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966 燕赵歌的第二课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966 燕赵歌的第二课



    从所来的方向上看,那些武者的目标,正是燕赵歌和夏光他们这边。

    虽然还距离很远,但夏光浑身汗毛微微倒竖,能感受到明显的杀气。

    “他们……”夏光感觉脑海中闪过念头,可是却捕捉不到。

    燕赵歌轻描淡写的说道:“对面带头的人,修为是武圣三重,合相后期境界,这样的修为肯定不是冲着我来的,那就只能是你了。”

    “冲着我来的……”夏光若有所思。

    燕赵歌问道:“你在这附近,之前跟人发生过冲突吧?发生冲突之后,留有活口,泄露了你的行踪。”

    “啊?!”夏光闻言,顿时愣住。

    他回过神以后,显得有些局促:“我……”

    燕赵歌拍了拍盼盼的脑袋。

    盼盼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撒开四爪,向那些迎面而来的武者走去。

    放了盼盼去处理,燕赵歌就不再关心,仍然看向夏光:“果然有吗?”

    “我当时自己想办法疗伤,打听到这一带地方有个昭源阁,这昭源阁有一种疗伤圣药叫清辉丹,我本是想要上门求药。”夏光解释道:“结果,没成功。”

    燕赵歌问道:“你们交手了?”

    夏光点点头。

    “那我猜你能胜过对方。”燕赵歌笑道。

    夏光有些意外:“你怎么会知道?”

    燕赵歌言道:“你或许有所耳闻,但还不清楚南方炎天境和东南阳天境这几年的关系已经恶劣到极致。”

    “你的口音明显是东南阳天境那边的,这边南方炎天境本地势力的人,一听就知道你来自东南。”

    听燕赵歌这么说,夏光恍然大悟:“难怪……”

    “发现你是东南的人,哪怕你们本无仇怨,对方也有可能动手擒杀你,不动手则已,动手的话肯定不会是点到即止的切磋较量。”燕赵歌继续说道:“你能全身而退,实力自然是胜过对方的”

    夏光抿了抿嘴唇:“我没想强抢。”

    “嗯。”燕赵歌对此不置可否,只是简单说道:“你比那宗门强,他们奈何不得你,自然会联系附近其他南方武者,一同来围捕追杀你。”

    夏光视线望着远方被盼盼截住的那群武者,渐渐有所明悟:“这些人是那昭源阁联系的。”

    他脸上浮现怒色:“亏我之前还手下留情!”

    燕赵歌一笑:“那又如何?他们不知你来历,也未必知道你不和他们计较的心思,不知道你离开之后还会不会卷土重来,你又是东南的人,杀了你对他们来说怎么都不算错,甚至还可能得到南方大人物的赞许。”

    “早知如此……”夏光气得全身发抖,独眼之中浮现煞气。

    燕赵歌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对南方炎天境这里,针对东南武者的敌意,了解不深,所以你按自己的想法来,也无可厚非。”

    “但需知道,你自己本就重伤,这时消息行踪一旦泄露,可能会有不止一波的敌人连续上门,趁你病要你命。”

    “我给你上的这第一课便是,当你自身情况堪忧的时候,要格外小心,尤其你不知道谁会突然变成你的敌人。”

    夏光抿紧了嘴唇没说话,仅剩的一只左眼里凶光闪动。

    “你想回去找那昭源阁算账?”燕赵歌一看,就知道夏光在想些什么。

    夏光没有否认,而是很坦白的说道:“是。”

    双方无仇无怨,他不喜欢恃强凌弱。

    但对方联系其他武者来围杀他,着实引爆了夏光这个火药桶。

    他此刻的懊恼,除了愤懑之外,还有些恼羞成怒。

    刚刚得了燕赵歌的许诺,有机会拜入广乘山门墙下,还没正式入门,就先惹了些麻烦。

    此刻离得近了,夏光也能大致分辨敌人的修为境界。

    领头的南方炎天境武者,是个武圣三重,合相后期境界的强者。

    但除此以外,还有其他多名强者。

    都是绵山一带活跃,昭源阁附近门派的南方炎天境武者。

    领头之人,更是此地一个大势力的长老。

    这样一群人追杀重伤在身的夏光,如果是围攻的话,他还真招架不住,就算想要逃出生天,都希望渺茫。

    现在有燕赵歌一行人在身边,安全自然不成问题,却让夏光颇为羞恼。

    遭逢大难,处于人生最落魄的阶段,除了为家族报仇这个完全凌驾于个人自尊之上的人生至高目标以外,在其他事情上,夏光正是自尊心最强烈同时也最自卑的时候。

    远方,盼盼充分证明夏光之前的猜测没错。

    身为燕赵歌的坐骑,它干脆利落,三两下解决了那一群南方炎天境武者,轻松的仿佛从竹枝上剥几片竹叶下来扔进嘴里。

    这让夏光看得眼睛发直,让那些南方炎天境武者直接蒙圈。

    盼盼留了一个活口,带回来一审,果然是从昭源阁得到消息,冲着夏光而来。

    而且追踪者并非只有这一批人,而是分成几伙,朝不同方向分散寻找。

    他们这一批,正好寻到夏光的踪迹,于是一路追来。

    “燕师……燕公子,劳你稍候,我去去就回。”夏光一咬牙,掉头就要折回去。

    燕赵歌摆摆手:“没听他说吗?像他们这样的人,不止一批,都在分散寻找,你现在回去昭源阁,能一切顺利也就罢了,若是路上遇见其他追杀你的人,你不是羊入虎口?”

    “你身负大仇未报,莫非愿意冒险同那昭源阁的人同归于尽?”

    夏光听了,脚步立即停住。

    燕赵歌看他一眼:“第二课,愤怒,很多时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我们无需抗拒排斥这力量,更要运用它,但前提是,别被怒火冲昏头脑,那只会让你自己死得快。”

    若是被其他人这样教训,纵使对方说的在理,夏光也未必能听进去。

    但此刻他渐渐冷静下来。

    他当然没有立场强求燕赵歌一定要带他回去找昭源阁算账。

    “便宜了他们。”夏光恨恨的说道。

    燕赵歌随手一掌打死那被俘虏的南方炎天境武者:“你既然有寻亲的心思,那我们便先尽快返回东南阳天境好了。”

    夏光精神一振:“我们,如何回去?”

    他现在也知道,在这南方炎天境,对来自东南的燕赵歌和他来说,遍地都是敌人。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