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272.耳边响起的声音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272.耳边响起的声音



    徐飞看着眼前大门紧闭的石室,陷入沉思中。。

    一般而言,武者闭关,严禁旁人打扰,擅闯某人闭关之地,视情况而定,甚至可能结下死仇。

    同一宗门内,一个武者闭关,便是师门长辈,一般也是事先有过约定,才会进入。

    否则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轻易擅自闯进别人闭关之地。

    这不仅仅是礼节的问题,武者修练,某些时候,一点小小的惊扰,都可能使之前功尽弃,甚至反受重伤。

    一个人闭关到了紧要关头,突然被人惊动,后果不堪设想。

    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人长时间闭关修练,会专门请人帮忙护法,又或者自己设下强大阵势守护的原因。

    似陆问这样的广乘嫡传核心弟子,闭关之地虽然没有专门守卫,但有师门早就布置好的守护阵法。

    像陆问现在闭关的石室,并非陆问自己原本的住处,而是广乘山一脉专门为门下顶尖弟子准备的闭关场所。

    徐飞昔日闭门苦修时,也曾经进过类似的地方。

    但此刻,徐飞看着陆问闭关的石室,心中总感觉有些不安定。

    他卸下沙洲之地肃州城执事长老的位子,返山门后,有新的差事,并非自家师父石铁执掌的掌刑殿,而是原先燕狄所在的传功殿。

    徐飞是目前传功殿下属,最年轻的主事长老。

    分配管理给弟子的闭关石室,便是由传功殿负责。

    徐飞有能力独自开启陆问的闭关石室,这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

    曾经有过武者闭关,因为自身修练原因走火入魔重伤而死的事情,因为死于密室内,久久不为人所知。

    所以为了防备类似情况,传功殿才特意做了些安排。

    不过这只是防止万一,如无必要,传功殿长老也不会踏足别人正在闭关的地方。

    思考片刻之后,虽然感到有些不妥,但徐飞终于还是伸手按在石室大门上。

    少顷,石室大门打开,徐飞小心翼翼进入其中。

    穿过走廊,徐飞来到闭关之地最深处的净室内,就见一个男子,正盘膝坐在那里。

    这男子胡子拉碴,脸庞被长长的头发覆盖,看上去仿佛一个野人。

    任谁第一眼看到,也难以将他和昔日风度翩翩的陆问联系在一起。

    但徐飞还是一眼认出了陆问,不过,让他更在意的是,陆问此刻身体,分明在簌簌颤抖,仿佛筛糠一样。

    徐飞感觉不到陆问此刻正在运气行功,对方身体颤抖,并非因为练武,而更像是情绪激动。

    “不对劲!”徐飞心中猛然一沉,连忙靠近到陆问身前。

    徐飞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迹,但陆问却对他视而不见,只是自顾自坐在那里,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

    仔细看他面庞,徐飞骇然发现,陆问此刻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满脸大汗,仿佛大病一场似的。

    徐飞低声喝道:“陆师弟!”

    陆问似乎猛然醒觉,终于睁开眼睛,双目笔直看着前方,视线却没有焦点。

    徐飞仔细看他双瞳,就见陆问瞳孔中分明有淡淡的血色光影在闪动。

    随着陆问睁眼,他身上传出一众缥缈,但却可以让徐飞真切感觉到的怨憎之气和不甘之意。

    明明是人内心的情绪,此刻却给人一种真实事物的感觉。

    徐飞的神情变得凝重。

    通过审问为绝渊所诱,魔念缠身的人,广乘山和徐飞,现在也大致了解一些情况。

    人入魔,是阶段式的。

    恶念、执念、毒念、欲念,绝大多数人,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有,只是人能加以控制,而不是让这些负面念头控制自己。

    但当某一种念头,被九幽引动时,突破一定界限,就会化为魔念。

    魔念越来越壮大,积重难返,直到最后与外界魔气交感,终于内在虚幻化作外在真实,彻底完成堕魔。

    堕魔者特征很明显,眼瞳变得黄橙橙一片,同时射出明显的血光。

    但在真正堕魔之前,心怀魔念之人,外观却与常人无异。

    唯有一个例外,便是心中念头,突破界限,化为魔念的时刻,也会有些特征。

    这特征,就是陆问现在的模样!

    陆问,此刻赫然正处于心中执念向魔念转化的临界点上!

    虽然是面对这徐飞,但陆问的视线没有焦点,仿佛看不见徐飞一样。

    他口中发出低沉而又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语:“燕赵歌!燕赵歌!燕赵歌”

    徐飞见状,暗叹一声,但不敢有迟疑,双手伸出,用力在陆问双肩上一拍!

    “陆师弟!”

    陆问没有反应,仿佛魔怔了一样。

    徐飞沉声说道:“陆师弟,你练武,就只是为了压过燕师弟一筹吗?”

    听到这句话,陆问身体剧震一下,停止了喃喃自语,但双目仍然无神。

    徐飞言道:“你入门多年,辛苦学武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当初为什么要拜师学艺?”

    陆问脸上表情变化。

    一会儿是痛苦挣扎,一会儿则是疯狂决绝,两者交替变化。

    徐飞放轻了声音:“陆师弟,你好好想一想,你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是为了什么才走到今天?”

    陆问身体的颤抖渐渐停止,双目中的血色光影也逐渐散去。

    见状,徐飞终于松了一口气。

    半晌后,陆问的视线重新有了焦点,看着徐飞,声音沙哑的说道:“徐师兄”

    徐飞言道:“稳定住心神。”

    陆问缓缓点头,重新闭上双眼,脸上一片虚弱,汗如雨下,苍白如纸,但身体已经不再颤抖,表情也变得平静。

    徐飞看着他:“陆师弟,我知道你现在情绪刚刚稳定,有些事情可能不愿意想,但事关本门基业,耽误不得,有些事我需要尽快搞明白。”

    “之前,是不是有人接触过你,引动你心中执念,使之越来越重,甚至到了沟通九幽的程度?”

    陆问睁开眼来,徐徐点头:“确实有人在我耳边轻语,随着他的声音,我自己心底仿佛也有一个声音不停响,越来越大,直到完全充斥我的脑海。”(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