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333.燕赵歌的准备(3更求订阅求月票)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333.燕赵歌的准备(3更求订阅求月票)



    ^_^(PS:1200月票加更(史上最强师兄333章)。(有)?(意)?(思)?(书)?(院))

    燕赵歌说罢,莫长老神色微微一动:“你的意思是……”

    “现在验证一些事情,为接下来做准备。”燕赵歌言道:“在我眼里,其实并没有第五次、第六次或者第七次太阴之试,我看见的,是一场完整的比试,开场前,上半场,下半场,乃至最后的结果。”

    莫长老闻言,轻轻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此刻的月光世界中,封云笙同樊秋的一场大战,双方近乎两败俱伤。

    惨胜的封云笙,消耗过大,无力同孟婉继续争锋,孟婉近乎不战而胜。

    但封云笙还是强自支撑,同孟婉一战。

    最终,虚弱的天龙,重新蛰伏,与之相对,在经历第四次太阴之试的落败后,孟婉再次王者归来,凤舞九天。

    大日圣宗在广乘山下碰得头破血流,损失惨重之后,终于在另一个战场扳回一城。

    失去大日衡天尺,重获太阴冠冕,因为东来武圣黄光烈无法催动太阴冠冕的缘故,所以大日圣宗的整体实力,相较于黄光烈出关踏上广乘山时,还是逊色一些。

    但又有一件圣兵在手,大日圣宗的腰杆终于挺得更直一些,止住了先前的颓势,有了重新考虑如何收复失地的资本。

    燕赵歌看着那如天降明月般的洁白冠冕,缓缓落于孟婉头顶,不由得稍微眯缝一下眼睛。

    封云笙重新走回广乘山这边的阵营,她的脸色仍然很苍白,但神情平静,只是目光仿佛有火苗在跳动。

    回首望去,封云笙瞳孔中的火光,并非针对孟婉而发,而是针对那正徐徐下落的白色冠冕。

    其他人在赞叹孟婉强势的同时,看向封云笙的目光里,也充满了感慨。

    封云笙,也算是一鸣惊人了,第一次参加太阴之试,便一人之下,众人之上,胜过除了孟婉之外其他所有太阴之女。

    不论是老牌强手,曾经赢得第二次太阴之试的碧海城陈素婷,还是去年一鸣惊人,初次参加比试便赢得最终胜利的浊浪阁的樊秋,又或者是大日圣宗这次的野心之作,推出的强力新人云秀清。

    面对封云笙,都尽皆雌伏。

    尤其是樊秋,在刚刚过去的一年时间中,都是她掌管太阴冠冕,在太阴冠冕帮助下进步飞快,今年第五次太阴之试,也是魁首的有力争夺者,但最终却也败在封云笙手里。

    先前第一轮比试,和之后第二轮实际交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论纯粹的根底,樊秋甚至还要略胜几分。

    但实战交手,却是封云笙更胜一筹。

    虽然封云笙和大日圣宗的具体恩怨,其他人所知有限,但拜林舟和天雷殿所赐,相当一部分人知情,封云笙的太阴之体曾经出了问题,在第三次太阴之试以后,通过山域云兆山的阴阳云灵泉,才开始恢复。

    重新起步,到现在,最多两年时间,能有如此成绩,简直耸人听闻。

    每一个人心中都不由想到,如果多给封云笙一些时间,如果她和孟婉、陈素婷等人同一起跑线,那她能达到怎样的高度?

    孟婉在太阴之试上近乎无敌的统治力,还能否像现在一样?

    此刻,虽然孟婉最终胜出,但就连大日圣宗中人,表情也微微流露几分凝重。

    封云笙回到燕赵歌身旁,燕赵歌问道:“多少?”

    问题乍一听,有些没头没脑,但封云笙显然知道燕赵歌什么意思,轻声答道:“我体虚力弱,坚持的时间短了些,只能估出一个大概,小婉目前大约在七成七,到八成二之间。”

    燕赵歌微微仰头,思索着:“那基本可以算作八成,或者谨慎起见,按照最低的七成七来计算。”

    他低下头,看向封云笙:“光是我旁观或者你旁观没有用,必须你自己亲自与之交手才行,现在已经交手过了,利用太阴真经推导,可有破解孟婉太阴绝技的把握?”

    封云笙认真思索一下后说道:“目前情况下,把握不足一半,一年之后,我实力再提升,同时完善自己的太阴绝技后,就有把握。”

    燕赵歌微微一笑:“一年后,孟婉也会有进步,同时她也可能领悟更加强大的太阴绝技,不过就算她有新招,也和之前的老招式一脉相承,有迹可循,你的机会仍然很大。”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现在只是上半场,甚至只能算作正式开场前的准备阶段。”

    封云笙点头:“放心,我懂。”

    她又回首看了孟婉头上的太阴冠冕一眼,轻轻叹息。

    燕赵歌同样盯着孟婉头上的太阴冠冕,目光扫过大日圣宗众人,心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该赴极北之地一行了,希望实际情况与我的推测一致,这样我可以先送一份礼物,算是你们攻我广乘山的回礼,也算是给你们今天补一份贺礼。”

    第六次太阴之试,落下帷幕。

    每年今日,都注定是一家欢喜几家愁的结果,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大日圣宗欣喜之余,可以松一口气,之前被广乘山所挫的锋芒,再次旺盛起来。

    广乘山、碧海城、苍茫山三家则难免要针对大日圣宗实力上扬的情况,整理各自方略。

    浊浪阁相对平静,但多少也有些失落。

    心情最复杂的,恐怕要数天雷殿了。

    面对广乘山三家造成的压力,盟友实力增长,意味着同门实力增长,天雷殿也多几分喘息之机。

    但是本来就强大的盟友更加强大,天雷殿自身实力却没有增长,这让天雷殿上下难免感到忧虑。

    更揪心的则是,自家的太阴之女,实力虽然增长,但对手却更加凶悍。

    往年强势的人今年依旧强势,甚至愈发强势。

    而今年涌现出来的新人,则更加耀眼。

    自己在进步,对手也在进步,可是进步速度比自己还快,换个角度来看,那就等于自己是在退步了。

    眼前的希望,于是越发渺茫,以至于让天雷殿上下对太阴之试,隐隐感到无望。

    天雷殿如何纠结挫败,不在燕赵歌关心范围内,他关心的是,自己北上之路,会不会被天雷殿这个地头蛇干扰。

    今年的太阴之试结束,他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如今则是要赶赴东海了。

    自己需要的一些东西,渐渐齐全,全部准备妥当,便是北上之日。

    石钧母子复苏的办法,冰龙武圣的遗迹,给大日圣宗准备的“礼物”,都着落在那边。(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