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591.不服老不行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591.不服老不行



    燕赵歌一眼扫过,尹流华直接变成一个血人(史上最强师兄591章)。

    她的生命,随着她周身上下血管脏腑的碎裂,离她远去。

    傅恩书看着尹流华,神情复杂难明。

    她性情急躁刚烈,对尹流华分外失望,几乎就要忍不住亲自动手清理门户。

    但之前总归师徒一场,尹流华虽然犯下死罪,却终究曾经触动她心中的柔软,让她黯然。

    燕赵歌看出这一点,乐得代劳,于他而言,常震、尹流华这种背后捅刀子的“自己人”,比外敌可恨得多,死不足惜。

    山外远方天际,人影闪动间,有广乘山武者归来,到了近处,却是太上长老张昆。

    他也正是常震的师尊。

    同时,原本正在静养的另一位太上长老何宁也被惊动,一起赶了过来。

    两人到了现场,只见地上两滩血迹,场面血腥至极。

    张昆、何宁都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一切,秦长老微微沉默一下后,走上前去,将事情经过一一说明。

    两位太上长老听过之后,都感到震惊难以置信。

    他们也是久经风浪之人,对于尹流华诬告封云笙之事,明了事实真相后,还不那么诧异。

    两人也渐渐反应过来,尹流华、洪家齐能搞风搞雨,负责审查此事的常震难逃其咎。

    但他们怎么也都没有料到,苍茫山太上长老李景图,竟然是常震所杀。

    也正因为此,常震落入黄杰毂中,一举一动都在黄杰预料和摆布下,无知无觉做了人家的傀儡帮凶。

    张昆呆呆看着常震死后留下那一滩破碎的血肉,脸色苍白。

    何宁同样神色复杂,看向燕赵歌:“赵歌,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证明常震出于一己私心,寻找窥天珠,有意识陷害封云笙的证据,不够有力。

    虽然诸多旁证在一起,完整还原了事情经过,但何宁、张昆心中总还存着万一的指望。

    燕赵歌平静的看了两位老人一眼,何宁言语中有些未尽之意,他如何听不出来?

    就算常震真的处于一己私心构陷同门弟子,更杀死苍茫山的人意图劫夺斫天斧,只要他不是有意和大日圣宗串通,而都是自己私下犯的过错,罪责未必至死。

    纵使死罪,也该是宗门明正典刑之后处置,此刻被燕赵歌直接就杀死在这里,哪怕他死有余辜,何宁这样观念保守的老人,也会不满。

    只是这样做的人,是燕赵歌,刚刚只手擎天,挽狂澜于既倒,完成不可能完成之奇迹的燕赵歌。

    这让何宁一时间也为之气夺,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对于她这样的老人来说,宗门之内最看重的就是秩序和规矩。

    在何宁、张昆等人心目中,秩序和规矩是一个宗门传承千年、万年,经久不衰的根本,因为秩序与规矩的存在,哪怕一个宗门陷入低谷,但仍不至于分崩离析,总有再次崛起的一天。

    春风得意之时或许看不出来,但至关重要。

    何宁并非对燕赵歌有偏见,这个年轻人太出色了,远远超过他们这些老人,燕赵歌眼下的成就已经可能是他们一生都无法达到的高度。

    但越是如此,她越怕燕赵歌行差踏错。

    这个年轻人,太喜欢冒险,一步踏错,可能再没有翻身的希望。

    燕赵歌接触到何宁的目光,就感觉到了她的心思。

    没有多说什么,燕赵歌转头看向自己的北冥分身,北冥分身手掌一张,光华闪动间,一个人落在地上。

    张昆、何宁、傅恩书、秦长老他们一同看去,就见这人他们基本都认得,却是一位大日圣宗宿老。

    只是此老现在萎顿不堪,已经完全没有以往的锐气和傲气。

    燕赵歌淡淡问道:“我之前问过你的事情,现在再说一遍吧,大日圣宗的孟婉,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那宿老抬头扫视张昆、何宁、傅恩书、秦长老等人,咧了咧嘴:“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上界来人,直接带了孟婉和太阴冠冕一起走,第七次太阴之试不复存在。”

    “不过,如果有第七次太阴之试的话,孟婉倒也做好了准备,她之前在东海落下的伤势已经恢复,有信心再次压过其他太阴之女,唯一的例外……”

    这大日宿老看了封云笙一眼,目光也有几分复杂:“……唯一有可能胜不过的,剩下封牧歌一个。”

    张昆与何宁目光一凛,注视着对方。

    秦长老微微蹙眉:“这么快?她这次在东海受的伤势,比第二次太阴之试前还要更重。”

    广乘山的几人面面相觑,脸色都沉了下来。

    其实,稍微思索一下便可以知道,在决定接引光明宗的人降临八极大世界之前,大日圣宗既然算计封云笙,确保太阴冠冕,有个前提就是,除了封云笙以外,他们有信心孟婉能胜过其他人。

    包括浊浪阁的樊秋、碧海城的陈素婷等人。

    燕赵歌什么都没说,但张昆却感觉脸上火辣辣一阵疼。

    他突然意识到,不仅仅是常震的反应和行动落在大日圣宗同黄杰的算计中,他与何宁这些温和派保守派老人的思路与应对,同样在对方的计划之内。

    为了求稳,在不确定封云笙是否大日圣宗暗子的情况下,索性放弃这次太阴之试,将机会让给浊浪阁的樊秋。

    某种角度来说,虽然没有过任何交流,也没有任何暗示引导,但张昆等人,也和常震一样,都随着黄杰的指挥棒行动,帮助他达成自己的目标。

    如果大日圣宗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有办法解决东海封印问题,他们就不会接引界上界的光明宗强者降临。

    而接下来的第七次太阴之试,封云笙因为自家宗门的原因无法参加,孟婉却伤势痊愈,再次毫无悬念盖压群芳,太阴冠冕仍然稳稳留在大日圣宗手中,一切都在大日圣宗和黄杰计划内。

    燕赵歌神色平静柔和,并没有盛气凌人兴师问罪的意思,但张昆、何宁二人却都沉默下去,对于燕赵歌直接杀死常震的行为,也难以插嘴。

    仿佛有无声的质问包围淹没他们。

    稳妥,稳妥,稳到最后,你们就稳出这么一个结果来?(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