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520.我这人真不记仇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520.我这人真不记仇



    杀正道一人,再杀魔道一人(史上最强师兄520章)。

    这样的念头,燕赵歌不曾考虑,也无需考虑。

    对于方坎所言,自己会被水晶宫、万剑池、血龙派围剿的说法,燕赵歌嗤之以鼻。

    正邪双方处于均势,自己的存在可能打破这均势。

    因为方肇洪之死,自己同方坎交战,但在确定自己确实站在魔道一方之前,其他正道门派出手,会慎之又慎,否则白白给了魔道机会。

    燕赵歌矛头指向邪圣蔺千城,只有一个原因。

    此君出现在这里,貌似示好,施以援手,帮燕赵歌出头,其实却是将出身邪圣宗这口黑锅扣向燕赵歌头顶。

    其居心叵测,昭然若揭,等于坑了燕赵歌一把,强行逼他站队。

    在搅浑水的同时,燕赵歌深深怀疑,蔺千城自身想要浑水摸鱼,有特殊的打算。

    或许在蔺千城想来,燕赵歌虽然潜力实力惊人,但到底还只是大宗师六、七重左右的修为,面对全力出手的万剑池和灵犀岛,终究无力抵抗。

    纵使心中有不满,为了不死在方坎手上,也只能投身魔道。

    但他估不到,逼蛇入洞,逼迫的并非草蛇,而是一条真龙!

    炼化北冥分身,元符初期大宗师燕赵歌,直接反杀了超凡大宗师,正道七大巨头之一的方坎!

    这个原以为是颗可堪造就,可供利用的棋子,竟然是一个在实力上跟他处于同一重量级的人物!

    于是方坎悲剧了,蔺千城也不好过。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之前所作所为会带来什么后果。

    “相信我,我这个人呢,不喜欢记仇,真的。”燕赵歌冷笑看着蔺千城:“有什么仇当场能报,我当场就报了,君子不记隔夜仇嘛,对吧?”

    你坑我,那我自然要找回场子。

    我是不知道你在谋划什么,但总之我直接给你搅黄了。

    燕赵歌冷笑着,心念动处,北冥分身直接就是一枪,挑向蔺千城。

    眼前的蔺千城,全身上下笼罩在一片黑雾之中,至于两只眼睛,明亮如星光。

    黑雾之中没有发出声音,只有那繁星似的目光,轻微闪了一闪。

    道道黑气弥漫开来,阻挡燕赵歌北冥分身的攻击,而他本人则快速向远方遁走。

    双方真元在空中激荡,看似热闹,但蔺千城一心退走,双方并不牵扯真正的生死搏杀。

    这样的举动,落在其他人眼里,难免生出多种猜测。

    本就怀疑燕赵歌的人,就疑心更重,觉得蔺千城是在故意成全燕赵歌,两人是在演戏。

    万剑池宗主言冈,手底下就有些犹豫,不敢催动浮沉剑全力出手,唯恐落入陷阱,防备燕赵歌和蔺千城突然联手发难攻击他。

    如此一来,蔺千城毕竟武圣之尊,他不恋战,一心只想着遁走,燕赵歌的北冥分身刚刚炼成,纵使速度迅捷,也难以留住他。

    不过燕赵歌并不沮丧,脸上反而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看着蔺千城离去的背影,燕赵歌突然一笑:“你修练的是幻影魔诀吧?威力确实不俗,变幻莫测,让人难窥你的底细。”

    “身如幻影,别人的攻击难以命中你,同境界下,修练幻影魔诀的武者是有数的难杀,实力高过你的对手都很难杀死你,在沧海大世界,我甚至怀疑你是最难被击杀的人。”

    燕赵歌悠然说道:“不过,那是正常状况下。”

    “这门魔功不修炼到巅峰十重大圆满境界,每个月逢一、逢五、逢十,一个月三十天你有足足九天时间都要处于虚弱期。”

    “你是武圣一重的修为,正常来说是幻影魔诀第七重境界,顶天了第八重。”

    燕赵歌有些恶意的笑道:“你处于虚弱期的时候,一身魔功会不稳,身体甚至会不可抑制有真元外泄,暴露行踪,这几天你可要藏好啊。”

    远方蔺千城的身影不停,消失在天际。

    但在场所有沧海大世界武者都精神恍惚了一下,仿佛看见那堂堂邪圣全身一震,微微踉跄。

    众人面面相觑:“我们不是错觉了吧?”

    别人都有可能看错,浮沉剑在手的言冈肯定不可能看错。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燕赵歌所言属实。

    凡是正道武者,都精神微微一振。

    水晶宫的董长老和张浩程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张浩程迟疑着说道:“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历年来,并非主动现身的情况下,有邪圣的消息,似乎都是初一、初五、初十、十一、十五这样的日子?”

    董长老闭上眼睛,认真回忆半晌之后,睁开眼缓缓点头:“不错!逢一、逢五或者逢十,九天或者没有占全,但就在这个范围内。”

    张浩程扼腕:“不动手的话,也不知道邪圣当时处于虚弱期,否则这正是对付他的好时候,他连行踪都不好隐藏,白白错过这么多机会。”

    邪圣实力高强不假,但最让人头疼的还是行踪诡异莫测,心思难以捉摸。

    有水晶宫武者传音悄悄问道:“会不会是又一重陷阱,是他们串通好的谎言?”

    董长老言道:“如果是谎言,那就是邪圣此前漫长岁月里,这么长时间的行为规律,都在为这个谎言准备。”

    “可只要我们够谨慎,这个谎言发挥不了什么效果,风险远远大于收益,回报比付出低太多了。”

    他看向燕赵歌,轻叹了一声:“如果说是为了帮这个年轻人博取信任,那也完全不值当。”

    张浩程看了看燕赵歌,再看燕赵歌身旁的北冥分身,苦笑着说道:“就算他们俩串通,这位燕公子也不可能是邪圣宗门人,他能和当世任何一个强者平等论交。”

    可如果燕赵歌不是邪圣宗传人,那正道敌视怀疑他的出发点在哪里?

    众人相视苦笑。

    有这么强实力的人,指望他面对方坎的时候束手待毙?人家又不傻。

    连万剑池宗主言冈都头疼了,说到底还是燕赵歌实力太强。

    这样一个人,确定是敌人,那没什么可说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大家各凭手段。

    但如果是一个中立立场的人,将之逼到魔道那边去,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于是一群人看着燕赵歌,一时间都蛋疼了……(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