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964 二百年前小剑神,一百年前天公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964 二百年前小剑神,一百年前天公子



    二百年前小剑神,一百年前天公子。

    这是界上界流传的一句俗语,虽然没有三皇五帝,十方至尊那么深入人心,但也流传颇广。

    前半句里的“小剑神”,指的自然是昔年惊鸿一现的龙雪寂。

    当然,一直以来在界上界,都以为他叫钱雪寂。

    虽说在界上界活动时间不长,当年也只是见神武圣的修为,但龙雪寂着实闯下好大名头。

    来历不详的龙雪寂,旁人很难判断他的修为进步速度。

    但当时他还不到四十岁的年纪,相较于那时候他的修为境界来说,年轻到令人发指。

    而他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名头,除了少年天骄以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那强悍绝伦的实力。

    孤身单剑走天下,打得界上界所有同龄人和同境界武者俯首称臣。

    传闻中除了同当年压低自身修为境界的北方至尊一战以外,龙雪寂和同境界对手比斗,赢人从来都在三剑以内。

    某种程度上来说,龙雪寂为近年来界上界的天才武者,立下一道很难逾越的标杆。

    自他莫名出现,又莫名消失之后,界上界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曾再出过他这样的人物。

    直到一百年以前。

    距今大约百余年前,界上界终于再有一个妖孽人物横空出世。

    天公子,陈乾华。

    其人惊才绝艳,成为又一个年纪轻轻便名动整个界上界的少年天骄。

    不似龙雪寂惊鸿一现,天公子一直在界上界活跃,留下不少传说。

    后来,他更成为界上界有记录以来,最年轻的至尊武圣。

    若说界上界这百年以来,最年轻的传奇,那么非他莫属。

    而更令人为之侧目的则是,最年轻的他,在极短时间内,便超越众多前辈,甚至超越地至尊王正成。

    虽然在荧惑戟面前失了气势,但数千年前便已经是人间至尊的王正成,可不是弱者。

    强弱要看跟谁比。

    荧惑戟,同样是数千年前便追随火曜荧惑上尊征战寰宇的仙兵。

    锦绣大帝名垂千载,赤手空拳却也不敌荧惑戟。

    在武圣之境,王正成是绝对的强者,但强中更有强中手。

    上方至尊陈乾华,就是那个更强的人,短短时间,登上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难以达到的高峰。

    十方最强,至尊第一。

    这便是众人对他的赞誉。

    同时,几乎所有人都不怀疑,他必将推开仙门,登临真仙之境。

    疑问仅在于,他何时能为自己加上帝号。

    事实上,在许多人眼里,莫说帝号,便是皇号,也早晚是他囊中之物。

    不过,这位上方至尊,常年行踪飘忽不定,其人性情喜怒无常,难以揣度。

    便是三皇五帝,也很难摸清楚他的心思。

    对这位大人物,夏光是不怎么了解的,对他来说太遥远。

    但至少,他知道一件事情。

    他此前生活中距离最近的顶尖强者,东南至尊,比起这位上方至尊,也要逊色。

    “我,不怕。”夏光抿紧了嘴唇,半晌之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我只怕报不得仇,能报了大仇,哪怕之后立即便死,我也甘心。”

    他突然回过神来,看向燕赵歌,欲言又止。

    燕赵歌知道他在想什么东西:“不错,上方至尊虽然和三足山有些香火之情,但三足山毕竟不是他出身的门派,是三足山欠他的情,不是他欠三足山的,所以他会不会为三足山出头,并不一定。”

    “更重要的是,三足山一群人都死在我手上,整个宗门可以说被我打残了一多半。”

    一边说着,燕赵歌笑了笑:“上方至尊真要找人算账,首先也是找我。”

    夏光斩钉截铁的说道:“我绝不会泄露消息。”

    他却没想过燕赵歌是否会杀他灭口。

    之所以有这样的决意,是感念燕赵歌杀了三足山大量强者,是他夏家的恩人。

    燕赵歌双手背在身后,上下打量夏光片刻后,笑着问道:“如果有人说,能帮你解决剩下的仇人,只要能卖了我就行呢?”

    夏光愣了一下,然后摇头说道:“那我也不会泄露消息。”

    “正如燕公子你先前所说,三足山是被你打残了一多半,我若大仇得报,也有一多半是因为你出手的缘故。”

    燕赵歌笑着摇摇头:“你我也算有缘,看你伤势颇重,我这里有些丹药,可以助你疗伤,你的伤势拖得时间久了,积重难返,会伤你根基元气。”

    说罢,一个小瓷瓶漂浮到夏光面前。

    夏光呆呆接过,打开瓷瓶,顿时便有一股药香传出,并不炽烈,但是悠远。

    仅仅呼吸那香气,夏光都感觉舒服许多。

    他心中惊讶,便是自己方才求而不得,昭源阁的清辉丹,传闻中的功效,怕也没有这么好。

    “谢……谢谢你。”夏光讷讷说道。

    自己欠燕赵歌的人情,越来越大了,大到他不知该如何还的程度。

    思来想去,自己似乎都没什么燕赵歌用得上的地方。

    毕竟,燕赵歌的境界实力,都高他太多了。

    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夏光隐隐感觉,人家的坐骑,似乎都比自己厉害……

    燕赵歌则若无其事:“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打算?”夏光想起自己先前计划的三步路:“我想先设法返回东南阳天境。”

    如今疗伤的药已经有了,喜从天降,第一步计划便成功了,无需担心。

    接下来,要设法寻找仅存的亲人,还要找三足山报仇。

    但具体该怎么做呢?

    他要上哪里去找哥哥姐姐呢?

    又该怎样,才能尽快提升自己实力,胜过仇人?

    对这些,夏光一时间都有些茫然。

    尤其三足山背后,可能站着上方至尊那样的大人物,他报仇希望更加渺茫。

    敌人不会站在原地等他去超越,去报仇。

    他设法谋求进步的同时,敌人也会进步。

    那要何时才能报得大仇?

    夏光看着燕赵歌,突然心里一动,脱口而出:“燕公子,我能不能……”

    话说到一半,却又卡住了。

    他方才在想的是,自己能不能拜入广乘山门下呢?

    普天之下,夏光此刻最有好感的势力,便是燕赵歌出身的广乘山了。

    可是仔细想一想,又觉得唐突。

    燕赵歌杀了三足山那么多人,看似他们有共同的敌人。

    但如果消息不泄露的话,燕赵歌未必会被三足山和上方至尊盯上。

    自己恳求拜入广乘山门下,日后如果真的能灭了三足山报仇,上方至尊则可能迁怒广乘山。

    如此一来,广乘山还会收留他吗?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