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526.找人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526.找人



    燕赵歌继续看光影图像,就见一个长离山长老沉声说道:“只能看见他们两人一起离开,什么前因后果都没有,又能说明什么?”

    血龙派长老怒不可遏:“本派掌门之女被你长离山的人掳走,现在生死未明,你还敢在这里说风凉话?”

    对面另一个中年男子模样的长离山长老闻言,没好气的嘿了一声:“他们跳进海涡里,确实是不见了踪影,但谁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不定已经落在你们手上,你们却还到我长离山来借题发挥,没事找茬(史上最强师兄526章)!”

    “我还倒还想问问你们,人在哪里呢?”

    血龙派长老大怒:“好啊,你们这是想要倒打一耙了?那姓石的小畜生闯下大祸,不回来求你们庇护,还能跑到哪里去?”

    那长离山长老冷冷说道:“事情起因究竟如何,也还不好说呢,姑且就信你们所言,一共三方人,石钧不在,沈掌门的女儿也不在,就只有一方的话,如何能令人采信?”

    血龙派中一个中年女子抬起手掌,止住了自己暴怒的同门,然后说道:“阁下所言不差,那就请交出石钧和莹儿,咱们一起当面对质便是。”

    长离山长老哼了一声:“早就说过,人未回山。”

    他注视对面血龙派众人:“我们也很想知道,人在哪里。”

    一个血龙派长老怒道:“我们没心思和你们在这里兜圈子,时间没多拖一分,莹儿就多一分危险。”

    “贵我两派,以往确实有诸多争端,本派门下弟子,败给那石钧小儿,算是他们学艺不精怨不得人,也就罢了,但本派两名弟子死在石钧剑下,莹儿更被掳走,如此结果,必须有个说法!”

    那血龙派的女长老目光扫过面前的长离山众人,徐徐言道:“你们说石钧不在,那他师父呢?你们该不会也说人不在吧?”

    白景康带来的玉符,其中留存的光影,到此为止。

    他叹息着看了徐飞一眼:“掌门师叔想请徐兄弟你往大殿一行,个中因由,还请原谅则个。”

    徐飞言道:“白长老客气了,不管血龙派说的是真是假,我出面都是应该的。”

    白景康看向燕赵歌说道:“燕公子,我觉得你先不露面为妙,可以私下尝试寻找石钧贤侄。”

    “如果能比血龙派更快找到石钧贤侄,局势对我们而言肯定有利的多,你私下行动,不易走漏风声。”

    燕赵歌看了白景康一眼,对方的潜台词,他听懂了。

    虽然对石钧的为人比较信任,但这次的事情非常尴尬。

    千不该,万不该,石钧真的带了沈莹走,这要是有个什么万一,事情就说不清楚了,有理很容易变成没理。

    长离山肯定不会在血龙派面前服软的,有没有理都会硬撑。

    但如果真的错在石钧,长离山一方理亏的话,水晶宫和归灵宗就不好出面了。

    因为邪魔六道的威胁,正道七擘内部虽然矛盾丛生,但大面上还过得去。

    当年海正杰等人追击白景康夫妇,也是没有旁观者的情况下想要将之斩杀在陌生的浮生大世界。

    海正杰等血龙派弟子被燕赵歌所杀,最后在沧海大世界这边儿,也是以失踪作为结论,白景康夫妇都没有声张,只是禀报给本门高层而已。

    这次又是杀人,又是掳人,还多的是目击者,事情随时有闹大的趋势。

    被掳的人又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弟子,影响就更加恶劣,往往会让听者生出一些不好的猜想。

    血龙派如此恼羞成怒,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尤其是被掳的人是掌门之女,更相当于一巴掌扇在整个血龙派的脸上。

    燕赵歌无可无不可的说道:“徐师兄先去看看吧。”

    徐飞和白景康一同离开,燕赵歌闭目静思,喃喃自语:“血龙派这着急上火的模样,不像是假装……”

    长离山的理事大殿里,徐飞拱了拱手,和大殿内众人见过礼。

    血龙派众人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样注视着他。

    徐飞面不改色,平静说道:“小徒虽然顽劣,脾气急躁了点,但绝非不分轻重之人,更不会作奸犯科,干下奸淫掳掠之事。”

    那血龙派的女长老徐徐说道:“你言下之意,是我们污蔑你们师徒了?”

    徐飞不卑不亢:“徐某评价自己弟子行的端做得正,诸位不甚信服,而你们说小徒掳人,同样是一面之词,如何服众?”

    “要弄清事实真相,莫过于将当事人都找到再说。”

    “小徒现在确实不在长离山,不在无方岛,甚至无方海也没有他的消息。”

    徐飞沉声说道:“你们担心贵派弟子的安危,徐某同样担心我那徒儿,接下来我会尝试寻找小徒,贵派大可以派人同行。”

    有血龙派长老冷哼道:“你倒撇清的快,他的问题可不仅仅是掳人,本派两个弟子死在他手上!”

    徐飞双眉一轩:“虽然会得罪贵派,但如果贵派有人来杀徐某,徐某也只好先接下这阵,然后再想以后,当时可不会直挺挺站在那里干挨打不还手。”

    那血龙派长老瞪眼:“你……”

    他身旁那个中年女子摆了摆手,然后目光直视徐飞:“好,不论怎么说,先找到人再说,阁下可是有什么线索?”

    徐飞不咸不淡的说道:“如果贵派所言尽数属实,那个海涡确实是小徒和贵派弟子最后消失之处的话,或许有机会。”

    那血龙派的女长老直接从椅子上站起:“什么时候出发?”

    徐飞转头看向长离山众人,长离山的掌门高天中说道:“本派不会置之不理,会遣人与你和血龙派的人同行。”

    “如此,谢过高掌门。”徐飞点头,深吸一口气:“我稍事准备即可,半个时辰后就可以出发。”

    徐飞回到海灼泉泉眼处,和燕赵歌碰头,两下一说之后,燕赵歌言道:“不管怎样,先找到钧儿再说。”

    “嗯,不过有件事情,赵歌你需知道,沧海大世界虽然也适合练气武者修练,但灵气脉动流向终究有许多不同,有些在咱们八极大世界可以使用的奇门异术,在这里无法使用。”

    徐飞悄悄传音提醒道:“比方血魂回光仪式,在这里就不能用,所以光找到小钧儿和那血龙派掌门之女,还不算万事大吉,这事儿有的扯皮呢。”

    燕赵歌嘿然一笑:“只要钧儿没事就好,其他的,不管是动手还是扯皮,我都不在乎。”

    “徐师兄,你有没有找到钧儿的办法?”

    “没有太大把握,但可以一试。”徐飞说着,将一柄玉质短剑交到燕赵歌手里。(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