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722.昆仑山中出雪鹤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722.昆仑山中出雪鹤



    燕赵歌和封云笙说话,没避讳人。

    阿虎在旁边一边听着一边笑呵呵傻乐。

    小爱则是满脸悲愤欲绝的神情:“少爷,你在我心目中的高大辉煌形象完全崩塌了啊!”

    她唉声叹气,一脸生无可恋。

    “姑娘,少爷要有少奶奶了,这可怎么办啊?”

    不过转念一想,燕赵歌和封云笙说话不避讳她,是信任她的意思,小爱心里又稍微好受一些。

    “到底要不要把少爷从甲上降为甲等呢?”她一脸纠结,背过身去,捂着自己的耳朵朝旁边走。

    封云笙看着她的背影,笑着说道:“真实年纪应该比我还要大一点,这是个小姐姐吧?”

    燕赵歌言道:“在幽明帝陵中疗伤,因此沉睡了一些年月。”

    封云笙转头看向大幽明轮:“说到幽明帝陵,这次最大的收获该就是这东西了吧?”

    她方才同燕赵歌一起激发大幽明轮,对这宝贝中深藏的恐怖力量印象深刻。

    前有太阴冠冕,后有凛日神刀。

    封云笙对这种高层次宝物的体味,远比寻常人要敏锐的多。

    燕赵歌也看了大幽明轮一眼,轻轻揉动自己的太阳穴:“是收获还是灾祸,如今还有些不好说呢。”

    他抬头看向群龙殿屋顶:“先前我就在想,将自己的尸身也作为炼制大幽明轮的材料,这样的幽明大帝,应该不是过分看重自己身后事之人。”

    “随着炼制大幽明轮的法仪结束,幽明帝陵也崩塌,更验证了我之前的猜想。”

    “幽明帝陵存在的意义,并非幽明大帝为自己营造的埋骨之地,而是为了炼制大幽明轮,可是……”

    燕赵歌长出一口气:“大幽明轮中最后寄托的幽明大帝的虚影,似乎隐隐排斥光明宗的人。”

    封云笙沉吟着说道:“那句‘各自散去’的留言,同幽明大帝昔年遗言相同,由此可见,恐怕不仅仅是光明宗,换了幽暗宗的人,多半也会被大幽明轮排斥。”

    燕赵歌点点头:“幽明大帝的陨落,和幽明圣教的没落,不大不小一直是个谜。”

    封云笙问道:“你的意思是,幽明帝陵,或者说大幽明轮中,有答案?”

    燕赵歌没说话。

    尹天下和当年幽明圣教远征异域,很可能并非大家所知那么简单。

    他们或许怀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目标,但最后却因此出事。

    幽明圣教失败了,只得尹天下一人返回,但也处于弥留之际。

    在燕赵歌看来,似尹天下这般雄飞人物,不会那么容易心灰意冷。

    那么,他之所以一言不发,只叫众人各自散去,就只有一个原因。

    对手势大,尹天下不想牵连教中其他中低层弟子,但作为称雄一个时代的豪杰人物,尹天下心中肯定不甘。

    他要给自己和同门一个交代,也为后人留下真相。

    阿虎挠了挠头:“公子,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

    燕赵歌呵呵笑道:“我也希望是这样。”

    稍微顿了顿后,燕赵歌说道:“幽明大帝最后遗留的光影已经消散,大幽明轮现在不会再排斥光明宗的人了。”

    “可惜,刚才的局面,若是咱们不收走大幽明轮,怕是难以从光明宗的攻势下脱身。”

    “如果大幽明轮落入光明宗之手,短时间内他们实力增长太多,咱们无法在皇笳海继续立足是小事情,八极大世界那里却彻底无法抵挡了。”

    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唇:“若非如此,我甚至考虑过要不要把大幽明轮索性给光明宗……”

    阿虎大吃一惊:“公子?”

    燕赵歌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虚空中幽幽悬浮的大幽明轮,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异之处,也没有丝毫力量气息流露,就仿佛一个普通的黑铁轮。

    但燕赵歌看着这件至宝,目光愈发幽深。

    三皇五帝,十方至尊,是目前界上界的主宰。

    彼此之间,未尝没有矛盾或者意见不合之处,但在大面上,少有争端,颇有同气连枝之意。

    尤其是界上界也并非没有外敌,九幽,威胁着每一个世界。

    可是昔年尹天下陨落,幽明圣教败落,界上界的其他大人物,却表现出一种讳莫如深的态度。

    这其中有太多事情值得说道了,燕赵歌都有些怀疑就是其中某人,或者某几人的手笔。

    这种情况下,当真有几分离真相越近,死得越快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那道幽明大帝的虚影,反而排斥同门后人的原因?

    封云笙、阿虎看着虚空中的大幽明轮,一时间也陷入沉思中。

    燕赵歌拍了拍手掌,笑道:“不要那么紧张,真要说起来的话,咱们多少比光明宗和幽暗宗要安全。”

    稍微顿了一下后,燕赵歌补充说道:“当然,这其中有很多门道,需要仔细拿捏把握。”

    “所谓危机,从来都是危险和机遇并存,问题在于,如何把握机会,规避危险。”

    “当年的事情,肯定还是有知情人的。”

    燕赵歌说着,神情略微有几分古怪:“嗯,比方说……我的娘亲。”

    若非如此的话,雪初晴不可能给幽明大帝帮一把手。

    即便是奉命而为,多少也会了解一些情况。

    退一万步讲,指点雪初晴进入幽明帝陵,办这件事的人,肯定知情。

    燕赵歌笑呵呵的冲小爱招招手:“小爱,有关我娘亲的事情,你还知道些什么,都跟我说说。”

    “比方说,你之前提到过的和幽明大帝有交情,我娘亲的那位师祖,你可知道他是何方神圣?”

    小爱眨巴眨巴眼:“少爷,婢子是个守本分的人,不打听姑娘的事情……”

    燕赵歌咧咧嘴:“挺好,继续保持。”

    “就捡你知道的说说好了,不至于还要跟我保密吧?”

    小爱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果然都是些日常小事。

    不过,其中一件事,倒是引起了燕赵歌的注意:“你方才说,娘亲是从昆仑山出来的?”

    小爱答道:“是不是来自那里,婢子不知道,但肯定是到过昆仑山的,有次姑娘在北方玄天境观雪景,曾经提过一句,此地比昆仑山上雪景更苍凉。”

    燕赵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这个昆仑山,并非大破灭前的昆仑山,而是大破灭后界上界重建的新昆仑,位于界上界核心地带中央钧天境范围内。(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