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266.司空晴的坚持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266.司空晴的坚持



    “领袖,成员,盟友,又或者是因为人情而帮忙?”徐飞言道:“甚至还有可能是袁天自己随性而为。~,”

    “但不管什么原因,袁天此人,不得不防,本门接下来的谋划,都必须将他预算在内。”

    燕赵歌闻言点头:“魔圣袁天,确实是个麻烦,需要提防。”

    徐飞言道:“赵歌,你接下来要小心。”

    他的视线落在燕赵歌左手魔印留痕之上:“师父毕竟修为较高,敌人如果想要重启沙洲的九幽之门,很可能将目标瞄准你。”

    燕赵歌干脆的说道:“哪怕不是为了九幽之门,也可能盯上我,我死了,魔印留痕的压力会全部压在大师伯身上,如此一来,会进一步牵扯大师伯的注意力,他们想要做别的事情,就更容易。”

    徐飞神色有些凝重:“是啊……”

    他为人豁达豪爽,但在磊落之余,也比较稳重,不喜欢臆测,有些话不好说出口。

    燕赵歌却在第一时间明白徐飞言中未尽之意。

    如果广乘山还有人是绝渊的奸细,尤其是个人实力境界都比较高的强者,意图暗杀燕赵歌的话,会非常隐蔽,难以预防。

    总不能以怀疑的眼光去看待所有人,又或者完全将燕赵歌隔离,一切都只能靠燕赵歌自己警惕了。

    燕赵歌拍了拍徐飞的肩膀:“徐师兄放宽心,我自己会小心在意的。”

    说着,燕赵歌一笑:“虽然我不太喜欢,但似乎总有这样的事情找上我,我看来天生就是个诱饵的命,宗门正可以在我外围营造圈子,伏杀绝渊奸细。”

    徐飞正色说道:“道理是这样没错,但你要冒的风险很大。”

    “我知道赵歌你身怀异宝,蕴灵大宗师不怕,可若是元灵境界大宗师近身之后突然暴起出手呢?你未必能顶到周围埋伏的高手援护。”

    徐飞声音稍微顿了一系后。声音更加凝重:“……如果,是元符境界大宗师,那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燕赵歌微笑道:“徐师兄你说的没错,确实是这样。但现在敌暗我明,有些事情也是没办法。”

    “不过,我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虽然不打算被隔离,但近期。我要减少和本门高层强者的单独接触,除了有限几人以外,其他的长辈们,只好先道声抱歉了,相信他们也能理解。”

    徐飞点头:“你心中有数便好。”

    送了徐飞离开,燕赵歌没有直接返回静室,而是信步向外走去。

    穿越山林,燕赵歌来到一座瀑布前,静静看着飞落的水流。

    不知过了多久,当燕赵歌准备转身离开时。突然心中微动。

    视线向一个方向看去,就见远方一个身影出现,却是个女子。

    女子容颜秀丽,但气质有些清冷,正是司空晴。

    司空晴到了近处,才发现燕赵歌,一眼看去,只感觉燕赵歌仿佛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让她难以察觉。

    “燕师兄。”司空晴当先行礼,燕赵歌点头:“司空师妹。久违了,恭喜你修为突飞猛进。”

    相较于清泽湖会盟时,司空晴现在的修为,已经从内罡踏入外罡境界。

    燕赵歌耳听她的血脉流淌声音。犹如铅汞般凝重,却不显丝毫滞涩。

    “你如今是外罡初期巅峰,还是已经踏入外罡中期,凝气成兵的层次了?”燕赵歌绕行兴趣的问道。

    司空晴答道:“外罡中期,已经可以凝气成兵。”

    一边说着,她一伸手。罡气便化作剑刃,悬浮于身体一旁,赫然已经是外罡中期宗师的修为。

    燕赵歌抚掌叹道:“从清遮湖回来,这还不到一年时间呢,你就已经突飞猛进到这个地步,实在天纵英才。”

    司空晴摇头:“比燕师兄你当初由内罡后期,如外罡初期,再入外罡中期的速度,要慢多了。”

    燕赵歌嘴角微微一勾,没说话。

    司空晴的情况很特殊,很反常。

    没成宗师之前,虽然也极为出众,但还不算特别夸张,基本上就是圣地级势力核心嫡传的平均水平。

    当年在修成宗师之后,进步速度之迅猛,便是燕赵歌都为之侧目。

    同辈人中,她的进步速度,超越燕赵歌身体原主人,超越陆问,超越徐飞。

    只有封云笙,比她甚至还略快一些,但封云笙本就情况特殊,太阴真经、阴阳相济之法,再加上近期以寒髓针刺激,多管齐下。

    应龙图进步更夸张,但憨龙儿是因为天罡之身,所以炼体境界特别便利。

    到了宗师境界,虽然提升速度也会很快,但也未必能比司空晴更强。

    好奇心人皆有之,燕赵歌也是相同,不过也只是好奇,并没有深挖的想法,毕竟司空晴不是敌人。

    司空晴看着燕赵歌,目光有些奇异。

    燕赵歌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怎么,我脸上长花了?”

    司空晴摇头:“不,只是看着燕师兄你,想到一些事情。”

    燕赵歌来了兴趣:“哦?什么事情?”

    “之前在清遮湖,我亲身经历,这次在沙洲云武郡,我虽然不在现场,但也有所耳闻。”司空晴言道:“燕师兄你,办成了许多大宗师强者,都办不到的事情。”

    “古往今来,你是不是最强的宗师,我不敢肯定,但恐怕是能耐最大的宗师。”

    燕赵歌微微一笑:“所以?”

    司空晴说道:“所以,我觉得我需要作出一些改变。”

    “你怀疑自己了?”燕赵歌上下打量她:“怀疑自己一直以来心无旁骛,不涉猎阵法、炼器等等旁门学问,一心习武,这条道路是否正确?”

    司空晴平静说道:“不,我从未动摇。”

    “我坚信,我的道路没有错,虽然在清遮湖,还有本门风雨欲来的现在,都让我感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力,但我不曾怀疑自己的选择。”

    “我的渺小与无力,只是因为我现在太弱了。”

    燕赵歌看着司空晴,就见司空晴双眼少见的微微发亮,少女继续说道:“我是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环境,太过安逸了。”

    “在师门的教导看护下,虽然也是的修练,虽然我自认练功勤勉,但也还是太安逸了。”

    司空晴正视燕赵歌:“我想出去闯荡一番,走的远一些,去见识更多的东西,砥砺自己,生死在天。”(未完待续。)

    w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