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945 捷足未必先登,能者方可居之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945 捷足未必先登,能者方可居之



    燕赵歌看了那些三足山的人一眼之后,便即转身,重新回到宗元观的正门前。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不知是哪位前辈遗府,燕赵歌得罪了。”

    燕赵歌推门而入,走进观中,只见一株古树,虽不巨大,但是形态苍老,枝叶早已稀疏。

    虽然还带着几分绿意,但树干怕是早已中空。

    “祖桑树。”燕赵歌徐徐点头。

    此乃异种灵树,叶有清香,武者坐在树下修练,便于存神养气。

    燕赵歌曾听穆军提过,如今的界上界,仍有此树繁衍栽培。

    不过,眼前这一株祖桑树,燕赵歌大致判断了下,树龄怕是已经超过万年。

    这洞府的时间流速,相交界上界而言,要慢出不少。

    如此算来,这一株祖桑树,生于大破灭前的可能更大。

    那么这宗元观洞府,想来也是大破灭前便已经存在。

    就是不知道其主人,是因大破灭而亡,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燕赵歌和阿虎、盼盼进了道观正殿,却未见三清祖师的神龛造像,而是空空如也。

    随着他们进入,眼前的大殿空间,立即生出变化。

    殿内突然掀起漫天黄沙,遮蔽天地。

    此间赫然自成一界,能演化万物景象。

    原主人早已不在,更时隔多年,但仍然能生出诸般妙象,令人叹为观止。

    黄颜色的沙尘暴,凶狠之处,丝毫不逊色于先前荒海里的黑魔煞。

    那一粒粒砂砾,璀璨如晶石。

    但随便一粒,便足以洞穿武圣强者千锤百炼的肉身。

    沙暴袭来,能将人打成筛子。

    其中恐怖之处,以燕赵歌的实力,若是不加以抵御,直挺挺以身体硬挡,也未必好过。

    “公子,此地原主人,生前修为境界,怕是极高,也不知道是何来路?”阿虎龇牙咧嘴。

    燕赵歌亮出吞天噬地匣,一拍剑匣,匣口打开,闪动黑光的青铜古剑从中升起。

    邪剑饕餮入手,燕赵歌剑诀一引,凶戾黑光顿时化作黑洞,吞噬眼前黄沙。

    黄沙漫天来自四面八方,夹杂强劲罡风,斩破虚空,抵御黑洞的吸力。

    虽然有部分风沙被黑洞吞噬,但也有许多越过黑色剑光阻隔,仍然攻向燕赵歌一行人。

    燕赵歌面不改色,头顶有万丈金光冉冉升起。

    太阳印现,悬于高空,道道金光垂落下来,将剩余的风沙阻隔。

    燕赵歌手中邪剑饕餮挥洒,凶恶的黑色剑光反守为攻。

    碎灭万物的绝仙剑剑意,变化之后融入其中,使得邪剑饕餮的锋芒更加凶狠,斩破风沙,开出道路。

    燕赵歌重新迈步前行,同时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这洞府先前的主人,最少是一位已经推开仙门的强者,具体实力境界则不好说。”

    若非如此,不可能这么多年过去,时光流逝侵蚀之下,此地护法禁制还能有这么强的作用。

    阿虎顿时目放精光:“公子,那这里会不会像幽明帝陵一样,有仙兵呀?”

    燕赵歌一边开路前进,一边随口答道:“可能性不大,原主人并没有死在这里,而是离开之后始终不见回来,便是陨落,也是陨落在外。”

    “正常来说,要紧的随身宝贝,多是随身携带。”

    似黑祖炼制邪剑饕餮的情况,实属偶然,非常少见。

    阿虎挠了挠头:“那公子,你想来这里寻太清嫡传绝学,岂不是希望也不大?”

    燕赵歌言道:“那却不然,看庭院外面的模样,此地不止一人生活,原主人该有门人弟子要教授,能寻到他们的住处,便可能有收获。”

    “那倒是。”阿虎点点头,看向眼前渐渐被燕赵歌清楚的黄沙,不禁咧嘴:“公子,你打开了通路,待会儿三足山的人进来,倒是方便许多。”

    燕赵歌不在意的说道:“无所谓,让他们来,捷足未必先登,能者方可居之,如果要做过一场,各凭本事就好,不是我对手,因我而得方便又如何?”

    正说着,眼前风沙突然散去。

    但却有诡异大河,出现在面前,河水奔腾呼啸间,迎面朝燕赵歌冲来!

    燕赵歌脚步不停,仍然以太阳印的光辉护身,然后邪剑饕餮寓守于攻,剑光到处,吞噬那河水。

    不过,眼前河水显然非比寻常。

    燕赵歌竟然感觉手中邪剑饕餮,沉重了几分。

    而且,越来越重!

    “沉河之水?”燕赵歌恍然。

    传说大破灭前有河,名为沉河,顾名思义,河水极重,虽只一滴,便抵万钧之重。

    土地承载不了,只在地下流淌崩腾。

    大破灭前古语有云:“天有银河,地有沉河。”

    说的便是这沉河之水。

    宗元观原主人,显然是凭自身大神通,从沉河中截取了一小段水脉,移到了洞府这里。

    “虽然难不住我,不过倒需要费些手脚。”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唇,手中邪剑饕餮剑光收敛,渐渐凝结于一点。

    那一点变得前所未有沉重,比沉河之水还要更加沉重!

    黑色剑尖上,一丝白芒吞吐。

    凶恶剑意这一次以力破力,结合绝仙剑剑意,强行斩破阻拦在燕赵歌面前的河水,让他得以继续前进。

    不过,如此一来,燕赵歌前行的速度就慢了不少。

    等他斩破眼前大河后,眼前景象再变,却生出道道金色火焰。

    这些金色火焰,看上去分外安静,没有丝毫暴虐躁动的感觉,反而像是一朵朵金莲盛开。

    “妙火金莲。”燕赵歌微微扬眉,脚步不停,继续前进。

    刚一靠近,原本看似安静的金莲,轰然炸裂,化作无边金色火焰,要将燕赵歌吞没。

    燕赵歌一拳向前遥遥击出,头顶太阳印不再发挥护身之效,而是以强破强,正面轰击迎战那金色火焰。

    金火炸裂,伤不得太阳印,大多被太阳印击破,但还有余火未尽,仍然向燕赵歌袭来。

    燕赵歌这时邪剑饕餮转而采取收拾,黑色剑光吞噬万物,将那些参与的金色火光吞噬。

    他向前走去,破开一朵朵火莲。

    走到中途,心中忽地一动。

    燕赵歌转身向后望去,果然就见后方有金色日光闪烁。

    一头三足金乌,映入眼帘。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