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622.我入超凡见元始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622.我入超凡见元始



    魏云盛的声音,让魏朗不寒而栗:“姓燕的几人或许不是幽暗宗中人,但他们就是奔着幽暗宗来的一丘之貉,想来也是反贼一路,杨将军会很乐意收下他们(史上最强师兄622章)。”

    魏朗哆嗦着嘴唇:“二叔,他们之前救了我性命,也是因为相信咱们,才来劳风城……”

    魏云盛冷笑道:“我现在也是在救你性命,救我们大家的性命。”

    “姓燕的小子既然如此乐于助人,想来不会吝惜再帮助我们一次,以他们几人性命,可以救得我魏家上下远近千百口人,他功德无量,也该乐意之至。”

    魏朗张大了嘴,惊惶的转头望向自己的父亲。

    魏云昌眉头紧锁,刚想要开口说话,一旁的魏老叔公冷冷说道:“有今日之事,也都是云昌你们父子二人肆意妄为造成的结果。”

    说话间,几个人影出现,魏云昌看了一眼,心中发沉,就见这些人全都是族老,平时不管事,只是潜心修炼。

    这些老怪物,修为个个都不在自己之下,眼前的六叔,更是族中第一强者。

    自己虽然是族长,但这么多族老一同表示反对意见,让魏云昌也感到压力巨大。

    魏老叔公沉声说道:“云昌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云盛已经联系了杨将军,老朽为什么还要被迫出关,就是要先一步亲手擒下这些反贼!”

    “我们主动交人,和让对方上门搜人,又是完全不同的结果。”

    魏老叔公看着魏云昌,放缓了语气:“亡羊补牢,犹未晚矣。”

    魏云昌沉声说道:“大玄王朝倒行逆施,如今整个皇笳海都反他,我默许朗儿和幽暗宗中人同行,固然是站队了,但现在六叔你和二弟,又何尝不是站到大玄王朝一边?而且还是出卖幽暗宗的人。”

    “他日大玄王朝若真的被推翻,我们必然被幽暗宗清算,而且会比其他亲附大玄王朝的势力,更遭幽暗宗中人痛恨。”

    魏云昌有些痛心疾首的说道:“就算不跟幽暗宗一路,何必这样彻底撕破脸皮?赶他们离开此地便是。”

    魏老叔公哼了一声:“你这个族长,真的是当糊涂了,家族当初交由你掌舵,看来确实是错了。”

    “你跟那些庸人一样,只看见大玄王朝如今陷入低谷,开国太祖玄文王陨落,当朝玄穆王无力压服天下,却不想想,太宗玄成王何在?”

    魏云昌一怔:“玄成王不是比玄文王还更早陨落了吗?”

    魏老叔公说道:“玄文王陨落,是可以肯定的事情,但玄成王下落不明,大玄王室讳莫如深,他的生死不过是众人猜测罢了,有谁敢拍着胸口说,玄成王一定死了?”

    魏云昌皱眉:“玄成王修为可不比玄文王,就算他还活着,也未必能君临皇笳海。”

    魏老叔公挥挥手:“玄成王、玄穆王父子皆在,大玄王朝纵使不能胜,也很难败,只要他们不败,别的地方不提,这鸾相洲就还是大玄的天下,我魏家就还在大玄疆土上繁衍生息,如何能得罪他们?”

    他语气转为严厉:“云昌,你已经铸成大错,现在是整个家族在陪你们父子一起承担风险!”

    魏云盛这时在一旁说道:“六叔还请息怒,也不要忙着动手。”

    魏老叔公白眉一耸:“你担心老夫拿不下几个小辈儿?这么年轻的大宗师武者确实少见,但再高能高到哪去?元符大宗师境界?”

    魏云盛言道:“一者,小心无大错,我们毕竟不知道对方底细,也不知道对方在咱们劳风城外,是否有强者暗中埋伏。”

    “二者,我听他们话里意思,是要联系其他幽暗宗武者过来,这种情况下,鸾相将军是想要先把人抓住还是徐徐图之,我们不清楚他的想法,最好不要擅自做主。”

    “情况我已经如实都反映给鸾相将军,还是等大玄的人到了以后,再做定夺吧,我们将人稳在这里便好。”

    魏老叔公闻言,思索一下后,点头说道:“盯仔细了。”

    他转头看了脸色苍白的魏朗一眼:“禁足好好反省吧。”

    魏云昌紧绷着脸皮,陷入沉默。

    …………

    从张千松处又了解一些光明宗目前的情况,燕赵歌表示很满意。

    墨老人的情报,都是百多年的事情了,只能做个大概的参考,张千松这里却是第一手的实时资料,更加有用。

    张千松毕竟伤重,又是忙着联系自家幽暗宗的长辈,又是同燕赵歌交谈,很快再次感到精力不济。

    他重新歇息之后,燕赵歌离开他的房间,站在院落之中,仰头看着上方灿烂霄汉,思索起来。

    张千松方才提供的情报,一条条在燕赵歌脑海中浮现。

    “罗志涛,光明宗宗主,百多年前便是武圣六重,见神后期境界的强者,虽然还未突破至武圣七重,踏足仙桥层次,但恐怕就差最后临门一脚了,说他是皇笳海目前最强的见神武圣之一,恐怖不为过。”

    “有上品圣兵日月金轮镇压山门,不过月轮在多年前受损,不复昔日之威,连累双轮威势一起下跌,但仍然是通天彻地的宝物。”

    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唇:“老话果然没说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幽明圣教覆灭分裂这么多年了,仍然有老家底留下。”

    一边思索间,燕赵歌仰望头顶星汉,吞吐世间灵气,感觉心情舒畅至极。

    这一刻,他仿佛感到眼前的天地,重回大破灭前的时代。

    虚幻的意识中,时光的长河仿佛呈现波澜壮阔的景象。

    燕赵歌感觉自己似乎立足现在,同万古之前的悠悠岁月对视。

    诸多体悟,诸多感想,一起冲刷洗练他的内心。

    道道清气散逸出来,将这片院落笼罩,外界难以看清其中究竟。

    清气之下,藏着一团混沌,无所谓开始,无所谓结束。

    燕赵歌周身穴窍开阖间,一道道符纹从中飞出,凝结成阵,接着络合叠加,共同筑起一座似宝塔似祭坛的符阵天坛。

    天坛之上,无尽光辉,不断变化,仿佛天地时光在倒退,一切重回开天辟地之前,重回鸿蒙开辟之前。

    所有存在,最后化为一片混沌,仿佛弥漫天地遍布十方,却又仿佛凝聚于难以描述的一点。

    混沌变化间,有一道人身影端坐其中,若隐若现,仔细看去,却又似乎全然不存在。

    燕赵歌微微一笑,平和淡然:“今日入超凡,得见半分元始。”(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