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811.绝仙剑与陷仙剑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811.绝仙剑与陷仙剑



    (ps:加更7/8,今日第三更,稍晚还有更新!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谢谢大家!)

    孙仲达一身修为,都被北冥分身出手压制。

    此刻寒髓针之法引动体内真元全部转阴,并散入四肢百骸,无孔不入,难以抵挡。

    他额头处的阳光符印再次要亮起,但是却被燕赵歌的太阳印压制,顿时半点动静都没有了。

    孙仲达此刻的感觉,就仿佛难以计数的尖针,一起刺入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

    每一个毛孔都有针扎,甚至都不足以形容针刺的密集程度。

    孙仲达只感觉全身上下没有一处针眼大小的地方,不承受那入骨的痛苦。

    这种针刺的痛苦,不会因为他身上某些地方分外脆弱而有削减。

    相反,原本越是脆弱的地方,痛感便越发强烈。

    例如眼睛,例如口腔,例如会阴……

    所幸,燕赵歌这一针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孙仲达哆哆嗦嗦,好半天才缓过劲来,燕赵歌看着他,一脸遗憾的神情:“哎,看来阁下不愿意同燕某有点渊源啊,这可真没办法,这种事情总是不好强求的。”

    如果能胜过燕赵歌的话,孙仲达发誓他一定要好好教训眼前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无耻之徒。

    但北冥分身的手掌按下来,镇压得他根本无法动弹。

    孙仲达苦笑一声:“确实有同门跟我在找同一处秘宝,但我们不是一路,他们在域外空间寻找,我则从界上界这边找起,东西在他们手上,我是真拿不出来。”

    他看向燕赵歌说道:“联系他们的方法,我有,但这个却是真不能告知阁下了,我宁肯死在阁下的寒髓针之下。”

    有了上清传人之间的独门联络秘法,便有可能传递假信息误导对方,甚至布置陷阱伏杀。

    尤其是燕赵歌如果泄露给界上界一些大人物,后果更是孙仲达无法预料的。

    他倒是可以提供错误的联络方法,反而借此通知同门自己的遭遇,让对方警惕。

    但经过方才的事情,孙仲达感觉,燕赵歌恐怕不会上当。

    既然如此,不如索性宁死不屈。

    不过,话说回来,死,他不怕,但寒髓针之刑,他真没信心自己能忍到底……

    能坚持多长时间,都是很难讲的事情。

    持续时间越长,寒髓针带来的痛苦就越强烈。

    燕赵歌淡淡说道:“我说过,你师门的事情,我不关心,但反过来,我关心的事情,你必须给我说清楚。”

    他突然呵呵一笑:“在域外空间寻找啊,那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干的事情,这么看来,是修练陷仙剑经的人呢。”

    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

    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这歌谣,简单概括描述了诛仙四剑的特点。

    相较于斩杀虚实变化,世间有形无形千变万化,自有千变万化破之并送其入灭的绝仙剑,陷仙剑则是斩杀时间与空间的终焉之剑。

    如果说绝仙剑毁灭万物,那么陷仙剑就是斩断时空。

    修练到巅峰,一剑诛灭时空,截断时光长河,碎灭亿万虚空界面。

    所以当初在海底地宫里,燕赵歌虽然轻松胜过康茂生、康锦源兄弟二人出自宙光天书的岁月流光剑,也感慨自己修练的不是陷仙剑,否则会更简单。

    某种角度上来说,陷仙剑的道理意境,正好克制虚空天书和宙光天书,彼此相生相克,互为始终,在道理上有共通之处。

    陷仙剑经修练到一定高度,和虚空天书一样,都能让武者在无尽虚空中,相对自如的行动。

    同时拥有陷仙剑和绝仙剑,孙仲达的师承看来还真是正统到不能再正统的上清嫡传。

    孙仲达这时的表情,则异常精彩。

    他定定的看了燕赵歌半天后,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上清传人久不在界上界和诸多下界现世,早绝大多数人的认知中,早已经是埋在历史尘埃里的传说。

    如今在界上界,除了最顶尖的大人物们,有几人能对上清传承有足够了解?

    虽说你燕赵歌可能和日曜太阳上尊有关,但你对诛仙四剑的特点这么清楚,你敢说你和上清传承一点关系都没有?

    孙仲达现在的预感很不好。

    燕赵歌在他面前如此不加掩饰,那岂不是说已经拿定主意,要干掉他了?

    “放轻松,虽然你假冒我,让我有点不爽,但看在你比那两个假货专业太多的份上,我还是蛮欣赏你的,你老实配合,我不会取你性命。”燕赵歌一看孙仲达表情,就知道他大概在想什么。

    燕赵歌莞尔:“说说你要找的秘宝,和玉阳山脉孤心峰到底有何联系吧。”

    “虽然不会放了你,但你不耍滑头,我不会杀你,待事情了结后,你未尝没有重获自由的机会。”

    “至于你要是耍滑头的话,那我自然有诸般手法炮制你,寒髓针不过第一关而已,后面还有很多新花样。”

    燕赵歌笑眯眯的看着孙仲达:“不知道你乐不乐意给我帮把手,咱们每样都试验一遍?”

    孙仲达没了脾气:“除了信你,我也没别的选择,别问我师门有关的事情,其他的事,我言无不尽。”

    “玉阳山脉我还没有去,但按照我得到的线索,那里应该有某处秘密洞府,内部有虚空通道,通往域外一处空间,昔年天庭神宫丹殿供奉的丹道至宝,玄霄紫金炉,或者与玄霄紫金炉有关的东西,可能在那里。”

    “此外,还可能有一些零散的仙丹灵药。”

    “先前翡翠珠链的主人在玉阳山脉找到的灵丹,应该便是出自玄霄紫金炉大破灭前所炼。”

    孙仲达说道:“大破灭前的丹药能保存到现在这个时候,药效仍然不失,绝非等闲。”

    燕赵歌一边听,一边徐徐颔首,思索片刻后笑道:“如此,委屈你跟燕某同行一段时日了。”

    北冥分身掌下一用力,孙仲达的身形消失不见。

    那头瑁良也一并被关回群龙殿中。

    小爱这时在一旁说道:“少爷,那翡翠珠链你已经还给谢家了,那东西到底同秘宝有没有关系啊?”

    燕赵歌笑道:“东西是还了,但该有的咱们也都有。”

    北冥分身脸上同样露出笑容,一只眼瞳里射出光华,映照在半空中,化作诸多图谱。(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