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589.我要杀你,你不服又如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589.我要杀你,你不服又如何?



    燕赵歌看着常震,目光平静却又冰冷,让常震看了心里不由一突(史上最强师兄589章)。

    “你是想找某一样东西吧?你以为在云笙那里。”燕赵歌冲封云笙问道:“你在东海有没有得到什么东西,嗯,后来应该是被毁了。”

    封云笙闻言,眼睛骤然一亮:“一枚珠子,我没弄清其中作用,就带回山来。”

    “回山之后一直也没顾上管它,就在洪家齐上山的前一天晚上,珠子突然自己碎了。”

    常震听封云笙所言,瞳孔猛然收缩一下,身体似乎要动,但又强行止住。

    燕赵歌徐徐说道:“那是一种异宝,窥天珠,可以起到远程监视,并刻印记录当时影像的作用。”

    “珠分子母,子珠只能监视,但子珠能看到的一切,主人通过窥天珠在其他地方都可以看见,并且窥天珠本身能做记录。”

    燕赵歌深深的看了常震一眼:“窥天珠记录的影像,可以被破坏,但是难以篡改,真正的铁证如山。”

    一边说着,燕赵歌手掌中出现一枚宝珠。

    常震看见那枚宝珠,徐徐垂下眼帘。

    封云笙盯着那枚宝珠:“和我那个一样,但是更大一些。”

    燕赵歌手指轻点窥天珠,窥天珠顿时投射出一段影像,赫然正是常震当初在东海暗算苍茫山太上长老李景图,尝试夺取斫天斧的一幕。

    封云笙、傅恩书和秦长老尽皆大惊。

    燕赵歌淡淡说道:“这便是常震想掩饰的东西。”

    “我斩杀大日圣宗的黄杰,得到此宝,正是因为看了这段影像,所以立刻全速回山。”

    “当时我还不知道云笙这边的具体情况,所以更多是担心常震之前受了大日圣宗的胁迫,可能在山门做下些什么手脚。”

    “回山之后,了解事情经过,我才明白,常震恐怕还不知道这窥天珠究竟在谁手上。”

    在他催动下,窥天珠表面浮现三个凹槽,其中一个闪动光芒,另外两个黯淡无光。

    “常理来讲,窥天珠一子一母,但黄杰这枚特殊,是绝无仅有的三子一母,其中一枚子珠记录了当时的影像,被常震发现后便即毁掉,第二枚还保留在黄杰手里。”

    燕赵歌手里多出一枚稍小一些的珠子。

    常震豁然抬头,他并不傻,看清燕赵歌手上一子一母两枚宝珠,再听燕赵歌提及这窥天珠是三子一母后,他渐渐明白过来。

    燕赵歌继续说道:“第三枚子珠则落入云笙手中,常震被黄杰误导,以为云笙手上的子珠是窥天珠本身。”

    “他之所以和尹流华、洪家齐一同构陷云笙,就是为了从云笙那里找出这窥天珠,以免泄露他的秘密。”

    “可惜,从最一开始,黄杰就通过窥天珠本身遥控,毁了那枚子珠,常震注定永远不可能找到。”

    燕赵歌平静看着常震:“常震,你不用将胸口拍得啪啪响,你确实不是同大日圣宗勾结,你只不过是黄杰的牵线木偶,一个傀儡,让你跳舞,你就跳舞,让你唱歌,你就唱歌。”

    常震一瞬间,只感觉天旋地转,遍体生寒。

    他其实也是一个自傲的人,事情真相,对他来说,打击太过巨大。

    常震眼前仿佛生出无穷景象,迎接他的并不仅仅是身败名裂,更有无数人的指指点点和戏谑嘲笑。

    他浑浑噩噩,浑身一个激灵。

    常震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梗着脖子说道:“不错,苍茫山的李景图,是我所杀,但你所言窥天珠之事,我并不知情!”

    “我杀李景图,戕害盟友,夺斫天斧,是我一时迷了心窍,但我也是为了能提升宗门的实力。”

    “封云笙同尹流华的事情,我处事不明,但是绝无私心,我根本不知道窥天珠的存在,更没有为了寻找所谓窥天珠而构陷封云笙!”

    常震伸手指着燕赵歌:“你所言一切,都只是你的推测,你没有真正的实证!”

    “你现在真的今时不同往日,但你眼下不过是为封云笙而泄私愤,我不服……”

    话未说完,眼前忽然一花。

    燕赵歌冷冷看着情绪失控的常震伸手指向自己。

    他一把抓住常震的手,直接将他手指、手骨、手腕一起捏碎!

    常震剧痛之下,清醒过来,待要说话,燕赵歌呵呵一笑:“我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便已经足够,不需要你服。”

    燕赵歌手掌用力,常震的身体,自手指开始,不停破碎,经过手臂,向着肩头蔓延。

    他的手臂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白森森的骨骼尽数碎裂,扭曲着刺出血肉以外。

    常震感受到无可抵御的庞大力量,以手指为开端,一点点碾压自己全身!

    一起破碎,仿佛被磨盘碾压!

    燕赵歌淡淡说道:“我要杀你,你不服又如何?”

    血肉的破碎,到常震肩头处停止,燕赵歌松开了手。

    但还不等常震松口气,他并没有被燕赵歌擒住的双脚和另一只手掌,也从末端开始碎裂,血肉模糊,一路向上蔓延。

    常震挣扎着怒吼道:“你没有权力杀我!我就算卸下掌刑殿首座之职,也唯有掌门又或者信任掌刑殿首座才能定我罪责并处罚我!”

    “掌门不在,必须宗门所有高层宿老一起公决,方能决定如何处理我,在此之前你最多只能关押我,你不能杀我!”

    “你不能!!”

    他想要挣扎,却发现燕赵歌的北冥分身站在他身后,手掌贴在他背心上,让他动弹不得。

    燕赵歌漠然看着常震:“你有句话倒是没说错,我现在是真的火气很大,比杀光明宗和大日圣宗中人的时候火气还要更大。”

    “当我在前面拼死累活解决一个又一个外敌的同时,却有自己人在背后捅我刀子,我不杀你杀谁?”

    低头俯视常震,燕赵歌慢慢说道:“你不用说话这么大声,今天你就算吼到炎魔大世界也能听见,都没人护得住你。”

    常震嘶声狂吼,语不成声。

    北冥分身手下力量不停,常震四肢尽数破碎,然后一起向躯干部位汇聚,最后整个人被碾成一摊血肉烂泥!(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