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279.从地狱回来的人(3更求订阅月票)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279.从地狱回来的人(3更求订阅月票)



    ^_^(PS:今日第三更,总加更76/67,为“河边窃玉偷香”盟加更3/1,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和<a href='javascript:void(0);' class='voteBtn'>月票</a>,谢谢大家!)

    似当初被刘盛峰所擒的张瑶、叶重洲等人一样,这些广乘山武者,显然也都遭受迫害与折磨。テ有√意∽思≌书⊙院

    对方意图迫使他们陷入绝望、憎恨、恐惧、愤怒中难以自拔,最终心境失守,在九幽气息的影响下,快速滋生出魔念,乃至于堕魔。

    而那些绝渊武者,修为也是有高有低,不过其中有五人尤其让燕赵歌等人在意。

    那五人呼吸间,气息如雷,穴窍震动仿若有神,罡气充满灵性却又返璞归真,分明是一个个大宗师。

    五个大宗师武者,修为也是有高有低,其中白发老者,燕赵歌、徐飞都认得,却是一位广乘山出身的蕴灵后期境界大宗师。

    只是此老双眼泛黄,目射血光,分明也已经彻底堕魔。

    不过,更吸引燕赵歌和徐飞眼球的人,始终还是那白发老者身旁的人。

    那个曾经与他们交过手的蒙面人。

    其他几个绝渊大宗师的视线也都在注视着燕赵歌、徐飞和阿虎。

    唯有那个浑身笼罩在黑袍内的人,这时霍然抬头,目光灼灼,看着金色高塔上同司马垂交战的石铁。

    他整张面孔,都被遮掩在面具之下,唯有两只泛黄的眼睛,放射出刺眼血光。

    金色高塔上的石铁,虽然一边镇压金色高塔,一边同司马垂交手,但是始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下面一群人的到来,逃不过他的眼睛。

    看着那个蒙面武者,注视那对仿佛在燃烧的眼瞳,石铁始终坚定不移,古井无波的目光,骤然闪动一下。

    绝渊一方,那个白发老者,则看向燕赵歌等人。

    其他绝渊武者,也都戒备的看着燕赵歌、徐飞还有阿虎。

    被擒拿的广乘武者们,眼见燕赵歌和石铁等人,脸上重新焕发神采。

    燕赵歌看了白发老者一眼后,视线便重新落到那个戴着面具的人身上。

    凝视对方,燕赵歌徐徐说道:“换了一副新面具?”

    “但没有什么意义,该看见的,在那方异域空间里,都已经看过了。”

    燕赵歌叹息一声:“是石松涛石师兄吧?虽然希望你能平安归来,但真没有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那戴着面具的武者,这时终于收回注视石铁的目光,看向燕赵歌,漠然不语。

    燕赵歌摇头:“你以为我是在诈你吗?就算之前不确定,你方才盯着大师伯的目光,也已经说明一切了。”

    一旁的徐飞看着对方脸上的面具,目光中不由流露出悲凉之色。

    燕赵歌静静说道:“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不用原来的武学,其实并不是担心我们看破你的身份,而是因为,你厌弃广乘山,厌弃大师伯传授给你的武学,所以故意弃而不用。”

    “你以面具遮脸,固然是不想被人认出来,但更多是不想别人再提起,你曾是广乘弟子,是大师伯的儿子。”

    燕赵歌语气复杂:“你是厌恶被人提起从前的一切,而不是羞愧或者无颜。”

    在场的一众绝渊武者,闻言也神色各异,目光中流露出明显的震惊之色。

    那白发老者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人,神情也有些古怪:“你……你是松涛,是石铁的儿子?你当年不是……”

    那蒙面武者仍然沉默,但看向燕赵歌的视线,更多出几分怒意。

    燕赵歌叹息:“既然身份已经道破了,又何必继续戴着那面具呢?在你自己心里,你并非没脸见人啊。”

    黑色的面具终于摘下,露出一张让燕赵歌等人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

    那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出头的青年男子。

    面貌五官和石铁足足有九成相似,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徐飞满嘴苦涩,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石,师,兄!”

    这个在清遮湖魔域大阵中,险些将徐飞暗杀的大宗师,赫然正是失踪多年的石铁之子,昔日的广乘山嫡传天才人物,石松涛!

    半空中石铁一拳震退司马垂,目光落在石松涛身上,久久无法移开。

    摘下面具的石松涛,也不再介意自己的声音会否被别人认出来,终于开口说道:“好久不见,别来无恙,我从地狱回来了。”

    简单一句问候的话,却让燕赵歌等人遍体生寒。

    那平淡语气中蕴含的怨毒与冰冷,仿佛镌刻入骨。

    徐飞艰难的说道:“石师兄,你这些年都在绝渊吗?当年,是他们救了你?”

    石松涛淡淡的点头:“要不然,是你们?”

    他抬头看向金色高塔上的石铁:“是他?”

    石铁踏足于虚空中,整个人仿佛变成石像一样,凝立不动。

    “徐师弟,你想说什么?想说,你的师父,我的父亲,当初也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石松涛语气很淡漠,令人从骨子里感到寒意:“苦衷,谁都有,却不意味着其他人就能理解,能接受。”

    石松涛仰头看着石铁:“他选择维护广乘山的利益,选择照顾多数人,做出取舍,牺牲了我。”

    “牺牲我,就牺牲我吧。”

    石松涛淡淡说道:“如果仅仅如此,我其实并不恨他,他生了我,我就当把这条命还给他。”

    “但是,被牺牲的,不仅仅是我!”

    石松涛的语气终于有了波动,泛黄的双瞳中血光四射,仿佛有火焰在燃烧:“我的妻子,我的儿子,也被一起牺牲!”

    “雨真,我的妻子,她并不是广乘弟子,就因为嫁给我,就因为是你石铁的儿媳,便也要为广乘山牺牲?”

    “钧儿,那年他才三岁,懵懂无知的孩童,他也要为此丢了性命吗?”

    石松涛盯着石铁:“有些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如果遇难的人是其他广乘弟子,而维护宗门利益的同时也能救我们,你选择哪边?”

    “如果两方人遇难,一边是其他广乘弟子,一边是我们一家三口,你选择哪边?”

    石铁面无表情,仿佛雕像一般,但低沉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这和是谁,没有关系。”

    石松涛闻言,呵呵笑了起来:“果然是你会做出的回答。”

    “在你心中,整体重于个人,多数重于少数,对师门的担当,凌驾于个人情感之上。”

    石松涛一边说着,突然迈步而出:“那么,你现在试着再做一次选择吧。”(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