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412.最想杀的那个人(4更求订阅)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412.最想杀的那个人(4更求订阅)



    (ps:加更6/83,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非常重要,谢谢(史上最强师兄412章)!)

    尹流华看着应龙图手上的灵剑碧龙,艳羡向往之情,溢于言表。

    她收敛自己的心思,状似平常的看看应龙图,又看看封云笙,低下了头,目光有些晦涩。

    “听说这个应……这个应师兄,也是燕师兄在外发掘,然后引入本门。”

    “封师姐也是如此……难怪他们都和燕师兄比较亲近。”

    尹流华抿了抿嘴唇,默然不语。

    燕赵歌的目光则落在封云笙手中的黑色长刀上。

    那是一件宝兵,在燕赵歌第一次见到封云笙的时候,这柄黑色长刀就紧随封云笙,乃是封云笙还在大日圣宗时,便得到的随身兵刃。

    在那时,是一件下品宝兵。

    对于炼体境界武者,又或者初入宗师境界的武者而言,自然是神兵利器。

    但随着封云笙的修为不断提升,按理来说,也早该淘汰了。

    可是这柄黑色长刀,却仍然是封云笙的随身武器。

    燕赵歌很早就留意到了此刀的异常。

    因为这柄黑色长刀,竟似乎随着封云笙一同晋升。

    如今,这黑色长刀也已经到中品宝兵的层次。

    燕赵歌相信,封云笙登临先天宗师境界,此刀多半也会晋升上品宝兵。

    这个发现让燕赵歌颇感有趣,目前八极大世界存世的兵器中,有相同特点的东西,就燕赵歌所知,只有一个。

    就是燕赵歌自己炼制的那根墨绿竹枝,但那件异宝,不能简单用灵兵、宝兵的层次来划分衡量。

    封云笙对此也不明所以,此刀是她当年在大日圣宗兵器库中自己挑的。

    当时只是感觉颇为趁手,在下品宝兵中威力出众,却不曾想到,还有如此特异之处。

    不过趁手兵器能伴随自己一直前行,共同成长,封云笙也颇为高兴,与这把黑刀,更加投契。

    封云笙则看着应龙图手上的灵剑碧龙,微微出神,片刻后,突然收刀而立。

    应龙图和尹流华都有些意外,封云笙每次端刀静立,都是要很久的,有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断她修练。

    燕赵歌视线也看过来:“怎么?”

    封云笙言道:“没什么,有些想法,需要自己斟酌琢磨一下。”

    燕赵歌笑道:“因为我将灵剑碧龙给憨龙儿?你莫非也想要一件灵兵,先说好,我手头可没有灵兵层次的宝刀。”

    “怎么会?”封云笙摇头:“只是你方才提到灵剑碧龙的一些话,让我有些触动。”

    燕赵歌渐渐有些明白过来,目光变得认真:“你想要像司空师妹一样,外出历练搏杀,以战养刀?”

    封云笙平静说道:“我知道,身为太阴之女,举世关注,如果在外行走,又没有足够力量的保护,还容易遭受大日圣宗与天雷殿的针对。”

    “一旦有个闪失,不仅仅是个人生死的问题,还会影响宗门大局。”

    封云笙视线望向远方:“但山中潜修,这种修练方式,确实不适合我,我能感觉到,自打上次太阴之试以来,我的进步速度在变缓,修练越来越容易遇到瓶颈。”

    她自嘲的笑了笑:“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我就仿佛刀剑一样,磨刀石已经不能让我更锋利了,我需要与其他的兵器碰撞,或者对手的鲜血。”

    燕赵歌轻声叹息:“并非如此,是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对自己的要求太高。”

    封云笙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说什么。

    尹流华在修练过程中,有畏难情绪。

    但不管是燕赵歌还是封云笙,都没有鄙夷她的意思,又或者感到失望。

    那是因为,比照封云笙的修练强度来要求别人,其实有点不人道。

    封云笙的修炼强度,其他人完不成,不意味着他们吃不了苦,意志不够坚定,耐力韧性不够好。

    更多是因为,太难了。

    已经超过刻苦的界限,某种程度来说,做不到才是正常的,能做到的,会让大家惊呼不是人。

    就燕赵歌所知,不算自己,同辈人里,其他同门能完全像封云笙一样练,还不把自己练废的人,严格计算的话,一个都没有。

    能非常接近封云笙的强度,并始终多年如一日坚持的人,就三个。

    徐飞,司空晴,应龙图。

    所以虽然自己能坚持下来,但封云笙却不会强迫尹流华一定要跟自己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尹流华也是太阴之女,封云笙根本一句话都不会多说。

    而燕赵歌在了解情况后,也只是将尹流华在自己计划中的预期作用下调。

    当然了,享受多少权利和方便,便要承担相应义务与责任,反之亦然。

    尹流华在计划中的预期作用下调,那么她享受宗门的资源和便利,各种扶持力度,也会有相应调整。

    不过,这不是一成不变的,且看她之后会不会有改进。

    至少,燕赵歌知道,尹流华接下来要面对考验了。

    因为傅恩书回来了。

    作为同辈人中的修炼狂人,傅恩书为什么一直特别看重封云笙和司空晴,并非毫无缘由的。

    燕赵歌不为他人所觉,快速的翻了个白眼,那位傅师伯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其为人师表一向的宗旨是,我做不到的我不强求徒弟,我能做到的,我徒弟也必须能做到。

    就如同当初东海,傅恩书第一次把尹流华介绍给燕赵歌认识时所言:“云笙不就是在不足三年的时间里一路冲到现在的地步吗?”

    言下之意对尹流华也有相同的期许和信心。

    而同样的道理,在她眼里,封云笙能咬牙坚持下来的刻苦修练,她傅恩书也可以,司空晴也可以。

    既然不止一个人能做到,那么尹流华自然也应该可以……

    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看了尹流华一眼。

    摊上一个有点不讲理的师父,之前相处时间太短,这姑娘可能光感受到傅恩书强势护短带来的好处了,接下来的日子,以她的心性,未必好过。

    能经受住,或许会有脱胎换骨的可能,要不然可就有的是苦日子了。

    燕赵歌看向封云笙:“你所言的历练,就和司空师妹当初在外行走一样,其实是有意避开宗门庇护的,如此一来,风险很大,某种意义上来说,本派损失不起。”

    “尤其是,经过第五次太阴之试,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在其他圣地高层强者眼中,再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尤其是大日圣宗,本门年轻弟子里,如果说他们最想杀的那个人是我,排第二位的就肯定是你。”(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