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804.你们可真会玩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804.你们可真会玩



    三个青年男子,其中两人,做白衣蓝袍的打扮,另外一人则穿着一袭黑衣。

    燕赵歌等人见状,都撇了撇嘴:“这厮,假冒都不肯多花点功夫。”

    身穿白衣,外罩蓝袍,袍服边缘辊黑边,年轻张扬,相貌俊朗,身携至宝太阳印。

    这基本上就是燕赵歌在外流传最广的形象,有出入差别,也大多是在这个基础上扩展。

    眼前三人,模样倒是都称得上俊朗。

    “乙,乙上,甲……”小爱正在兴致勃勃的按自己的标准给打分,忽然愣了一下。

    她瞪大眼睛盯着光影图像看了半天,然后霍然转头看向身旁的燕赵歌,动作太猛差点扭伤自己的脖颈。

    封云笙和阿虎也都面现惊愕之色。

    燕赵歌眯缝起眼睛:“有趣。”

    光影中,三个冒充燕赵歌的人,其中两个也就罢了,有一人乍看上去,简直就是燕赵歌本人坐在那里。

    以至于封云笙、阿虎和小爱第一眼看见,都吃了一惊。

    他们仔细分辨,就见对方外貌长相,同燕赵歌本人简直一模一样。

    因为坐着,所以体态不好比较,但粗粗看去,也几乎同燕赵歌相同。

    两人就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只有细心观察,才能发现,其人说话表情神态,以及一些细微动作习惯,与燕赵歌不同。

    但这个假货,几乎到了能以假乱真的程度。

    需要封云笙他们这样,经常接触燕赵歌,与燕赵歌非常熟悉的人才能看出破绽。

    这厮现在去皇笳海,跟顾鸿、公孙武、周浩生等人面前走一趟,顾鸿等人如果只看外貌,不仔细感知其真元气息波动的话,怕都会给瞒过。

    而在落日群岛这个对燕赵歌完全陌生的地方,就算有光影图像作对比,也看不出破绽。

    燕赵歌看着这个人,呵呵笑起来:“可以的,这才叫准备充分,干一行爱一行,富有专业精神。”

    这一刻,燕赵歌真的有些感兴趣了。

    因此他没有让北冥分身直接破门而入,而是继续待在谢家大宅外,笑看这一出大戏。

    此刻的谢家大宅中,主位上的家主谢亮,目光扫过四周,沉声说道:“日曜少尊法驾光临,我谢家本该蓬荜生辉,只是现在这情形未免有些不清不楚,不知三位可有法子教我?”

    他左手边,是一个身材高瘦的青年,身着一袭白衣,外罩蓝袍。

    这青年淡淡开口说道:“燕某没什么可教谢家主的,谢家主有任何问题,都可赴金庭山一行,自然会有答案。”

    他手里把玩一枚玉佩,在指尖闪动莹润光泽。

    看见那枚玉佩,谢亮一对雪白长眉,稍微抖动一下。

    这人是第一个抵达,并自称燕赵歌的人。

    谢亮不认得他,但认得他手里那枚玉佩,正是金庭山所出。

    燕赵歌同金庭山关系亲密,已经广为人知,谢亮虽然无法彻底确定此人真假,但不管怎么说,对方手上有金庭山的宝物,又是武圣二重,合相中期境界的强者,总之是不好怠慢的。

    外貌特征和修为境界与传闻中的燕赵歌相仿,谢亮便也先招待人住下。

    酒楼雅间中,阿虎说道:“公子,他那玉佩像是真的,俺见过不止一个金庭山弟子佩戴。”

    燕赵歌点点头:“应该是。”

    阿虎好奇的问道:“那他直接冒充金庭山中人不就行了?”

    “那玉佩是金庭山弟子身份象征之一,有特殊的验证法门,需要金庭山嫡传武学修练所成的真元或罡气注入其中,玉佩会有特殊变化。”燕赵歌说道。

    这人多半是无意中得到了玉佩,但是却无法以之冒充金庭山门人。

    但冒充燕赵歌就无妨了,虽有传言燕赵歌是东南至尊弟子,但也只是传言,不会金庭山嫡传武学,也解释的通。

    燕赵歌同金庭山上下关系不错,得到这样一枚玉佩,如同信物一般,在东南至尊关照下行走游历,同样符合常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谢亮才姑且信了。

    谁知很快,便有一个黑衣人上门,居然也自称燕赵歌。

    那黑衣青年此刻就坐在谢亮右边,同那手持玉佩的高瘦青年面对面坐着。

    黑衣青年不屑的一笑:“凭一件物事来证明身份,白白笑掉人的大牙。”

    他对面的高瘦青年淡淡说道:“太阳印乃重宝,岂可轻示于人?燕某的太阳印出手,那就是要取人性命的,你若是质疑这一点的话,你可能拿出太阳印给大家看看?”

    黑衣青年嘿然道:“假货就是假货,只会虚张声势,你有太阳印?我就坐在这里,你的太阳印冲我脑门来一下?”

    那高瘦青年转头看了谢亮一眼:“主人家在此,燕某却不好无礼。”

    黑衣青年长身而起,仰天大笑:“无礼?”

    他斜睨着谢亮等人,尽显狂傲之态:“放任这两个假货,在我面前做跳梁小丑状,你这主人家就已经是最大的无礼。”

    “我燕赵歌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何曾需要向谁来证明自己的身份?简直可笑,我留在这里,只是要看看这些假货有何能带,敢来冒充我。”

    黑衣青年手指点了点谢亮身旁一个老者:“给鲸息派一个面子,否则就冲你将我和这两个假货相提并论,更质疑我,我就直接拆了你谢家,你莫非以为我做不到?”

    谢亮身旁的老者正是鲸息派长老,闻言微微皱眉。

    “日曜少尊纵横皇笳海,我谢家自然惹不起。”谢亮闻言也不动怒:“阁下若要拂袖离去,老朽惶恐,不敢有任何怨言。”

    那黑衣青年嘿嘿冷笑:“你不必笑里藏刀,我晓得你是觉得我心虚,恼羞成怒,在虚张声势是吧?”

    他指着对面高瘦青年笑道:“太阳印是我的宝贝不假,但从什么时候起,我取人性命,非要依靠太阳印了?你说我是假的,你是真的,那咱们两个较量一下好了。”

    周围众人本来觉着,有金庭山作证的一方,总该是真的,否则不仅仅得罪燕赵歌,连金庭山也一并得罪了。

    但现在见那黑衣青年如此霸道自信,大家心里又一起打鼓。

    燕赵歌声名在外,天资卓绝,实力凶悍,同境界下几无敌手,也为人所熟知。

    关于他的真假对决,某种程度上,或者真可以说是谁更强,谁更可能为真。

    酒楼雅间里,燕赵歌嘬了下牙花子:“你们可真会玩。”(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