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993 连杀!连杀!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993 连杀!连杀!



    (ps:今日第四更,为“命里难破”盟的飘红打赏加更。)

    仿佛践踏天地的巨象在飞奔,却突然撞在比他更强硬的山上。

    彭鹤催动乘风天舟,瞬间撞得头破血流!

    前一刻其实磅礴,碾压万物的大船,下一刻诡异的顿在原地。

    同时船体上,被燕赵歌直接打破一个大洞。

    以那大洞为中心,一条条恐怖裂痕,飞快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延伸到整艘乘风天舟上各个部位。

    行于九天之上的神舟巨舰,面对燕赵歌的恐怖力量,这一刻被打得碎裂。

    狂暴的力量反震,甲板上昏迷的一个个凤仪山梧桐坡武者,就这样在无知无觉中被生生震死!

    一直盘膝打坐,抵挡九曲黄河阵侵蚀的袁显成与牵岚道人,都是直接一口血喷出。

    这一下乱了气息心神,他们再难抵挡,顿时五迷三道,头晕目眩。

    “燚王”彭鹤,直接驾驭乘风天舟,也是一口血喷出,本就被燕赵歌打伤的他,伤势不由更重。

    此消彼长,九曲黄河阵对他的影响也进一步加深。

    彭鹤此刻感觉,他体内如星辰般的穴窍,生灭变化在这一刻也全部停止。

    运转轨迹,开始变得单一呆板。

    这让他感觉,自己的修为境界,仿佛跌回武圣七重。

    燕赵歌身形飞起,登上已经几乎要解体的大船,来到彭鹤面前。

    彭鹤目龇欲裂,燕赵歌神情淡然:“燚焰刀,燚王刀法,看来,阁下便是‘燚王’彭鹤了?”

    “燕某知道,庄朝晖是你女婿,也素来与你亲善。”

    燕赵歌说着,抬起手掌:“我现在送你下去陪他一道,只是已经走了有些时日的他,你可能追不上了。”

    说话间,他一掌打在彭鹤天灵盖上。

    彭鹤习武,虽然重攻轻守,看似与梧桐坡一贯风格不同,但武圣九重境界的他也是四德加身,只是积累没有张树仁雄厚。

    但在九曲黄河阵的侵蚀下,此刻修为实力大损的彭鹤,已经防不住燕赵歌的力量。

    “燕赵……”

    一掌落下,怒吼声戛然而止。

    凤仪山梧桐坡武者,登上仙桥,将得到一次涅槃重生的机会。

    但耗费之后,只有在登临人间至尊之境后,才会再得到下次机会。

    不巧,“燚王”彭鹤在此前的人生中,已经涅槃重生过一次。

    于是,这位武圣九重,仙桥后期境界的强者,被燕赵歌就此一掌打死在这九曲黄河阵里。

    打死彭鹤,感受对方生命气息彻底断绝,燕赵歌没有理会船上袁显成、牵岚道人他们,而是低头向下看去。

    在那里,浑浊的暗黄河水里,突然金光和火光一同闪耀。

    接着,张树仁勉强顶着太阳印从河水中升起。

    被九曲黄河阵的河水一冲,他身形越发不稳。

    要不是燕赵歌忙着对付青树子和彭鹤,没有在太阳印上用太多心神,张树仁根本顶不起来。

    而这一刻,燕赵歌也没多管,飞到太阳印旁边,手掌轻轻一拍,便又朝另一边的张树仁飞去。

    但这一拍,太阳印光芒再次变得耀眼夺目,雄浑霸道的力量重新涌现。

    滚滚金色大日重新落下,直接将下方的张树仁,重新砸进黄河水里!

    轰碎乘风天舟,杀死彭鹤,再次打沉张树仁。

    一切不过短短片刻功夫。

    断了一臂的青树子看着眼前变幻的景象,咬紧牙关。

    虽然师弟牵岚道人还在那边,但青树子此刻已经无法再理会。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说是三大仙桥后期武圣强者联手,但在这九曲黄河阵里,对燕赵歌来说,他们和武圣八重没有多大区别。

    甚至,随着时间推移和伤势影响,简直就像武圣七重一样。

    燕赵歌面对仙桥中期武圣和仙桥初期武圣的围攻,会有什么结果,眼下彭鹤的死亡与先前的浩灵山会盟,已经展示的淋漓尽致。

    青树子脚下连点,飞快挪移虚空,试图同燕赵歌拉开距离。

    虚来峰门下,身法出众,青树子更是同辈人里的佼佼者。

    但在九曲黄河阵与重伤的双重打击下,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燕赵歌追上来。

    青树子面容苍白,不见血色。

    眼见跑不过燕赵歌,更跑不出九曲黄河阵,他索性停下来。

    “道长请了,阁下的袖里乾坤,着实让燕某大开眼界。”燕赵歌一步步走来:“今天是在我这九曲黄河阵里,你修为实力都遭到压制,无法尽展所长,不过你我之间是生死搏杀,而非切磋比试,恕燕某不计较手段了。”

    多数时候沉默寡言的青树子,死死盯着燕赵歌:“你,究竟是何来路?”

    燕赵歌微微一笑:“八极大世界,广乘山弟子,我以为你们早已知道。”

    “呵……”青树子也笑了笑:“贫道有想过,如果陨落死亡,可能死在谁手上?想了许多,但在今日以前,唯独没有想过,会死在你手上。”

    “不过,如你先前对彭鹤所言。”青树子哈哈笑道:“有人会送你下来陪我们一道,贫道在下面等着你!”

    厉喝一声,青树子仅剩的一只手,袍袖一展,甩向燕赵歌。

    袍袖打到中途,其中忽然钻出一道黑影,乍一看仿佛他的袖子突然变长。

    原来却是一条乌黑长鞭。

    知道燕赵歌的墨绿竹杖能克制圣兵,青树子先前便没用兵器。

    但到了这搏命一刻,哪还会管那么多?

    燕赵歌面不改色,墨绿竹杖打落,长龙一样的乌黑长鞭顿时变死蛇。

    青树子趁此机会,直接松手放开了自己的圣兵,然后袍袖一展,再次施展袖里乾坤。

    燕赵歌这次却没有躲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青树子的袖里乾坤收取自己。

    时空扭曲间,他的身形瞬间变小,被青树子吸入袍袖。

    青树子却没有流露欣喜之色。

    因为眼前的九曲黄河阵,仍然在不停运转!

    果然,下一刻,他那袍袖,便开始不停鼓胀。

    袍袖表面,时不时冒起一个凸起,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四处乱冲。

    青树子全力镇压,但在阵法和伤势双重影响下,越来越力不从心。

    终于,“轰隆”一声巨响!

    青树子那一截袍袖,直接炸裂,化作一块块布片,漫天飞散。

    凄厉恐怖的剑芒不停亮起。

    青树子那仅剩的一条臂膀上,布满血痕,遍体鳞伤。

    “或许是我先送更多人下来陪你们?”燕赵歌的声音重新响起,源于青树子身后。

    恐怖的剑锋,点在青树子太阳穴上,然后刺入!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