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271.你还差得远呢(5更爆发求订阅)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271.你还差得远呢(5更爆发求订阅)



    ^_^(PS:今日第五更,总加更76/65,为“把头留下”盟的打赏加更2/2,今日又是五更爆发,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燕赵歌手掌高抬,超过自己的头顶,然后手掌翻转,向下拍落。ェ有∨意∧思∞书∝院

    动作大开大合,古拙沉重,看起来并不迅捷,反而有些迟缓的感觉。

    但是面前的燕合,心中却生出诡异恐怖的感觉,仿佛自己无论如何躲闪抵挡,最终都逃不过燕赵歌这一掌,脑袋会被打的一片稀烂。

    那感觉,就仿佛天地尽在燕赵歌掌中。

    随着燕赵歌一翻手掌,整个天地倒转,天穹向下砸落,让人无处可逃,无法抵抗,只能闭目等死。

    这一掌拍落,从燕合的角度看去,燕赵歌整个人仿佛都变得高大许多,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恢宏浩荡的力量笼罩燕合全身,磅礴而又凝重的罡气直接将周围空间全部锁死,以燕合为中心,空间仿佛都在塌陷。

    广乘三大绝技之一,广乘天掌!

    一掌落下,恍若天倾!

    燕合强行打起精神,抵挡燕赵歌这一式掌意对自己心念的压迫和摧毁,一只手下意识举起。

    他自信以自己蕴灵中期大宗师的修为境界,不至于如此轻易被燕赵歌击败。

    秘宝幽寒瘴暂时封住了燕赵歌一身宝贝,自己有机会……

    念头还没转完,燕赵歌手掌已然压下,拍落在燕合手掌上。

    没有丝毫阻滞,自手掌起,燕合全身骨骼开始碎裂!

    他瞪大眼睛,却发现自己根本无力抵抗,仿佛天穹崩落后,化为乌有的尘埃!

    燕赵歌平静的看着燕合,淡淡说道:“我身上宝贝是多了点,似乎让人有些忽略我个人实力,我目前境界是还比较低,但论自身修为,想要暗杀我,至少你还差得远呢。”

    似燕合的实力,虽然是蕴灵中期大宗师,但凡是圣地级别势力的核心嫡传,随便谁在蕴灵初期境界,都有能力越级击败他。

    燕赵歌近乎横扫六大圣地同辈英才,即便初入大宗师境界,要杀燕合也是轻而易举。

    哪怕燕合偷袭暗杀,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燕合神色灰败,目光涣散。

    燕赵歌已经不再看他,而是看着那个盛装幽寒瘴的盒子。

    寒气此刻已经散尽,本就只是为暗杀争取一线时机,如今已成过眼云烟。

    另外一边,燕文道也已经被燕文真压制,落败是近在眼前的事情,有燕家祖宅守护大阵在,他想要逃走都是奢望。

    所能争取者,不过是战死当场,还是被生擒活捉了。

    一众燕家武者,看着燕赵歌,都隐隐感到震撼。

    大宗师啊,自燕赵歌之父燕狄以后,这世上再没有出过二十五岁以下的大宗师,直到眼前的燕赵歌!

    这两年来,燕赵歌青云直上,攀升势头简直比其父燕狄还要更夸张。

    以宗师修为,在广乘山这样的圣地中,享首座长老之权柄,威势地位隐隐凌驾于世间所有一流势力掌舵者之上。

    古往今来,能有几人?

    燕赵歌这些年没怎么回过燕家祖宅所在的云真郡,以至于燕家人对他的成就,总感觉有些虚幻。

    很多事情,人没有亲眼目睹,只是耳听传闻,在心理上重视程度终究要轻一些。

    而今日真正再见燕赵歌,对所有都造成震撼性的冲击力,让哪怕是燕文真这样支持燕狄的燕家众人,都有些失声。

    燕赵歌已经不再关心燕文道等人,冲燕文真他们颔首致意后,抬头望天:“没有大漠里姚山他们那次计划给力,感觉倒更像是燕文道和燕合他们的个人谋划。”

    “那对于九幽和绝渊来说,真正的杀招在哪里呢?”

    虽然隔着重重院落,但燕赵歌还是转头望向东北方,广乘山山门所在的方向。

    …………

    老掌门元正峰已经闭关多日,此刻广乘山上下,整体有条不紊,众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老掌门闭关,代掌门燕狄理事的日子。

    一切看上去,与往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但其实,广乘山上下外松内紧,一众高层强者时刻戒备,连中下层武者,也都能感觉到不同于以往的气氛。

    徐飞结束了自己的修练,走出居所,抬头看天。

    今日不似往常那样阳光明媚,是一个阴天,但并不给人以凉爽的感觉,反而有些闷热。

    广乘山一带,上方天空中,阴云密布,让人的心情有些压抑。

    徐飞微微蹙眉,静下心来,在山林间漫步行走。

    沿途有同门师弟师妹预见他,都行礼道:“徐师兄。”

    徐飞一一点头回礼,走着走着,徐飞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看向道路一旁。

    在那里,立着一个身着白衣,外罩蓝袍的年轻女子,正一脸忧色,望着山林深处。

    这年轻女子,徐飞也认识,乃是与自己同辈的一位精英弟子,虽然不是核心真传,但也颇受师门看重,落力栽培。

    女子年纪远较徐飞为轻,大约和燕赵歌同龄。

    之所以引起徐飞的注意力,是因为就他所知,这位王师妹,同陆问关系颇为密切。

    陆问对她或许还是同门师兄妹的看法,但王师妹却颇为倾慕陆问。

    而此刻,她目光看向的方向,正是陆问闭关之地。

    徐飞眉头蹙起,如果他没有弄错的话,陆问已经闭关相当长的时间了。

    “王师妹,在等陆师弟?”徐飞问道,王师妹回过神,连忙答道:“徐师兄,陆师兄闭关时间,已经一年多快要两年了!”

    她双目中掩不住的忧色,徐飞听了,心道:“自败给燕师弟后,便一直在闭关,始终没有出关……”

    徐飞和陆问并不怎么熟悉,对方看不惯他好酒粗放,他也和陆问没什么共同语言,于是彼此敬而远之。

    陆问心高气傲,徐飞也知道,但现在闻听陆问坐困愁城,徐飞也不禁有些担心。

    尤其是近年来出了九幽和绝渊的事情。

    徐飞虽然心中有些忧虑,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宽慰王师妹:“放宽心,陆师弟此次或许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呢。”

    将王师妹劝慰回去之后,徐飞却没有离开,而是深吸一口气,走入林中。

    一间封闭的石室依山而建,出现在徐飞面前。(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