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988 必成一代传说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988 必成一代传说



    作为和张树仁并列,凤仪山梧桐坡一脉,乃至于南方炎天境有数的大佬,“燚王”彭鹤此时此刻的心情,非常憋屈。

    一路北上追到千湖大泽后才发现,燕赵歌居然没有打算借道中央钧天境,而是笔直向东。

    仿佛一拳打到空处的彭鹤,多少有些被愚弄的感觉。

    但是等他马不停蹄一路追到东边来,沿途所见种种,都触目惊心。

    从绵山山脉出发沿途各地,都有不少势力盘踞,其中不乏南方炎天境扬名的高手。

    但无一例外,没有一人能阻拦燕赵歌的脚步。

    那个来自东南的年轻人,仿佛史前巨兽一样,见他四方,一路横行,从南方炎天境地面上碾压过去。

    当彭鹤追到广粤陵原和宣宁山脉交界附近时,从宣宁山脉传来的消息,更让他目瞪口呆。

    宣宁山脉群雄会聚,除了极少数人以外,整个宣宁山脉的顶尖高手全部到场。

    连宣宁山脉周围其他地区的强者,都赶来了。

    所有人会聚一堂,本意是要搜捕围剿燕赵歌。

    谁知燕赵歌竟然主动打上浩灵山去。

    结果,一场会盟,完全成了笑话,作为当地主人的浩灵山,几乎灭门。

    凤仪山梧桐坡一脉最杰出的弟子“凤瞳”袁显成被打得连续两次涅槃。

    甚至就连镇守整个南方炎天境东部的长老张树仁都大败,只能狼狈向东遁走。

    听到这个消息,自彭鹤以下,所有梧桐坡武者都呆在当场。

    张树仁什么人?

    梧桐坡宿老,武圣九重,仙桥后期境界的强者。

    彭鹤自己的修为实力,同张树仁也不过就是在伯仲之间。

    可是张树仁竟然给燕赵歌打得大败而逃,被一路追杀?

    更别说,和张树仁一起,还有袁显成,还有赵真、东泉道人等高手。

    “仙兵?”彭鹤当时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浮现这个念头。

    但等他们一路在宣宁山脉之间穿行,找到当时亲身与会的幸存者,大概问明当时情况后,所有人又一起沉默。

    包括彭鹤在内,每一个梧桐坡武者都心情复杂。

    因为庄朝晖等前往宗元观武者的事情,彭鹤等人其实已经不敢再小看燕赵歌。

    但现在发现,事情真相,似乎同他们的预期,仍然不一样。

    连同兴而来的青树子和牵岚道人师兄弟两个,都面面相觑,能看见彼此眼中的诧异。

    他们虽然不喜燕赵歌,但也对其实力有个大致的预估。

    毕竟当年皇笳海广乘山下一场大战,升灵子、玄成王甚至还有石道人全都宰了。

    而且还要多加一个摘星居士关立德。

    但燕赵歌的强悍,仍然超出他们的预期。

    尤其是,从始至终,没见过仙兵的踪影!

    “就算排除太阳印等上品圣兵的因素,武圣六重,见神后期能有这样的修为……”一身绿袍的青树子,神情少见的凝重。

    他身为乾元大帝首徒,天纵之才,机缘深厚,实力犹在彭鹤、张树仁之上。

    但毕竟他与张树仁同为武圣九重,仙桥后期境界。

    要他以武圣六重境界修为去叫板张树仁,是完全没可能的事情。

    毕竟,说到底,能达到至尊之下的仙桥后期境界,张树仁在与其同时代的武者中,也是天才中的天才,当年在合相武圣层次,甚至在见神武圣层次时,打同境界对手,以一敌多不在话下。

    青树子比张树仁年轻,比张树仁强大,但他自问,就算给他几件上品圣兵,也仍然做不到武圣六重境界打得武圣九重的张树仁败退。

    他更看重的还是燕赵歌展现出来的潜力,倒不畏惧现在同燕赵歌交手。

    牵岚道人的表情就更严肃些,并且一言不发。

    一行人不敢耽搁,飞快上路,继续向东追,赶往方圆山。

    虽然方圆山那里张树仁有地利优势,但彭鹤等人此刻心中多少也有些没底。

    方圆山地处两境交界,除了燕赵歌的问题以外,还有另一边东南强者的威胁。

    当他们一路追到边境,看到那遮天蔽日的梧桐林时,所有人才算松一口气。

    见了张树仁和袁显成,一行人算是可以清楚掌握浩灵山一战前后所有细节。

    他们赶到,张树仁和袁显成一直提着的心,也终于安稳。

    不管怎么说,燕赵歌这次翻不起大风浪了。

    “让虚来峰的二位道友见笑。”张树仁叹息一声:“非老朽掩饰自身过失无能,然而那燕赵歌,确实不同凡响。”

    昆仑山虚来峰,便是乾元大帝的道场洞府所在。

    青树子和牵岚道人闻言,都说道:“张先生无需这么说,我等也知,那燕赵歌并不寻常。”

    张树仁言道:“虽然老朽也恨不得将之挫骨扬灰,但这个来自一方下界的后生,便是在界上界,也可称少年天骄,嫡仙下凡。”

    “他若不死,日后必成一代传说!”

    稍微顿了下,张树仁言道:“其实,他现在便已经堪称传说了。”

    “那这次就让我们亲手埋葬一段传说。”彭鹤冷冷说道:“换做其他人,老夫也要赞一句后生可畏,但这燕赵歌,越出色,就越该死,断不容他活着离开南方!”

    当着青树子、牵岚道人的面儿,张树仁没有明言,而是以传音方式告知。

    彭鹤此刻已经知道,自己先前最担心的猜测成真。

    庄朝晖等人,正是死在燕赵歌手上。

    凤仪山梧桐坡和燕赵歌,再无转圜余地。

    且不说南方至尊庄深如何想,身为庄朝晖岳父,眼看着自己女儿守了寡的彭鹤就绝不会善罢甘休。

    “我等既然来此,当不会袖手旁观。”青树子淡淡说道:“如果梧桐坡诸位不觉得我们师兄弟出手冒昧的话。”

    彭鹤与张树仁对视一眼,一起摇头:“当然可以,两位道友肯出手,我等足感盛情。”

    哪怕再痛恨燕赵歌,彭鹤与张树仁也承认燕赵歌的不凡。

    只凭他们两人,最多稳守方圆山,堵住燕赵歌回东南的去路。

    要擒杀燕赵歌,力量还嫌单薄,除非燕赵歌一门心思往梧桐栖凤阵上撞,死战不退。

    但即便那样,想杀燕赵歌,怕也有不少人陪葬。

    青树子肯出手,情况就完全不同。

    足足三个武圣九重境界的强者,其中一个,放到整个界上界来看,也是至尊之下名列前茅的存在。

    “现在,就要琢磨那燕赵歌究竟去了哪里,老夫也同意张师兄的观点,此子骄狂,不会那么容易知难而退。”彭鹤言道。

    张树仁蹙起眉头:“有个情况,关于流经此地的朝河……”

    刚说到这里,张树仁脸色突然猛地一变,转头向远方看去。

    在那里,突然有暗黄的水光,弥漫天际!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