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793.源自天庭神宫的灵丹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793.源自天庭神宫的灵丹



    (ps:加更1/8,感谢“六道苏苏”盟的加更第一章,恭喜苏苏喜得贵子。)

    “小婉和我一样,是孤女。”封云笙答道:“所以她和她师父感情尤为深厚,情同母女。”

    燕赵歌问道:“那你听她提过她生父生母吗?”

    封云笙摇头:“就小婉自己说,她对亲生父母没有印象,自有记忆以来,便是孤儿,也没有其他亲人。”

    她看向燕赵歌:“你的意思,莫非是指?”

    燕赵歌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目前似乎只有孟婉本就来自界上界这个解释,才能说得通。”

    张焯,是八极大世界史上第一个飞升界上界的人。

    孟婉、唐永昊、燕赵歌、封云笙等人,是第一批修为不到见神武圣层次,而通过特殊方法,经由天壁之伤前往界上界的人。

    但八极大世界去界上界困难,界上界却早有人下来过,而且不是一个两个。

    留下太阳印和太阴冠冕的强大存在且不说,近的就至少有一位画圣墨老人。

    孟婉按理来说,此前应该是没有见过庄朝晖的。

    海底地宫碰面之前,庄朝晖也应该不知道她的存在。

    通过庄朝辉言语间流露的意思,他和他相关的人,应该没有去过八极大世界,也不知道有这么一方下界。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庄朝辉认识同孟婉有关的人,或者南方至尊认识同孟婉有关的人。

    有人去了八极大世界,生育孟婉。

    或者这样的人带着孟婉去了八极大世界,然后将孟婉留下了。

    只是这人现在何方,却不知晓了,多半没有在八极大世界停留,已经返回界上界,又或者已经过世。

    燕赵歌言道:“还有一种可能,但这个可能性比较低。”

    “那就是孟婉本人身上,还藏有秘密,比方说像唐永昊一样得到某种特殊宝贝,或者她是某种特殊的修练体质等等,我们不知道,而庄朝辉看出来了,于是掳走孟婉,纯粹是为了牟利,而没有后续意图。”

    封云笙想了想:“这个可能性确实比较低。”

    燕赵歌摊了摊手,说道:“所以还是前一种可能性更高,原因出在孟婉的身世上。”

    “说不定你的这个小姐妹出身其实非常尊贵,先前流落八极大世界,是公主落难呢。”

    封云笙苦笑:“那也未免太离奇了。”

    燕赵歌轻声笑道:“她跟你情同姐妹,出于希望她平安无事的角度考虑,她出身最好尊贵一些,这样一来,不管庄朝晖想卖人情给某个大人物,又或者奇货可居,意图不轨,至少孟婉本人不会遭罪,只要她在庄朝晖眼里还有价值。”

    “不过,出于咱们广乘山的利益考虑,孟婉要是真的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话,会不会借势帮助大日圣宗卷土重来,可就很难讲了。”

    燕赵歌竖起两根手指:“习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对于流落在外,失而复得重新归家的子女,一般是两种态度。”

    “要么因为太过陌生,没有感情而不看重,要么因为抱憾而加倍补偿,要什么给什么。”

    封云笙盯着燕赵歌看了半晌,哭笑不得:“我一向觉得自己嘴碎,可你比我还能说啊,被你说得我现在都快不担心小婉了,反而担心咱们广乘山了。”

    燕赵歌笑嘻嘻的说道:“我和广乘山都需要担心,你个人不需要,这条大腿你早已经抱好了。”

    封云笙摇摇头:“与我一战,小婉尽了全力无愧于心,有我在广乘山一日,小婉多半不会再对本门不利,她更可能像唐永昊唐师兄一样,想办法为大日圣宗重开基业便罢。”

    “小婉现在最牵挂的应该还是她师父。”

    封云笙叹息一声:“她那两条小细腿,会不会变成大粗腿给我抱,我不在意,我只希望她这一去平安无事。”

    燕赵歌说道:“我接下来要往东南至尊的洞府道场金庭山走一遭,说不定能得到更多线索,知道庄朝晖为什么掳人,大概就心里有数,能确定孟婉的安危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次可以出去走走,到各地方看看,孟婉如果真的是界上界出身,可能并不仅仅只得一个庄朝晖认得她。”

    光明宗和大玄王朝的威胁,仍然存在。

    但已经不再迫在眉睫。

    燕赵歌也不需要继续在皇笳海经营,至少,不是片刻离不开皇笳海的程度。

    否则,大玄王朝和光明宗,始终如同悬在八极大世界和广乘山上方的利剑,随时带来灭顶之灾。

    这种情况下,哪有闲心思去管其他事情?

    现在,他有功夫到界上界各地方去转转了。

    母亲雪初晴的下落一直成谜,现在总算有机会去尝试寻找一下。

    到各地方走走,关于孟婉的事情,也可以顺便打听到。

    或者,在林汉华和穆军那里,说不定就有收获?

    刚才在景清洲那里人多眼杂,稍后倒是不妨问一问。

    燕赵歌一边安慰封云笙,一边驾驭群龙殿,穿越长空,向灵贤洲赶去,同燕狄汇合。

    走在路上,倒有另一件事情让燕赵歌哭笑不得。

    吞噬了饕餮心血和妖心的盼盼,身形变得极为巨大,一身妖气更是难以自制,显得狂暴而又焦躁。

    盼盼身为纯血山貔,根底是极好的,但无奈它原先的修为实力,相较那头饕餮,差了太多。

    以至于现在有些消化不了那妖心。

    说起来,山貔的天赋本能,吞噬能力也很强大,虽然不如饕餮那般闻名遐迩,但同样是一张大嘴吃天下的货。

    也幸亏如此,换个其他种族的灵兽,现在恐怕都爆体而亡了。

    “不过,如果能过去这关,你怕是会立刻脱胎换骨呢。”燕赵歌拍了拍盼盼的皮毛,然后在它四只脚爪的掌心,胸腹,后背和头顶,连续画下七道符印。

    这些符印都得自生生造化天书的奥妙。

    对于生生造化天书,燕赵歌现在还没有系统的修练,不过有无极天书的底子,他也算略通几分皮毛。

    到了七道符印相助,盼盼顿时舒服许多。

    燕赵歌检查自己这次海底地宫之行的收获:“我看看,齐炜那厮的行囊里东西比较多,有没有什么合用的,帮你缓解一下。”

    虽然只是武圣五重境界,但作为阵法大师,齐炜随身携带大量布阵宝物,相当丰厚。

    “嗯?!”燕赵歌刚开始看的很开心,但动作突然顿住了。

    他瞳孔轻微收缩,从行囊中取出一个小盒,打开后,紧紧盯着里面一枚丹药。

    “……弥罗金丹,这是大破灭前天庭神宫才有的灵丹,这齐炜居然有一枚?”(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