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747.一个死了老婆即将暴走的仙桥武圣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747.一个死了老婆即将暴走的仙桥武圣



    东南至尊允许康平等人继续留在皇笳海。

    换言之,就是东南至尊默许了康平等人设立承天效法阵的事情。

    这其中是否有更高层次的沟通交流,乃至于利益交换,燕赵歌不得而知。

    他只需要知道,大玄王朝仍然可以在皇笳海站稳脚跟便足够了。

    大玄王朝的整体实力和高手数量,毋庸置疑是皇笳海第一,外部压力一去,他们没了顾忌,仍可在皇笳海称王称霸。

    反倒是反玄联军一方,一场幽明帝陵之旅,光明宗、幽暗宗实力双双大损,接下来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不过,听了林汉华的话,燕赵歌心中压力不大。

    对方特意提前私下知会他一声,就说明东南至尊一方,仍然是关照自己的。

    东南至尊默许了康平等人设立承天效法阵的事情,没有追究,先前揭穿这一点的燕赵歌,处境就显得有些尴尬。

    没能将大玄王朝赶出皇笳海,那么重新站稳脚脚跟的大玄王朝,自然要返回来清算报复了。

    相较于北海剑阁、光明宗、幽暗宗、铜人岛等反玄势力而言,他们肯定更痛恨燕赵歌。

    毕竟当初大战,大玄王朝占尽上风。

    结果却险些被燕赵歌弄翻船,他们当然会记恨。

    天壁之伤内,康夫人母子出手意图暗算燕赵歌,便是因此而来。

    当时金庭山还没有消息回来,对方都敢铤而走险,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这种明摆着的事情,燕赵歌能预见,林汉华、陈智良等人同样能想到。

    “师尊倒是没有忘记远在皇笳海,这个可能被人找后账报复的小家伙。”林汉华看着燕赵歌:“也是,或许因为某些原因默许了承天效法阵的事情,但知道情况之后权衡决策,和被人蒙在鼓里,是完全不同的。”

    何况,擒下南方至尊弟子王慧,也有燕赵歌的功劳。

    他开口说道:“燕小友是要继续留在皇笳海,还是去别处走走?”

    燕赵歌微笑答道:“可能要叨扰剑王一段时日。”

    林汉华颔首:“没问题。”

    皇笳海的局面,接下来将有大变,燕赵歌需要时刻把握最新情况,仔细筹谋。

    毕竟,光明宗的势力范围内,有一条降临八极大世界的天壁之伤。

    东南至尊没有过河拆桥,燕赵歌在皇笳海的处境便安全许多,尤其武圣八重,仙桥中期境界的林汉华亲自在这里坐镇。

    只不过,今天的私下谈话,林汉华在表明立场的同时,其实也在暗示燕赵歌接下来不要继续刺激大玄王朝。

    燕赵歌心中正思索间,就见有下人进来传信。

    对方以传音方式告知林汉华,燕赵歌不知具体内容。

    不过林汉华听后,微微沉吟片刻,便当着燕赵歌的面说道:“请他进来吧。”

    下人依吩咐离开,接着,一个身影入得门来。

    赫然正是康平。

    康平见到燕赵歌,目光微微一凝。

    林汉华说道:“不知康先生何故到访?”

    燕赵歌静静站在一边,林汉华见康平,却不避讳自己,更留自己在一旁,其实便是在向康平和大玄王朝表明立场,回护他燕赵歌。

    康平很快明白林汉华的意思,短暂的沉默过后,他徐徐说道:“拙荆身陨,康某为人夫,不可能淡然视之。”

    拙荆……

    康夫人到底还是陨落了。

    燕赵歌心绪平静,并不如何意外。

    先前离开天壁之伤时,看见那道明显不正常的岁月流光剑剑光,燕赵歌就大致有了猜测。

    当然血色漩涡崩灭,罗志涛等人先一步逃出,康夫人还能杀出一条生路,着实让燕赵歌刮目相看。

    不过现在看来,终究勉强。

    林汉华眉头微微一皱,又很快舒展开来。

    康平面无表情,一直没说话的燕赵歌这时开口问道:“令郎不知如何了?”

    “他们,都没事。”康平静静说道,目光直视燕赵歌。

    仙桥层次强者的恐怖压力,顿时如同滔天海啸一般向燕赵歌扑来,几乎令人窒息。

    凌冽剑意彰显,瞬间将惊涛骇浪破开,消弭于无形。

    林汉华不知何时,已经立在燕赵歌身前,淡淡说道:“康先生,节哀。”

    康平一身气息不再展开,但毫不畏惧同林汉华对视。

    “我夫人亡故。”康平一字一顿说道:“有人,必须要填命!”

    “光明宗,罗志涛,是直接的凶手。”

    “北海剑阁,顾鸿,在天壁之伤外同贺师叔一直纠缠,使得贺师叔难以早一步进入救援。”

    “还有……”康平指了指林汉华身后:“还有你身后的这个小子,燕赵歌!寻根溯源,是他一手造成当时的局面!”

    燕赵歌从林汉华身后走出,平静说道:“按照我对当时情况的了解,落后光明宗罗志涛一步,尊夫人母子三人应该是必死的局面。”

    “母爱,确实是一种伟大的存在,虽然是敌人,但燕某对尊夫人也颇为赞赏,她创造了一个奇迹。”

    “但是,尊夫人和令郎意欲取燕某性命,天壁之伤内,要是没点手段,死的就是我了,燕某可没有引颈就戮,束手待毙的兴趣。”

    燕赵歌言道:“杀人者,人恒杀之,这句话对每个人都适用。”

    康平徐徐说道:“对你,也适用。”

    “这个自然,对谁都适用。”燕赵歌一笑,身体紧绷,心头灵台保持清明冷静,诸般念头飞速运转,全神戒备。

    自己面前,是一个死了老婆,即将暴走的仙桥武圣。

    是一个更胜顾鸿、贺东成、顾章等人,在武圣七重境界中都是佼佼者的高手。

    随身很可能还带着上品圣兵云转天光剑。

    对方这一下盛怒出手,怕是当真有天崩地裂之威。

    林汉华、陈智良等人虽然维护自己,但自己毕竟不是金庭山门人,康平现在要为其夫人报仇,这是真正的死仇。

    比燕赵歌当初得到承天礼香、地海肺晶等物时杀死其同门廖征,还要深厚的仇怨,近乎不死不休。

    这种情况下,林汉华等人不出手,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

    不过燕赵歌并不后悔。

    如前所言,他从来不是束手待毙的人。

    你有个厉害的丈夫,你有个厉害爹,你要杀我,我就抻直脖子让你杀?

    做梦呢!

    此刻面临恐怖的康平,同样如此。

    燕赵歌全身真元运转,脑海中谋算各种迎战方式增加自己的机会,心情则很平静,很早他就知道,人活世上,很多时候,干的过要干,干不过,也照干不误。(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