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007 新崛起的传奇,还是昙花一现的流星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007 新崛起的传奇,还是昙花一现的流星



    扣除三足山的金乌焚天刀,青树子的乌虬鞭,牵岚道人的明夷道服,燕赵歌从南方武者手里缴获七件上品圣兵。

    不提他打死的人,仅是将这些战利品从南方带走,就让南方炎天境元气大伤。

    东南阳天境武者在金庭山带领下,对南方展开的后续攻势,极为顺利。

    不仅仅金庭山把梧桐坡完全压制一顿猛揍,其他东南武者对上南方武者,也大占上风。

    尤其是沿着方圆山、宣宁山脉、广粤陵原这一条线一路向西,沿着燕赵歌东返的这条道路再走一遍,东南武者路上是轻松又愉快。

    已经被燕赵歌犁过一遍的南方武者,很难组织起有力的抵抗。

    “品质很不错。”燕赵歌看着手里的五凰扇,不由笑起来:“大手大脚惯了,我这样的败家子,怕是要招不少人痛骂。”

    修养一些时日,燕赵歌渐渐回复元气。

    感觉自己再次做好准备之后,燕赵歌将五凰扇也送入大幽明轮镌刻荒吞之法的孔洞内。

    此刻燕赵歌不需要再以攻击的方式,激发大幽明轮被迫反击。

    眼下他同大幽明轮已经渐渐建立起一些联系。

    心念动处,大幽明轮微微震动,虽然不完全遵从燕赵歌的指令,但送上门来的五凰扇,这次主动吞下。

    五凰扇的蕴含的力量意境,在大幽明轮孔洞内的宇宙虚空里,显化凤凰光影。

    大幽明轮有一些动作,但不激烈。

    燕赵歌知道,那是幽明十二法中的常明之法,在起作用。

    常明,幽明十二法的第八法。

    昔年皇笳海光明宗典籍,光明常照法便由此而来。

    包括不灭光明身,无尽明光掌等绝学,都是其衍生。

    光明常照,永恒不灭。

    修练者气息绵长,真元浑厚,擅持久战,同时防御力极为强大。

    道理意境的部分特点,与梧桐坡的凤凰真形卷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不如凤凰真形卷,但也极为出众。

    不过,外在特点虽然相似,但是内在道理却根本不同。

    所以大幽明轮在最初的震动之后,便重新安静下里。

    这件仙兵的祭炼,其中路数,是揣摩熔炼其他绝学的道理意境,最终提升自己,而不是分解剖析其他绝学。

    所以当目标无法提升自己的时候,便不会有动作。

    现在的五凰扇,和刚才的紫海剑,都是这个缘故。

    但燕赵歌本就只是拿这五凰扇,作为媒介和桥梁,将自己的武道意境供给大幽明轮。

    只是,并非无极天书。

    原因无他,无极天书太高深。

    一来,燕赵歌自己也还在不断学习参悟中,二来,无极天书比之幽明十二法最后一法,无极之法,胜过太多。

    盲目融合,结果很可能是无极天书反客为主。

    但大幽明轮的基础,始终是幽明十二法。

    以无极天书为根基,但没有推开仙门的燕赵歌本人,不可能成功祭炼出一件仙兵。

    喧宾夺主的最终结果,是两败俱伤,大家一拍两散。

    但随着燕赵歌本人修为越来越高,大幽明轮也越来越趋近于完满,最好是最后那临门一脚的时候,事情或许会有转机。

    所以燕赵歌此刻提供给大幽明轮的是另一门绝学。

    暗月丹书。

    他这次瞄准的目标,是幽明十二法第五法,太阴之法。

    此法门由武者修练,以太阴之清冷幽寂,令生机凋零,令神魂枯萎,乃是幽明十二法中有数的阴毒法门,近乎魔道。

    用来对敌,伤人于无形。

    值得一提的是,某种程度上,被同为幽明十二法的太阳之法克制。

    而暗月丹书的部分法门,也有类似效果。

    燕赵歌对于大破灭后的幽明圣教内部历史,了解相对有限。

    但通读幽明十二法中的太阴之法,心中便隐约有感觉。

    幽明圣教的前辈,或者尹天下本人,多半得到过暗月丹书残篇,并因此与自身道统传承武学结合,最终催生出太阴之法。

    暗月丹书本身并不只是阐述那些险恶凶戾的道理意境。

    不过幽明圣教所得残篇,似乎只涉及这些。

    如今燕赵歌提供全本暗月丹书,可以让这幽明十二法中第五路法门更上一层楼,底蕴更加厚重,而不是一味剑走偏锋。

    当看见那黑铁轮上,又有一个孔洞里,投射出惨白幽冷的光华时,燕赵歌嘴角勾起笑容。

    两个紧挨在一起的孔洞,一个散发浩然宏大的日光,一个散发清冷幽寂的月光,看起来颇有一番独特意味。

    燕赵歌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极为充实。

    或是观摩参悟燕狄的太易华云,潜心修炼。

    或是尝试祭炼大幽明轮。

    自返回广乘山后,燕赵歌便几乎不再出山,只是一心潜修。

    刚刚在界上界掀起一番风云的他,反而安静下来。

    广乘山似乎也变得低调,不仅仅是东南阳天境针对南方炎天境的打击少有参与,就连在皇笳海内,也不见大动作。

    唯一比较大的动静是广乘山掌门燕狄,成功登上仙桥。

    除此以外,分外平静。

    只是,时至今日,整个界上界,都不会再有人轻视燕赵歌与广乘山。

    同时,很多人其实都在等待。

    等待南方至尊庄深重回凤仪山梧桐坡。

    等待乾元大帝,重回昆仑山虚来峰。

    到了那个时候,燕赵歌和广乘山到底是新崛起的传奇,还是昙花一现的流星,才会真正见分晓。

    不管是此刻被金庭山打得焦头烂额的梧桐坡,还是青树子、牵岚道人陨落后一直没有动静的虚来峰,相信也都在等着那一刻。

    界上界时间,距离昔日方圆山之战,五年后。

    广乘山上洞府内,燕赵歌同燕狄父子二人面对面坐着。

    “我准备再赴沧海大世界一行。”燕赵歌静静说道:“不确定乾帝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确定南方至尊何时回来,但我会尽快。”

    燕狄颔首:“尽管去吧。”

    燕赵歌言道:“在此期间,劳烦您和宗门帮我查证一件事情。”

    他递过一块玉璧交给燕狄:“按照里面规划的方法和步骤,仔细丈量一下皇笳海的地脉流转,看看可有什么特殊发现。”

    “与承天效法阵类似的道理……”燕狄大致查阅一下后,看出端倪,眉毛一扬。

    燕赵歌手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很多时候,回归最初,解决问题的办法或许就藏在那里。”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