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955 燕赵歌的问题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955 燕赵歌的问题



    摘星居士关立德,武圣九重,仙桥后期境界。

    升灵子,玄成王,武圣八重,仙桥中期境界。

    石道人,康平,贺东成,顾章,武圣七重,仙桥初期境界。

    这便是当初陨落在广乘山下的强者名单。

    并且,是同一场大战中,尽数被广乘山斩杀。

    在部分人眼里,这其中或许有不尽不实的地方,尤其是仙兵消息传出,吸引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

    但仔细想一想,却已经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尤其是此刻被燕赵歌太阳印压在下方的庄朝晖二人,感受更加明显。

    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也许注意力不应该放在那仅存在于传说中,甚至还没影子的仙兵上。

    对东南阳天境,他们的视线,也不应该只单独盯着金庭山。

    曾几何时,完全不被放在眼里的存在,却已经成为完全直观的威胁!

    看着太阳印,再看燕赵歌,庄朝晖突然心中一抖。

    “此人若是登上仙桥,就能全力催动这太阳印了!”

    太阳印和其他上品圣兵,完全是两码事。

    燕赵歌能否登上仙桥?

    即便是敌人,庄朝晖却也要承认,这一点几乎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所差别者,只在于燕赵歌什么时候能登上仙桥?

    但只要想起六年前,他还是武圣二重,合相中期境界,庄朝晖就感到心中抽搐。

    对于燕赵歌而言,因为沧海大世界时间流速比界上界快的缘故,其实经历了不止六年。

    但即便如此,以真实年龄而论,燕赵歌的提升速度,也惊世骇俗。

    想到这里,梧桐坡二人心中愈发不乐观。

    更何况,同样在六年前,燕赵歌之父燕狄打破虚空见得真神,从八极大世界飞升界上界。

    如今六年过去,燕狄此前最后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也赫然已经是武圣六重,见神后期境界的修为!

    这一刻,庄朝晖真切发现,自己以往太过忽视燕赵歌,太过忽视广乘山。

    他现在迫切希望,能提醒自己的父亲,提醒同门长辈。

    哪怕暂时先将金庭山和凤凰骨的事情放一放,先集中力量,解决广乘山这个祸害!

    但更让他心中苦涩的是,莫说他们现在能否活着离开宗元观。

    就算可以,他们都未必有机会弥补先前的疏忽。

    他父亲南方至尊庄深,自两年前离开南方炎天境之后,直到今日都还未曾返回。

    而更糟糕的是,按照曾经的经验,最近几年时间里,庄深都回不来。

    当然,除了庄深以外,东南至尊曹捷等人,如今也都不在各自山门。

    但是参照武圣九重,见神后期境界强者,摘星居士关立德栽在广乘山下的前车之鉴,参照眼前燕赵歌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

    如果没有人间至尊境界的庄深出身,便是凤仪山全力出击,是否一定能覆灭广乘山?

    已经开始正视广乘山的庄朝晖二人,此刻心中也有些没底。

    何况,东南阳天境自有本土强者,不会坐视不理。

    想到这一点,他们的心情不由更加抑郁。

    上方太阳印不断压下,两人的骨骼在嘎吱作响。

    辉煌大日灼烧下,金色光焰仿佛要吞没他们的身躯。

    死亡的阴影,这一刻空前笼罩两名梧桐坡出身的强者。

    “庄朝晖,做个交易如何?”燕赵歌突然笑吟吟的说道:“若我没有看错,你身为南方至尊亲子,南方至尊应该还在你身上做了些布置,防止你遭遇今天这样必死无疑的危机。”

    “你自己修练的凤凰真形卷保不得你性命,但令尊或许可以。”

    “不知我说的可对?”

    庄朝晖瞳孔猛然一缩。

    他身上,确实有其父亲南方至尊庄深留下的机关。

    当他自己的凤凰涅槃消耗之后,如果再次遭逢死劫,则可以借助庄深所留的机关,得到第二次死里逃生的机会。

    而且,是直接在凤仪山梧桐坡山门那里重生。

    如此一来,便是有后续危险,也可以逃脱。

    这种法门,耗费巨大,代价也大,事后有很大的副作用。

    不过,真到了生死关头,自然是性命最要紧。

    这事情极为隐秘,便是身旁那中年男子也不知情,这时闻言,微微色变,转头看向庄朝晖。

    燕赵歌一手托着太阳印,另外一只手里,却握着在这宗元观所得之玉简。

    玉简中隐约有一丝黑气浮现,似有还无。

    燕赵歌笑道:“提前告诉你一声,如果真有这样的手段,在我面前却未必有用。”

    “我和你交易的内容是,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要是有这后手的话,我放你一马便是。”

    “不过,如果你没有的话,那很遗憾,你还是要死。”燕赵歌淡淡说道:“所以不用觉着我非要你回答这个问题不可,说实话,我还是更愿意宰了你的。”

    一边说着,燕赵歌手下继续加力。

    太阳印发出震动,整体仿佛扩大,化作真实大日。

    庄朝晖和那中年男子的血肉之躯,一起焚烧瓦解!

    他们化为两头凤凰,拼命挣扎抵抗,但无济于事。

    两人齐齐发出怒吼与惨叫,由高亢到低沉,最后消失。

    燕赵歌仔细看去,果然就见那中年男子所化的火凤凰,彻底湮灭,尸骨无存,魂飞魄散。

    但庄朝晖所化的火凤凰,在湮灭之后,空中竟然重新出现一团火焰。

    那火焰更隐约间破开虚空,要远远遁走。

    火焰所处的时空在这一刻仿佛与宗元观世界完全脱离,自成一界,太阳印在这一瞬间都干涉不到的样子。

    “走不得,走不得。”燕赵歌呵呵笑着,手掌一伸,掌心隐现混沌之象。

    混沌到处,竟然硬生生将那团火焰吸住!

    火焰中,隐约有意识波动传出。

    庄朝晖的面容渐渐在其中浮现,一脸震惊看着燕赵歌。

    燕赵歌慢条斯理的说道:“很好,现在看来我们有交易的余地,只看你是否愿意?”

    “当初在皇笳海景清洲,你临走的时候,带走一个名叫孟婉的女子,听说贵派有位前辈叫刘羡婷,若我猜的不错,她们是母女吧?”

    燕赵歌目视庄朝晖:“我的问题是,孟婉的父亲是谁?”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