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962 都已经被我宰了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962 都已经被我宰了



    阿虎和燕赵歌一样坐在盼盼背上,低头看着离去的夏光。

    “他就这么走了?对方明显不是他对手啊,他这打肿脸充胖子走了,伤势可就更重了。”

    阿虎咧咧嘴:“他不是一心想要报仇吗?如此看来,在他心里,坚持原则比为亲人报仇更重要吗?”

    “未必。”燕赵歌双手交叉,环抱胸前:“他还没有到彻底断绝希望的时候,虽然这附近除了昭源阁以外,没听说有其他地方善于炼丹炼药,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别的指望。”

    “人不到真正绝望的时候,许多信念不会真正被动摇,这既可以说是意志坚定,也可以说是心怀侥幸。”

    燕赵歌神色如常:“真到了最后关头,人突破自己原先底线,有时候看起来会显得很轻易,而底线这东西,只有最初的才最坚挺,一次突破后,往往就会一破再破。”

    挠了挠头,阿虎问道:“那公子,咱们接下来怎么做?继续观察?”

    “没有必要。”燕赵歌摇头:“我观察他,只是想有个了解而已,毕竟我以前又不认识他。”

    世俗人间,碰上灾荒战乱,民不聊生的时候,人到绝境,卖儿鬻女,易子而食这种真正人吃人的事情都有。

    但完全断绝希望的绝境,对于普通的人生来说,本就是不寻常的境况。

    自然而然发生了,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但故意把人逼到退无可退的绝境,却还要求他坚持人性、道德与信念,这种强行拷问,本身就已经是一种不人道。

    这种情况下,仍然坚守,宁死不屈的人,固然值得敬佩,但故意制造这种情况的人,则等于有意剥夺对方的性命了。

    燕赵歌对取人性命不在意,但他并没打算杀了夏光。

    阿虎憨厚的笑道:“别的俺没看出来,不过俺看出来一点,别拿他那独眼说事儿,否则恩人都有可能变仇人。”

    眼前的夏光,本来就是个炮仗脾气,一点就着。

    别人要是嘲笑他的独眼,他立刻就要炸了。

    刚才是昭源阁阁主先开口道歉,否则后面夏光那一刀,恐怕不会手下留情。

    就算不动其他人,也不要清辉丹,夏光都会宰了那个嘲笑他独眼的昭源阁武者后才离开。

    此刻虽然离开昭源阁,但夏光心气也异常不顺,仿佛一头暴躁的狮子。

    他站在绵山山间的密林里,望着远方辽阔的天地,心中烦躁总算有所舒缓。

    静下心来,夏光不禁苦笑:“结果,丹药还是没拿到手,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抬手擦去嘴角再次溢出的鲜血,心中苦闷:“我现在连自己的事情都弄不好,朝不保夕,还怎么去找大哥大姐,怎么给大家报仇雪恨?”

    简单规划的三步路,才第一步就碰了壁。

    夏光心情苦闷,下意识回头看向昭源阁的方向,立马又摇摇头,重新上路。

    他准备再向前走一段,然后再找人问问,看着附近还有没有其他能治疗自己伤势的灵药。

    夏光走了一阵,突然听见上方传来一声惨叫。

    他抬头看去,立即瞪大眼睛。

    方才那个摆脱他逃走的三足山长老,赫然出现在天空中。

    而更让夏光震惊的则是,一道剑光闪过,那三足山长老的人头顿时冲天飞起。

    他连忙向剑光来处望去,就见一头黑白毛色相间,顶着两个大大黑眼圈的巨熊,四足踏空,悬于天际。

    在那异兽背上,一个白衣蓝袍的青年一只手伸出,食中二指并立如剑,指尖有锋锐剑芒闪动。

    夏光看着眼前景象,第一感觉并非快意和解恨,而是茫然。

    自己方才打生打死,拼了全力却仍然跑掉的仇人,就这么轻易死在别人手上……

    他下意识靠上前去,就见那三足山长老已经分家的尸首,正从天空上掉落。

    寻常人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怕是要血肉模糊。

    但那三足山长老生前哪怕重伤,肉身也极为坚固。

    此刻没了生机,掉下地来,仍然不碎,只是在尘土里翻滚。

    那头颅面部,还残留着死不瞑目的惊恐神情。

    夏光死死盯着那头颅,半晌之后突然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但笑过之后,他又转而大哭。

    燕赵歌轻轻一拍盼盼的脑袋,盼盼便落下地来。

    夏光一惊,渐渐止住了哭声,抬头看向燕赵歌:“你……你是……”

    燕赵歌平静答道:“我姓燕,广乘山燕赵歌。”

    “广乘山,燕赵歌?”夏光更惊,在原地愣了半晌,突然向燕赵歌行大礼:“我姓夏,名叫夏光,也是东南阳天境的人,是连鼓山脉听雷峰夏家子弟。”

    “这三足山的人杀我全家满门,我有心报仇却实力不够,谢过燕公子帮我报了大仇!”

    燕赵歌上下打量夏光。

    因为先前那一战,他的外观,已经从风华正茂的少年,变得头发花白,眼见已经要步入老年。

    不同于很多武者外观上的变化是随自己心思。

    夏光外貌的变化,折射出他寿元的变化。

    第一次燕赵歌见他时,以一个武圣的寿命来说,夏光的年龄极为年轻,当真同少年人一样。

    而此刻,相较于他的寿数而言,他是真的即将步入老年。

    “我在寻找宗元观洞府的路上,曾途径连鼓山脉,你家的事情,我有听闻。”燕赵歌坦然说道:“只是当时不知道,夏家还有遗孤留在世上。”

    夏光闻言,想起死难的家人,心中再次浮现悲意。

    “我在宗元观洞府里,碰上了不少三足山武者,这人只是其中之一。”燕赵歌视线扫过地面上,那身首异处的三足山长老:“他们想来都是灭你夏家的凶手吧?”

    夏光顿时咬牙切齿:“肯定是!当时那三足山掌门亲自带人,屠了我夏家满门!”

    “他们都已经被我宰了。”燕赵歌淡淡说道。

    夏光闻言顿时愣住。

    燕赵歌继续说道:“不过,你也无需谢我,我杀他们,是因为他们跟我争夺宗元观洞府的宝物。”

    “那……那也还是要感谢你的!”夏光回过神来,有些激动的说道。

    燕赵歌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夏光:“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呢?灭你夏家,和入宗元观洞府的人,并非三足山全部,他们在青峰高原的山门,还有不少门人弟子。”

    ps:推荐一本新书《寒天帝》,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看看。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