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532.断你一指不算完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532.断你一指不算完



    (ps:加更18/69,第四更,晚上还有更新(史上最强师兄532章)!)

    圣兵九龙指,九指一体。

    但其中一指,此刻被燕赵歌的北冥分身抓在手中,不停震动,无法脱离。

    年琛目眦欲裂,沈士成等人也大惊失色。

    想要再出手,此刻众人所处的异域空间,却开始崩塌。

    北冥分身身形下落,同燕赵歌本人,一起跳入下方闪动的光辉中。

    年琛怒吼一声,不顾自己的伤势,再次探爪,向燕赵歌抓去,北冥分身抬手一掌挡住。

    双方在空中对碰一记,燕赵歌的北冥分身加速落入谷底光辉,而年琛则被反震向上飞。

    “说过了,我现在忙着找人。”燕赵歌淡然说道:“不过大可以放心,这事儿咱们还没完呢,你剩下八根手指,先寄放在你两只手上,回头咱们慢慢玩。”

    眼看着燕赵歌和北冥分身消失,年琛不甘的怒吼回荡在虚空中。

    想要追赶,周围空间界域不停破碎,血龙派众人只能先抵御这变化,保护自身。

    等到风波平息,眼前光辉也早已散尽,燕赵歌同北冥分身,都不知去向。

    年琛面沉如水,阴沉得可怕。

    周围血龙派众人,也都满心的郁闷。

    “师父……”沈士成来到年琛身边,年琛看着自己右手血淋淋的伤口,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能感受到那枚被夺取的龙指所在方位,他还有那个姓石的小畜生,跑不了!”

    沈士成点点头:“我联系万剑池的言掌门,但就怕水晶宫也来人。”

    年琛言道:“水晶宫更希望我们两败俱伤,那燕赵歌投了长离山,你以为他们两家的关系还会像以前那么亲近吗?”

    “告诉他们,我死了孙子,这个仇我一定要报,谁阻我,就是我的死敌!”

    年琛目光既冷静又疯狂:“将这燕赵歌在星罗海的消息传出去,他仇家同样很多,现在有老夫顶在最前面把最大的压力承担了,痛打落水狗的人,不会少。”

    “邪圣宗、煞罗宗、灵犀岛……甚至所有魔道武者,会看着这小子投身长离山?”

    “我就看看他浑身是铁,能打几斤钉!”

    旁边一位血龙派宿老凛然:“可是我们也同样有可能为第三方人马所趁……”

    年琛冷冷说道:“所以,联系万剑池,不需要他们出手对付这燕赵歌,只要看护我们的后背就行,我只要报仇,要那两个小子的命!”

    “如果宰了那姓燕的小子,所得一切,尽数归他万剑池所有,言冈可能完全不需要出手,站在一边,就赚个盆满钵满了。”

    一众血龙派武者都有些迟疑,年琛的目光扫视,令所有人都胆寒,只得默默点头。

    沈士成手掌一托,现出年伟的尸身:“伟儿的遗体,我保下来了,没毁在异域空间里。”

    “派人送回山门好好收敛,先不要安葬,我要那个石钧的人头来祭奠我孙儿。”年琛神色微微缓和,看向沈士成点了下头:“我会尽力周全,莹儿会没事的。”

    他转头看向眼前的大海,表情重新变得冷酷:“我们追!”

    …………

    燕赵歌和北冥分身一起穿越重重光辉。

    半晌之后,眼前光芒渐渐褪去,可以重新看清景物。

    出现在燕赵歌面前的赫然是一座巨大的宫殿。

    燕赵歌转头看向北冥分身,北冥分身身体不动,但一只手拳头握紧,掌心中微微震颤。

    在他手掌中,正握着那枚夺来的龙指套,仿佛有自身思想一般,不断挣扎。

    北冥分身力量强大,将之镇压,指套无法挣脱,但是面对北冥分身,仍然不甘屈服。

    燕赵歌感知了一下,撇了撇嘴:“不完整,反而无法炼化啊。”

    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是黑暗的礁岩,自己通过那处异域空间山谷地的光辉,一步跨越虚空,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礁岩潮湿,感受其中灵气脉络,燕赵歌判断自己是处于海底岩石之下,地底深处。

    这里,被额外开辟出一个巨大的洞穴,周围隐约有结界之力帮助掩藏。

    所以便有人从上方大海中经过,也难以察觉海底礁岩下面,别有洞天。

    “果然有问题。”燕赵歌心道。

    方才那处异域空间,出乎燕赵歌意料的坚固。

    北冥分身和九龙指,两大圣境力量之间的对战,那异域空间支撑了不断时间才告破灭。

    异域空间连接这里,这里想来也不会简单。

    燕赵歌盯着北冥分身抓在手中的龙指,心中渐渐有数:“这是始终有其他八枚指套,正在与之联系,这样一来的话,血龙派的人应该能循着感应找到这里来。”

    燕赵歌心中思索,准备用神宫廊柱将之镇压。

    不过刚刚取出神宫廊柱,燕赵歌就感觉神宫廊柱骤然震动一下,差点摆脱自己的控制。

    燕赵歌心里微微一动。

    神宫廊柱入手已经有些年月,随着燕赵歌不断用心将之炼化,如今已经渐渐到了如臂使指的程度。

    似方才这般仿佛要失控的样子,从来不曾遇到。

    燕赵歌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宫殿之上,就见宫殿外表颇为简陋粗犷,线条也非常毛糙。

    看上去,虽然是座宫殿,但倒不如说一幢巨大的石屋,极为原始,充满了荒蛮之气。

    可是以燕赵歌的目光打量,这座石宫,却有一种浑然天成,不假人手的曼妙感觉。

    就仿佛宫殿完全是天然形成,而非人来创造。

    燕赵歌知道大自然鬼斧神工,经常会有一些奇异景象,比方说似人似兽,又或者酷肖某种物品的山石,奇形怪状却又惟妙惟肖。

    看起来和人工制造的某些东西模样相似,但确实是天然形成。

    只是,眼前宫殿,说是人构建,显得太粗犷,说是大自然造就,很多人工建筑细节,却又一应俱全。

    “该怎么形容呢?”燕赵歌饶有趣味的走向那座宫殿:“就仿佛这天地有意识,临摹了一座人建造的宫殿。”

    人师法自然很常见,大自然模拟人的创造,这就有些离奇了。

    燕赵歌看了看手中玉质短剑,其中感应之力,削弱了不少。

    这说明石钧,同燕赵歌的距离,正在变远。

    石钧手中短剑,按理来说应该也感觉燕赵歌这柄才对,现在不断远离,显得并不寻常。(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