魇山覆灭之后,有余裔退入西极大漠,并在西极大漠和风域四洲边界一带,一直活动至今。

    燕赵歌本人。此前虽然没有和黑魇山余裔正式打过交道,但也知道对方凶残成性,又善于隐忍。

    行事作风是标准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同时却又谨慎异常,稍有风吹草动,便又一起退回西极大漠藏身。

    近些年来,黑魇山余裔虽然人数越来越少,但其中不乏心狠手辣的强者。

    燕赵歌目光飞速扫视现场众人,目光幽深。

    黑龙煞迅速由远处刮来。短短几息之间,已经到了众人眼前!

    所有人下意识望向燕赵歌,希望燕赵歌能有办法。再次让大家渡过眼前的难关!

    之前在石柱埋藏之地,能够一举驱散黑龙煞,是凭借西极大漠自身天候力量扭曲对轰,同时石柱内有玄奥力量意境涌现。

    如此方法,可一不可再。

    想要照葫芦画瓢,短短时间,就算燕赵歌立刻将石柱埋回沙漠中,也来不及重新周转。

    但这不妨碍此时,大家伙儿拿燕赵歌当做主心骨。对之寄予厚望。

    燕赵歌目光再次在众人面上扫过,深深的看了大家一眼。言道:“大家先向我这里靠拢,不要走散。”

    众人闻言。立刻纷纷向燕赵歌靠拢。

    “李长老”和“姚山”,首当其冲!

    两人一边向燕赵歌靠拢,一边假意回首张望袭来的飓风,实则始终在暗中观察燕赵歌左右!

    比一般大象体型还要更加巨大的盼盼,此刻就守在燕赵歌身后。

    而阿虎,则如惯例一样,门神似的守在燕赵歌身后。

    “李长老”眼瞳中有寒光闪过:“这次可和上次不一样了!”

    他眼角余光扫过,就见那少年连营,此刻正紧紧注视着少女君洛的背影。

    连营牙齿咬紧嘴唇,唇上已经渗出血迹而不自知。

    在他的眼中,只看见君洛一脸欣然、信任、佩服、赞叹甚至于崇拜的神情走向燕赵歌。

    他是多么希望,君洛在看向自己的时候,能是这样一幅表情啊。

    连营从小不受家族亲人宠爱关怀,缺爱,缺安全感,更总是被家族同辈欺凌。

    唯有在遇到君洛时,对方从来不会看低他,最近更冒险在西极大漠中救了自己的性命。

    于君洛而言,或许只是平常朋友间的交际。

    但对连营来说,却从她那里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关怀与温暖。

    只是,他还想要得到更多!

    他的心底总有恐惧,如果不是越来越多,或许就会是越来越少了。

    带着几分病态的扭曲,让他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想要死死的抓住那个可人儿,那个自己生命中唯一的光。

    他见不得她对别人过多的关注或是对自己冷落。

    每一个靠近君洛的年轻男子,都会被他当做潜在的对手,包括与自己同病相怜的族兄弟连城。

    更包括那个在他面前,仿佛天神下凡一般的男子。

    广乘公子,燕赵歌!

    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他不过沙洲连家一个生活在最底层,看不见出头之日的庶出子弟。

    沙洲连家不过啸风剑派治下的一个二流势力。

    而啸风剑派则也只是广乘山统御无边疆土下的势力之一。

    广乘山的众多主事长老之一,乃是啸风剑派的第一供奉。

    广乘山的众多执事长老之一,便是连家家主,也要奉作上宾。

    而燕赵歌,年纪轻轻,却已经可以让广乘主事长老低眉,让执事长老折腰!

    与他连营之间的差距,何止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知道,君洛对燕赵歌,更多可能是崇拜憧憬一类的感情,而不是男女爱慕之情。

    但即便如此,当他看到两人言谈甚欢的时候,心中还是仿佛有千万毒蛇一起噬咬!

    君洛与自己之间,从来也不曾那样交谈过啊。

    洛洛……这个燕赵歌挂在嘴边的称谓,他无数次梦寐以求,却停在嘴边,怎么也叫不出口。

    为什么……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会这么大?

    当连营看着燕赵歌和君洛之间交谈的样子时,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同这生命中唯一的光,其实相隔那么遥远!

    “这不行!广乘公子又如何?广乘公子也不能把你抢走!”连营死死咬着嘴唇。

    他脸上露出一个病态而又苍白的惨笑,突然拔出一把黑色短剑,刺入自己的手臂!

    鲜血向下滴落,落入黄沙之中,砂铄陡然一片雪白!

    ps

    15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w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