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953 二话不说就动手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953 二话不说就动手



    对于凤仪山梧桐坡来说,这宗元观简直是一个超级大坑。

    如果不是因为三足山也出身界上界,要了上清嫡传没大用,却也在拼死拼活试图进入大殿的话,庄朝晖真要怀疑他们早就知道这里不是太清嫡传。

    之所以将那半截拂尘给自家,纯粹就是为了坑梧桐坡一回。

    但看现在的情况,三足山怕是也不知道这宗元观真正的底细。

    看着面前灵宝天尊的神像,想到两家势力都拼了命想要进来,庄朝晖二人都心中感到悲凉荒唐,想笑又笑不出来。

    死了那么多人,费了那么大力气,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庄朝晖不敢继续多想,就已经感觉郁闷的想要喷血。

    他看向自家同门师叔,两人的神情都一样晦暗。

    “继续向前,既然走到这里,总不能空手而回。”庄朝晖深吸一口气:“上清绝学先不谈,若是有些宝物遗留下来,也可告慰大家在天之灵。”

    对方先前要靠护法禁制拦路阻截他们一行人,之后护法禁制无法发挥作用,便即逃走躲避,说明真本事有限。

    “要么,就返回头,收拾三足山的人,也可以出一口恶气。”

    庄朝晖神情冰冷:“师叔,什么都不做,就这么退走,我心不甘!”

    那中年男子看着灵宝天尊神像,仰天长叹一声:“三足山虽然可恨,但他们能否从那护法禁制里脱身都还要两说,且不忙管他们。”

    “我们,继续向前,总要弄清楚暗算我们的人是谁,哪怕日后再找对方算账。”

    两人的凤凰涅槃,都只有一次功效,已然耗费。

    眼下又失了圣兵,接下来更要小心。

    虽然敌人看似只会暗算,但他们也不敢大意。

    可若是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去,别说庄朝晖,这中年男子也不甘心。

    两人神情阴郁的出了大殿,进一步往宗元观深处走去。

    却说另一边,本来守在前殿的阿虎,在察觉有人眼看就要通过护法禁制,进入大殿后,不由挠挠头:“这是哪家的猛人?三劫齐发都弄不死?”

    他缩了缩脖子,跳上盼盼后背,一人一兽穿过大殿,冲向后面。

    这时候阿虎可不敢停留,而是依照燕赵歌的吩咐,挡不住,那就赶紧撤。

    能通过那护法禁制而不死的敌人,多半不是他和盼盼能应付的。

    或许对方也重伤垂危,但万一不是,他说不定就要被对方留住了。

    “就是不知对方身份,不好禀报公子。”阿虎心里嘀咕,坐在盼盼身上,任由盼盼奔跑。

    盼盼身为燕赵歌的坐骑,双方心思自有感应。

    虽然眼前的宗元观内部颇多神妙,但盼盼还是很快找到燕赵歌的下落。

    来到那间静室,阿虎探头往里看,不禁下了一跳。

    就见静室中,燕赵歌一手持一根玉简,另外一只手则捏剑诀,正盘膝而坐。

    从燕赵歌身上,延伸出一条条黑线,黑线遍布静室的墙壁、地面和屋顶,彼此交错纵横。

    黑线到处,静室仿佛自成一界,同外面的宗元观隔离开来啊。

    燕赵歌的人就坐在那里,但在阿虎的感官里,此刻的燕赵歌,像是塌缩成了一点。

    静室中的道道黑线,都由这一点生成,点延伸出线。

    然后,线交织成平面。

    不同平面,再一起组成眼前的立体世界。

    但这还不是让人最心悸的地方。

    最可怕之处在于,这些黑线中,隐隐流露出死亡与灭绝之意,恐怖绝伦,让阿虎只看一眼,就心生颤栗的感觉。

    燕赵歌这时睁开眼睛,看见阿虎和盼盼,不由咂摸一下嘴唇,笑道:“护法禁制拦不住对手?”

    阿虎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公子,有人抗过了护法禁制三劫齐发。”

    “那很不得了啊。”燕赵歌也有些意外:“说说细节。”

    待听说对方似乎是先消失瞬间,然后又重新出现,避过残余的沉河之水与妙火金莲后,燕赵歌嘴角一撇:“那应该不是硬抗抗过来的,而是借用某种隐匿之法。”

    “甚至是替死重生之法,方才避过死劫。”

    阿虎言道:“之后似乎有第二波人进来,被残余的沉河之水与妙火金莲拦住,而第一波人则成功闯过护法禁制,俺见没法继续阻拦他们,于是便进来寻公子你。”

    说话间,那一道道黑线收回燕赵歌身上,消失不见。

    但在这个过程中,阿虎和盼盼,竟然都生出几分自己的生命被抽离的感觉。

    黑线全部消失,燕赵歌手里握着那枚玉简,从地面上站起。

    燕赵歌微微偏头,侧耳倾听:“唔,已经找来了……这感觉,有点熟悉呀。”

    他走出静室,就见从另一边拐弯过道那里,出现两个人影,一个青年,一个中年。

    正是凤仪山梧桐坡的庄朝晖二人。

    庄朝晖他们在宗元观内寻找,隐约发现人的踪迹,一路找来。

    正在心情烦躁间,突然就见眼前出现一个白衣蓝袍的青年人,正笑眯眯朝他们招手致意:“好久不见。”

    双方一照面,庄朝晖微微一怔:“燕赵歌,是你?”

    燕赵歌微微一笑:“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话音未落,他脚下一步迈出,瞬间就到庄朝晖二人面前!

    庄朝晖二人在最初的错愕之后,也是不约而同,一齐出手!

    熊熊烈火化作恐怖刀锋,直劈迎面而来的燕赵歌。

    双方之间都没什么可多讲,二话不说,直接手底下见真章!

    虽然当年在皇笳海景清洲便同燕赵歌交过手,更让庄朝晖对燕赵歌印象深刻。

    但那时的燕赵歌,还是合相层次,能占便宜主要是因为景清洲下方海底黑洞的缘故。

    可现在,庄朝晖发现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实。

    燕赵歌一只手掌抬起,恢宏而又霸道的太阳印仿佛烈日升空。

    狂暴的气势,几乎让庄朝晖二人窒息。

    一瞬之间,他们只感觉时光仿佛倒流,自己再次面对方才妙火金莲等重重灾劫。

    “便是催动太阳印,这威力也未免太强了!”庄朝晖脸色更加难看:“东南阳天境那边传闻他单枪匹马斩杀一个武圣八重境界强者的消息,是真的?!”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