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979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979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多两次重生机会,在面对同层次同水平的对手时,是强大的底牌。

    甚至在面对略胜自己的敌人时,也有大用处。

    能重生,于是就有拼命的底气。

    就算采取跟人以伤换伤,以命搏命乃至于同归于尽的打法,都没关系。

    一夫拼命,万夫莫敌,这话可能夸张了。

    但两人交手,一方有恃无恐的不惜命不畏死,另一方难免就渐渐难以招架。

    因为拼不起。

    凤仪山梧桐坡一脉传承,相较于夜华门、浩灵山、紫潮剑派又或者光明宗、幽暗宗、北海剑阁、大玄王朝、三足山等势力,武学传承自然精深,很多方面,甚至是全方位领先。

    但相较于东南金庭山,东北青霄山夔雷宫这些地方的传承,梧桐坡一脉的凤凰真形卷绝学,显得有些守强攻弱。

    可是梧桐坡武者同金庭山、夔雷宫武者交手时,对方却也要小心,不敢轻视。

    因为凤仪山梧桐坡传人,敢于采用拼命的打法,攻势狂放狠辣,不顾及自身。

    这从某种角度来说,也算弥补了梧桐坡一脉武学守强攻弱的特点。

    只是,替死重生,又或者生命力强大,防御力强大这些优点,在面对实力强出自己太多的对手时,全无作用。

    对方杀你一次就要出尽全力,在你重生之后,自然无力继续争锋。

    但如果对方杀你一次并不很难,那么你重生之后,结果只会是被再杀一次。

    袁显成现在发现,眼前的燕赵歌,恐怕就是这样一个对手!

    他不惧燕赵歌的阴阳指、番天印、太极阴阳掌等绝学,但那斩青龙的剑法,却对他威胁极大。

    升灵子、康平等人昔年的郁闷,袁显成这一刻也感受到。

    若只是斩青龙也就罢了,这样凶戾强大的剑术,想要伤及他这个层次的高手,一般的见神武圣能否使出一剑都难说。

    可对于有无极天书、番天书、阴阳天书、太极阴阳掌、生生造化天书打底的燕赵歌而言,十剑、百剑,都不在话下。

    这一切共同造就了一个让袁显成感觉自己有三条命都不够用的对手。

    他磨不死燕赵歌,燕赵歌却可能磨死他!

    袁显成这一刻心中最大的感觉,其实是……尴尬!

    没错,就是尴尬。

    他生平身经百战,经验无比丰富,已经意识到,己方最大的问题其实是,攻击力和杀伤力,给不了燕赵歌足够大的压力。

    三人中最强的袁显成,能抗衡武圣九重境界强者,但相对于武圣九重强者来说,他防守有余,攻击不足。

    如果他是龙汉华那样修练东南阳天境金庭山的剑道绝学,虽然自身危险更大,但燕赵歌出手间却要多出不少顾忌。

    这一加一减之间,看似差别不大,其实却有可能成为打破平衡的决定性因素。

    燕赵歌身怀阴阳天书,不惧围攻。

    除非对手修习的武学正好破解克制阴阳指的奥妙,否则就必须有一个明显能威胁压制他的高手参与围攻,牵制他大量精力。

    要不然,单纯人数增加,起不到作用。

    东泉道人坐镇浩灵山地利,若是全力催动大阵,然后施展凌厉的伏龙浩灵拳,在大阵之力的加持下,有几分机会。

    但燕赵歌制约了他对大阵的控制,结果实力最弱的他,直接被燕赵歌当场打死。

    打死了东泉道人,燕赵歌手下不停,继续剑挑刚刚涅槃重生的袁显成。

    与此同时,他脚踩八卦,一声大喝!

    浩灵山大阵运转之间,金色八卦图再次于天穹上出现,笼罩山峰。

    只是这一次,阵法运行,控制权竟然隐隐落入燕赵歌之手。

    阵法之力加持下,燕赵歌越发凶悍,一式斩青龙迫退袁显成之后,立即又是一掌打向赵真。

    浩灵山东泉道人以外另一位仙桥武圣长老见状,连忙带领门人接手大阵,拼尽全力,夺取大阵控制权。

    但连东泉道人都被燕赵歌扰动,其他人就更不是对手。

    燕赵歌一跺脚,山峰上方八卦图直接逆转。

    除了那仙桥武圣长老以外,其余浩灵山武者,尽皆被震得喷血倒地。

    “其他人也都一起上吧。”燕赵歌随口说道:“你们在此地会盟,不就是商量着攒鸡毛凑掸(胆)子,准备群殴我吗?”

    说话间,燕赵歌身形一闪,瞬间到了那浩灵山大长老面前,然后一掌落下,送其下去见东泉道人。

    一个仙桥武圣,瞬间被打死!

    其他南方武者闻言,身体顿时都是一抖。

    所有人面面相觑,却都没有动。

    大家都是同一个想法。

    一起上?

    开什么玩笑?

    上去送死吗?

    没见连袁显成都扛不住眼前这个杀星吗?

    若是围攻有用,在场众人不介意动手。

    谁要是真能杀了燕赵歌,那无疑会大大的同凤仪山梧桐坡结下一份善缘。

    但眼见袁显成、赵真、东泉道人三大武圣八重,仙桥中期境界高手一起围攻,都奈何不得燕赵歌,反而被杀的大败亏输。

    一众南方武者便知道,即使上去帮忙,也没有作用,只有可能白白送了性命。

    “王掌门,你陌山派不是同广乘山有深仇大恨吗?”有人突然说道:“你之前还在说,你一位师弟,在两年前进攻东南阳天境时,死在广乘山一个名叫元正峰的人手里,这次燕赵歌出现在南方炎天境,你正要报仇雪恨。”

    他不远处一个老者,闻言身体顿时一颤,视线惊怒交加看过来。

    姓王的老者心中暗骂,之前赴约会盟时,他确实颇为积极,欲除燕赵歌而后快。

    但眼下叫他出手,那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这一句话,更有可能引起燕赵歌的注意。

    果然,听见这话,燕赵歌视线看过来,有些意外的笑道:“我师祖当年参战确实打死过几个南方武者,原来在这里有一家吗?”

    陌山派的王掌门闻言,顿时心里叫苦不迭。

    他陌山派在南方炎天境地界上繁衍生存。

    凤仪山梧桐坡的袁显成,就在旁边。

    宣宁山脉大多数武者,都在现场。

    可问题是,袁显成自己都自身难保了!

    这种时候,叫他怎么答?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