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634.不服不行!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634.不服不行!



    景心丹的丹方,幽暗宗得到手的时候,确实是残方(史上最强师兄634章)。

    不过既然动了心思,吴子修自然要做好准备,将丹方进行推演修复。

    对一众徒子徒孙来说比较费事的丹方,对吴子修这个层次的丹道高手而言,就没那么困难了。

    只是景心丹这样的丹方,平时也不会来麻烦吴子修,老人家有更紧要的事情要做。

    这次计划试探燕赵歌,所以,吴子修将丹方赶了出来。

    陈克想起吴子修的吩咐,不动声色对比试双方做出点评。

    诚如燕赵歌所料,原暗殿的那个元符大宗师,推导过程中发生了错漏。

    一处出错,连带着后面又出现第二处、第三处错误。

    而无光殿的那个元灵大宗师,虽然修为稍低,炼丹术上的造诣却更胜一筹,同时稳扎稳打。

    胜负至此已然分明,陈克并不仅仅是做了裁判就完事,而是继续在双方比试结果的基础上,进一步推演还原景心丹丹方。

    他一边推演,一边为在场的幽暗宗弟子讲解。

    聚在丹堂这里的幽暗宗武者,除了看热闹以外,大多也都对炼丹感兴趣,陈克趁此机会,也给他们上一课。

    一众幽暗宗武者,自然也都珍惜难得机会,聚精会神聆听。

    燕赵歌也在一旁笑吟吟的听着。

    凭良心讲,他觉得陈克的水平还不错,推演还原丹方条理清晰,路数正确,虽然显得有些繁琐,但能看出其深厚功底。

    不过听着听着,燕赵歌就感觉有点不对头了。

    陈克在给幽暗宗弟子讲解的同时,其实也在悄悄观察燕赵歌的动静。

    留意到燕赵歌渐渐出现变化的目光,陈克心中微动,脑海中浮现起师父吴子修之前交待的话。

    “为师这丹方中,到最后故意留下了一个错处,且看那燕赵歌能否发现。”

    “他如果指出来了,你就趁机跟他交流,听听他推演这景心丹丹方的完整思路。”

    陈克心中想着,表面仍然若无其事,继续自己的讲解。

    燕赵歌耐心听陈克讲完之后,想了想,采取传音的方式,跟陈克说道:“陈长老,恕我唐突,这景心丹的丹方,似乎还有待斟酌。”

    虽说爱嘚瑟,爱显摆,爱出风头,不过幽暗宗目前待自己还是比较友好的,燕赵歌也就没有当众直接开口质疑陈克的丹方,而是选择传音,只与当事人陈克两个人交流。

    陈克则目光一凝:“他果然发现了!”

    这丹方,陈克自己也琢磨了一下,发现自家师父吴子修的推导,非常完美。

    吴子修虽然故意留下一处错漏,但其实隐藏的很深,他不事先说明,让陈克自己来看,头几遍都发现不了,需要多看几遍才能察觉其中问题。

    甚至,按照陈克的分析,称之为错处都并不准确,说是缺憾可能更合适一些。

    如果直接按照现在的丹方开炉炼丹,不一定炼不成,只是丹药品质会有点儿差罢了。

    但燕赵歌居然立刻就发现了?

    “此人该不会手头就有大破灭前流传的原版景心丹丹方吧?”陈克心中不由想道。

    他心中怀疑,但表面神情很平和,同样传音答道:“哦?这景心丹的丹方,大破灭之后一直失传,本宗也是机缘巧合下得到残缺丹方,燕公子莫非有大破灭前流传的完整丹方吗?”

    燕赵歌微微一笑:“那倒不是,只是方才贵宗门人比试的时候,燕某也尝试着推演了一下。”

    陈克徐徐问道:“不知燕公子有何指教?”

    燕赵歌言道:“方子中,千鳞滴血这样材料的份量,多了半成。”

    “嗯……嗯?”陈克刚要点头,突然感觉不对。

    这跟吴子修告诉自己的那个缺陷,不一样啊!

    “原来是个不懂装懂的。”陈克目光中哂然之色一闪而过,下意识就要开口反驳。

    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停住了,陈克也是精于炼丹的人,仔细思索燕赵歌所言,突然感觉,似乎……好像……或许有道理的样子?

    这让陈克心中一惊。

    燕赵歌却自顾自的说下去:“然后,景清石的份量,少了三分,多加点会更好。”

    “还有,太和心草草芯这东西,似乎已经绝迹了?换成云明花的花芯来做代替,也不是不行,不过我以为用中龙草草芯来代替,效果更强几分。”

    “此外,东橡实整个取用,我觉得不如先晒干,然后打成粉来得效果好。”

    “最后,开炉的时候拉丹,速度更快一点的话,更容易出丹,节省药材。”

    燕赵歌说完之后,诚恳的看向陈克:“倒都是一些小毛病,可能有些吹毛求疵了,不过我见陈长老的推演过程非常精妙,只是可能事出仓促的缘故,有些细节有所疏忽,要是能注意一下,这景心丹的丹方,基本上就完美了。”

    “当然,我是指当前环境条件下能达到的结果。”

    他倒确实是没有多想,相反,燕赵歌真觉得陈克给出的丹方已经挺不错了,只是有些可惜,未能做到最好。

    所以先前给对方露两手的心思渐渐淡了,现在更多是索性帮陈克一把。

    陈克深深看了燕赵歌一眼,燕赵歌后面的话他已经听不清了,脑海里全是方才燕赵歌针对他手头景心丹丹方的改进。

    除了东橡实打粉,是吴子修事先已经提点过他的问题以外,其他几条,都是他们师徒二人之前不曾想到的问题。

    陈克是识货之人,他仔细琢磨之后,就感觉燕赵歌所言,句句为真,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可也正因为如此,让他心中更加震撼。

    陈克勉强定了定神,请教燕赵歌是如何推演丹方的。

    他要最后证明一下,燕赵歌究竟是不是早就有景心丹的原始单方。

    燕赵歌这时仔细打量他一眼后,不在意的点拨几句,陈克一听,彻底没了脾气。

    不服不行。

    看着眼前不到三十岁的燕赵歌,陈克一时间甚至有些失魂落魄。

    告辞之后,他回到静室内,吴子修和聂胜还在焦急等待。

    听了陈克的转述,吴子修呆在当场。

    等老人家回过神来,不禁苦笑连连,聂胜怕他难堪,连忙说道:“此子炼丹造诣确实高超,不过想来吴长老也可以看出他的底细了,我们的目标终究还是达到了。”

    “目标?”吴子修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是看出来了,可是跟没看出来一样,不对,应该是比没看出来还糟。”(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