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014 凤凰泣血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014 凤凰泣血



    (ps:今天的更新晚了些,向大家致歉。

    同时,今天只有一更,欠下的一更明天白天补。

    马上到一个大情节了,我需要认真梳理思考一下。

    绝不会赖账,大家尽可以放心。)

    离开南方炎天境,前往中央钧天境,一去八、九年的南方至尊庄深,终于返回凤仪山梧桐坡。

    对于世俗凡人来说,人生不过匆匆百年,八、九年已经是一段不短的时间。

    但对于修为境界高深的武道强者来说,很可能一次闭关便是十年以上。

    南方至尊庄深本人,上一次闭关潜修,便是近二十年时间过去。

    只是此前,从来没有哪次,能让庄深有如此物是人非的感觉。

    此刻他坐在宗门大殿上首主位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一众门人。

    比起当年,庄深的容貌没有丝毫变化。

    仍旧容颜清癯,颇为英俊,看上去不过三十岁许年纪,一头如雪白发,简单梳起发髻。

    但看着眼前众人,庄深面沈如水。

    他的儿女亲家,一直以来相交莫逆的师弟,“燚王”彭鹤,不见了。

    虽然关系不如彭鹤亲密,但对庄深颇为敬重,办事稳妥,令他素来信任有加的师兄,“宝梧镇岳”张树仁,也不见踪影。

    他最看重,耗尽心血栽培的得意弟子,“凤瞳”袁显成,同样不见踪影。

    除此以外,梧桐坡还有许多人,永远都无法再出现在眼前的大殿内。

    最后,还有他的亲生儿子,庄朝晖……

    庄深看着眼前寥落的门庭,久久不语。

    人群中,一个做儒生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说道:“张师兄、彭师弟都不在了,东南势大,我等只能固守凤仪山,静候庄师兄你回来。”

    庄深看向那中年儒士,徐徐说道:“毛师弟,辛苦你了。”

    中年儒士低头说道:“还请掌门师兄拿个主意。”

    此人,自然便是凤仪山梧桐坡一脉硕果仅存的武圣九重境界大佬,和彭鹤、张树仁并称的“凤鸣南疆”毛远声。

    他和彭鹤,同南方至尊庄深乃是同出一师门下。

    数百年前,凤仪山一脉还是上一代人做主,庄深恩师执掌门户的时候,毛远声其实才是最被看重的传人。

    彼时,相较于庄深而言,他们的师父,一直偏爱毛远声,甚至曾经属意毛远声接掌自己的衣钵,并承继梧桐坡门庭。

    只是后来,少年时相对平凡的庄深,上升势头越来越足,最终后来居上。

    他们的师父因为意外而早亡,没能决定继任掌门的人选。

    最终,庄深胜出。

    不过,也确实在他手上,凤仪山梧桐坡一脉发扬光大,凤凰真形卷越加完善高深。

    直到后来,庄深登临人间至尊之境,凤仪山也达到自身历史上的顶峰。

    对毛远声,庄深倒是没有打压,但梧桐坡三位武圣九重境界的大佬里,毫无疑问毛远声同庄深的关系最为疏远。

    张树仁奉命镇守同东南交界处的方圆山,看似边远,但却深得庄深信任。

    若真是苦差,庄深最看重的弟子袁显成不可能陪绑。

    而在庄深前往中央钧天境时,替他坐镇凤仪山梧桐坡山门的人,是关系最密切的“燚王”彭鹤。

    自当年之后,毛远声本人其实一直也颇为低调。

    昔日的“凤鸣南疆”,如今看来似乎有些名不副实。

    这一次也是张树仁和彭鹤都陨落,毛远声方才返回梧桐坡主持大局。

    作为梧桐坡一脉目前仅次于庄深的强者,毛远声反而更低调了。

    “拿个主意?”庄深神色平静,不见点滴波澜,但是在场所有梧桐坡武者,都感觉到,自己所处的世界,仿佛整个燃烧起来。

    眼前一头火凤振翅而鸣,但是双瞳分明流下血泪。

    看着眼前凤凰泣血的幻象,包括毛远声在内,所有人噤若寒蝉。

    幻象消失,庄深仍然面无表情,似乎情绪没有丝毫波动。

    但所有人都知道,方才那看似虚幻的景象,其实才是庄深心底想法的真实展现。

    “我梧桐坡合计三十七人,死在那姓燕的小贼手里。”

    庄深站起身来:“其中有两个仙桥后期武圣,有我最得意的弟子,也是本门年轻一代最杰出的传人,还有我的亲儿子。”

    他看向毛远声:“若我这次有去无回,毛师弟你接任掌门之位。”

    毛远声低下头:“愿附师兄骥尾,一同前往东南。”

    “说什么呢?”庄深雪白的眉毛皱起:“本派香火,不能断。”

    毛远声抬起头,看向庄深。

    庄深言道:“不管显成他们因何而死,事实是他们都陨落在方圆山。”

    “我回来了,但是曹捷也回来了,若是在方圆山一战,结果殊难预料。”

    毛远声沉默一下后说道:“那师兄何苦……”

    庄深平静说道:“昔年为师父报仇,我武圣七重境界敢战武圣九重的仇人。”

    “如今执掌南方,难道当真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吗?”

    毛远声默然,半晌之后方才说道:“这就是为什么你是‘凤翔九天’,而我只是‘凤鸣南疆’吗?”

    “我可能比你早死。”庄深淡淡说道:“我比你强,但有人比我更强。”

    “但莫要以为我被怒火冲昏头脑,我比任何时候都冷静。”

    “不惜一切代价报仇,首先是报仇,然后才是不惜一切代价。”

    听了庄深的话,毛远声等梧桐坡武者精神微微一振。

    就在这时,梧桐山外虚空晃动起来,仿佛水波一般。

    一个人影从中走出。

    他的到来,没有惊动梧桐坡上下任何人,唯有庄深有所感应:“郎兄到了,庄深有失远迎。”

    “郎兄?郎……”毛远声等人听了,都是一怔,继而大喜:“西方至尊到了?”

    庄深淡淡说道:“没有朝晖、显成他们的事情,我也邀请了郎兄来我梧桐坡做客,共商讨伐东南之事。”

    说话间,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庄兄,事情我听说了,节哀。”

    一众梧桐坡武者见了他,都纷纷行礼:“见过西方至尊。”

    来人,正是西方魭天境之主,丽农山掌门,西方至尊郎青。

    “既然郎兄知道了,我多余话就不讲了。”庄深言道:“不知郎兄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