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008 燕家的媳妇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008 燕家的媳妇



    当年初到皇笳海,燕赵歌个人修为还低,实力单薄。

    首要大敌光明宗有威胁八极大世界广乘山的可能,仿佛悬在八极大世界上方的屠刀,随时可能落下。

    彼时,燕赵歌在皇笳海几大势力之间辗转挪腾,为自己扩大活动的空间。

    在此过程中,破坏了大玄王朝布置承天效法阵的行动,同时杀伤对方多人,以至于仇怨越结越深,直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在那个时候,燕赵歌并不关心乾元大帝为什么暗中命升灵子等人来皇笳海布置承天效法阵,也不关心那位大帝为何执着于寻找传说中道门四御之一的后土皇地祇。

    那是东南至尊曹捷应该考虑的问题。

    燕赵歌所需要思考的只是如何提升自身实力,应对大玄王朝带来的威胁。

    但到了现在需要直面乾元大帝的时候,当初不放在心上的承天效法阵,重新又成为燕赵歌目光的焦点。

    乾帝为什么暗中命人布置承天效法阵?

    为什么布阵地点似乎执着于东南阳天境皇笳海这个地方?

    为什么受到阻挠以后,这位道门大帝如此介意,如此放不下?

    乾元大帝本人之外,别人的反应也有点怪。

    东南至尊曹捷虽然是剑修,但大多数时候,都很平和,一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态度。

    但身为一境主宰,剑修出身的他真要遭人挑衅,绝对是个宁折不弯的性子。

    便是面对推开仙门的真仙大帝,也不会屈服。

    不过,在最初得知承天效法阵的存在之后,曹捷还是默许了大玄王朝的康平等人继续留在皇笳海,继续布阵。

    只是燕赵歌和广乘山的存在,让大玄王朝始终难以成事。

    燕赵歌同金庭山关系友善,金庭山暗中多少有些偏向他和广乘山。

    正好,东南阳天境和南方炎天境大战一触即发,而凤仪山梧桐坡也欲除燕赵歌而后快。

    最终乾帝在东南和南方之间开战时,牵制东南至尊曹捷,借南方至尊庄深之手,解决一众东南武者的同时,解决燕赵歌和广乘山。

    这一行为反而激怒东南至尊曹捷,联系锦帝前来助拳,最终将乾帝和南方至尊庄深一起逼退。

    界上界其他顶尖强者,对此则是不支持不干涉。

    按理说,寻找大破灭后便一直没有消息的后土娘娘,对整个道门来说,都是大事。

    燕赵歌相信,最顶尖的道门强者,有办法的都会尝试寻找。

    而乾元大帝的行为,在其他界上界顶尖强者看来,却更多视之为乾帝个人的私事。

    于是只有锦绣大帝,出于同东南至尊的私人友谊,插手此事。

    既然是私事,会是什么样的原因呢?

    现在要直面那位仙门大帝锋芒的燕赵歌,对此很感兴趣。

    “此事,我会亲自负责。”燕狄也来了兴趣,将玉璧收起。

    燕赵歌站起身来:“那老爹,我下去沧海大世界那边了。”

    燕狄颔首:“嗯,放心去吧。”

    “坦白说,放心不下,不过不是放心不下这里。”燕赵歌苦笑一声:“北边的关雨落关姑娘传回来消息,云笙进去的那扇‘门’,至少还要几年时间才有机会重新开启。”

    封云笙这一去,一定程度上,断了自己的后路。

    于是她的生死安危,燕赵歌也无法确定。

    虽然明知,对于一个胸怀大志,意志坚定的武者而言,这其实是平常事。

    封云笙本人天资卓绝,又坐拥太阴冠冕和凛日神刀两大神兵。

    但真要说燕赵歌一点都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哪怕他对封云笙再有信心也是一样。

    “身为一派掌门,门人弟子中有这样一个传人,我心甚慰。”燕狄说道:“不过你的想法,我也能理解。”

    燕赵歌仰天长叹:“老爹啊,咱们燕家的男子,找的媳妇都不让人省心啊!”

    燕狄没好气的说道:“怎么说话呢?”

    “找您的媳妇找的头发快白了都还没找到不说,我媳妇又丢了。”燕赵歌缩了缩脖子,但还是小声嘀咕。

    燕狄被他那惫懒模样气着了,指着他说不出话来,抬手欲打,燕赵歌已经一溜烟出了静室。

    看着自己儿子逃跑的背影,燕狄哭笑不得。

    少顷,燕赵歌又从门口探出头来:“对了老爹,那位夏师弟如何?”

    五年前,随燕赵歌一同返回东南阳天境的夏光,如愿以偿拜入广乘山门墙之下。

    对于他来说,各种考核,都不难过。

    虽然因为门规的原因,从一介白衣弟子做起,但很快便披上蓝袍,之后更在袍服边缘辊上黑边,成为广乘山一脉核心嫡传弟子。

    而他最终拜的恩师,正是身为掌门的燕狄。

    “天赋惊人,悟性不俗,用功刻苦。”燕狄点评道。

    至于夏光那刚极易折的暴躁脾性,他反而不太在意。

    某种程度上来说,燕狄也是类似脾气的人,只不过没夏光那么外露。

    燕赵歌问道:“他还没有找到自己的亲人吗?”

    燕狄摇头:“没有。”

    当年连鼓山脉听雷峰夏家惨遭灭门,除了夏光以外,只有两个当时外出历练的子弟幸免于难。

    夏光当年随燕赵歌回东南阳天境拜入广乘山门墙后,第一时间返回连鼓山脉寻亲。

    但得到的消息却是,他外出的兄长和姐姐都没有回来过。

    这五年来,广乘山有请金庭山帮过忙,在东南阳天境范围内寻找,但没有找到人。

    夏光原本惊惧,以为两人也落入三足山手中。

    但多方打探消息后渐渐确认,三足山也没有他们的下落。

    夏光只能暂时按下心中焦虑,寻思哥哥姐姐或许也是在外面得知家族的情况,怕遭三足山斩草除根,所以暂避在外,隐姓埋名。

    所以他在广乘山安顿下来后,时不时外出行走。

    “血霹雳”夏光的名声,如今也已经不局限于皇笳海,成为燕赵歌父子近年潜修之后,又一个颇为有名的广乘武者名号。

    夏光无意自己扬名,而是希望亲人能收到风声,然后来皇笳海寻他。

    “夏师弟也算煞费苦心,希望他的兄长和姐姐吉人天相,能来与他早日团聚。”燕赵歌叹息一声,燕狄徐徐颔首。

    这个新入门的徒儿,和自己父子二人,也算同病相怜。

    燕狄的目光在瞬间飘忽之后,重新变得坚定:“人间至尊的境界……”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