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995 一个不少,全死于此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995 一个不少,全死于此



    燕赵歌视线看过去,就见除了东南剑姥以外,其他到场的人,也大多是熟识之人。

    除了金庭山武者以外,燕赵歌甚至还看见了北海剑阁阁主顾鸿和其他在皇笳海活动的武者。

    顾鸿昔年为影山剑王龙汉华所救,在大玄王朝覆灭后,也得以重返北海,重建宗门。

    只不过昔年北海剑阁近乎灭门,元气伤得太厉害,这些年仍然在修养。

    没有看见自家广乘山的人,燕赵歌猜想老爹燕狄应该还没出关,其他人或许留在皇笳海那边,没有随东南剑姥进入方圆山范围。

    毕竟广乘山就位于皇笳海西部,距离两境边界很近。

    方圆山突然起了大变动,广乘山那边自然小心戒备。

    “燕小友,这到底……”剑姥定了定神,同燕赵歌见过礼后,首先问道。

    燕赵歌简单答道:“从一方异域空间返回,不巧界域通道入口正开在南方炎天境的绵山山脉,一路从那里回来,路上少不得同南方炎天境的人交手。”

    “到了方圆山这里,前有‘宝梧镇岳’张树仁挡路,后有‘燚王’彭鹤追赶,为了应对,我只好借这里的地势布阵。”

    东南剑姥目光一凝:“若老身没有看错,你这阵法,竟像是那传说中的九曲黄河阵?”

    “不错。”燕赵歌坦然点头答道:“正是九曲黄河阵。”

    他看着面前神情凝重的众人,微微一笑:“燕某在外游历期间,曾入一处遗迹洞府,乃是昔年黄河龙门的龙门大帝一脉嫡传。”

    “哦?”东南剑姥神色微微一松。

    其他人则面面相觑,似乎还有些不明白。

    剑姥解释道:“大破灭前,那传说中九天之上的天庭神宫,偶有仙人下凡,创下传承。”

    “其中一位前辈开山立派,创建名为黄河龙门的宗派,自号龙门大帝,掀起好大声势。”

    “黄河龙门乃是玉清嫡传,其核心绝学有二,一为元始天书十卷中,先天三书之一的番天书,一为龙门大帝自创的龙门玄功。”

    “不过,其守山大阵,却是那九曲黄河阵。”

    “传闻中,昔年上清三霄娘娘封神之后入天庭,三仙岛的诸多绝学奥妙也因此带入那九霄之上的天庭神宫里,龙门大帝的九曲黄河阵,想来便源于此。”

    “可惜一场大破灭,龙门大帝和黄河龙门,都消失在那历史长河里,老身对其所知,也都源于一些古籍记载。”

    剑姥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燕赵歌:“久闻你广乘山有番天印传承,莫非便也是源自那黄河龙门的遗迹洞府吗?”

    话虽这么说,但老太太的目光里仍然不乏审视和谨慎。

    当年燕赵歌大战摘星居士关立德,绝仙剑在皇笳海上天地留伤,许久方才散去。

    黑锅扣到关立德头上,对东南内外各地都有个交代。

    但要说剑姥等人完全不怀疑,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再加上九曲黄河阵,两相对照,就更显得不寻常。

    “正如剑姥所言,本门所传番天书,正是源于黄河龙门一脉的遗迹洞府。”燕赵歌脸不红心不跳:“除此以外,自然也有龙门玄功。”

    说罢,燕赵歌转身就向旁边凌空击出一拳。

    真元在半空中化为滚滚长河,河水扭转间,形成巨大漩涡。

    无数涡流深藏其间,不停对碰撞击,形成毁天灭地的恐怖威势。

    “龙门玄功,燕某只是通篇看过,不曾深入修练,一点皮毛,徒有其表,让诸位见笑了。”

    燕赵歌说着,收回手掌。

    他的龙门玄功,可是货真价实的……

    东南剑姥静静看着燕赵歌。

    她也没有亲眼见过龙门玄功和黄河龙门嫡传其他绝学,只是见过古籍上一些文字描述。

    从燕赵歌出手外观上来看,与古籍描述一般无二。

    这便很好。

    对其他人能解释过去就行。

    剑姥刚直,但分得清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很多事情都是难得糊涂,便如先前的关立德,又或者龙汉华。

    “燕小友你当真是福缘深厚,广乘有你,难怪能有今日。”剑姥赞了一句之后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多说,转而问道:“你刚刚说,除了张树仁以外,彭鹤也到方圆山了?”

    燕赵歌拍了拍旁边盼盼的脑袋,盼盼低鸣一声,飞下地去。

    “除了张树仁与彭鹤以外,武圣九重境界的高手,还有一人。”燕赵歌言道:“虚来峰门下,乾帝首徒,青树子。”

    听见这个名字,东南剑姥神色严肃起来。

    虽然比她年轻不少,但同为武圣九重,仙桥后期境界强者,青树子声势更在她之上。

    两人没有交手过,但东南剑姥当年曾亲眼目睹青树子出手,心知自己比之对方,怕是要逊色一筹。

    张树仁,彭鹤,青树子。

    这样三个仙桥后期武圣,往那里并排一站,都能让至尊以下的人感到窒息。

    他们若是突然攻入东南,剑姥自问仅凭自身,决计抵挡不住,甚至会当场陨落。

    “至于他们现在……”燕赵歌转头看去,就见盼盼重新飞了上来。

    此刻在盼盼背上,驮着几具尸身。

    有些人死相可怖,甚至面目全非。

    “燕某下手没轻重,导致部分尸首难以从长相辨认了。”燕赵歌略微歉然的说道:“不过,方圆山与我一战的人都在这里,一个没少。”

    一群东南武者,琢磨着燕赵歌话里意思,再看那些尸首,不禁全部呆在当场。

    东南剑姥急急上前一步,目光死死盯着其中一具少了一条胳膊的尸首。

    那正是青树子的尸身。

    虽然被燕赵歌拧断一臂,剑芒将头颅打个对穿,但其样貌不受影响。

    见过青树子本人的东南剑姥,自然一眼就可以将之认出。

    只是这一看,让这位饱经风雨的东南宿老,也呆若木鸡!

    下一刻,回过神来,剑姥第一反应,是视线看向四方。

    她在寻找,附近是否有其他高手到过的痕迹,但结果一无所获。

    那么解释便只有一个。

    眼前这些被打死的高手,全都是死在燕赵歌一人手上!

    “怎么做到的?就算是有九曲黄河阵……”老太太少见的失态,骇然转头,惊疑不定的看向燕赵歌。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