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015 找人助拳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015 找人助拳



    (ps:这是昨天的第二更。)

    西方至尊郎青,衣着同毛远声有些类似,都是一身文人儒士的打扮,不过外面多批一件道袍。

    他下颌留着三缕黑色长髯,打理的很是整齐。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曹捷。”郎青言道:“新崛起的广乘山,是意外的变数。”

    “如今看来,这广乘山,简直就像曹捷养起来的看门狗,不先拔掉这枚钉子,金庭山就始终安稳。”

    郎青说着,徐徐摇头:“我也很乐意先拔掉这枚钉子,但是现在不行。”

    庄深没觉得郎青是在推诿,反而冷静的问道:“郎兄可是听到什么消息了?”

    “不错,我这次来正是想通知你。”郎青颔首:“傅锦绣回界上界了。”

    “并且,从妙飞峰传来的消息,他有心保下燕赵歌与广乘山。”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梧桐坡武者脸色都沉了下来。

    锦绣大帝如此明确的表态,出乎他们的预料。

    但没人对此提出质疑。

    东南至尊曹捷同锦绣大帝交情匪浅,而西方至尊郎青虽然和曹捷势如水火,但同锦绣大帝傅云驰也算至交好友。

    对于曹捷和郎青的矛盾,锦帝调解无果后,一般是持两不相帮的中立态度。

    但对梧桐坡来说,这却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庄深徐徐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几乎和我们出关的时间一样。”郎青答道:“显然他早有打算。”

    “乾帝还在域外虚空尚未返回,我们此时去东南,只会是白白碰壁的结果。”

    郎青的说法是比较客气的。

    对于同锦帝交情不差的郎青来说,或许只是碰壁,但对于庄深和梧桐坡而言,恐怕就不只是碰壁那么简单了。

    有人脱口而出:“假如我们只动广乘山,不动金庭山,锦绣大帝也会出手?”

    郎青对他突然插话,并不以为忤,只是缓缓点头。

    那梧桐坡武者突然表情微微一变:“难道有些传闻是真的?锦帝要为傅红莲择婿?看中的就是那姓燕的小贼?”

    一听这话,庄深也看向郎青,面露探寻之色。

    虽然梧桐坡上下恨燕赵歌入骨,但也要承认,他恐怕是近年来界上界新崛起最出色的年轻一代,少年天骄。

    谪仙人之名,便是在南方炎天境,也得到广泛流传。

    “不能肯定没有,但应该不是。”郎青摇了摇头:“妙飞峰传出的消息是,燕赵歌曾经救了傅婷,所以他们要还这个人情。”

    庄深沉吟了片刻后,说道:“锦帝那边,未必能出手。”

    “哦?”郎青有些意外的看向庄深。

    一旁的毛远声这时轻咳一声,补充说道:“并非西方至尊你得到的消息有误,掌门师兄的意思是,锦帝或许有心出手,但到时候,却未必有那个空闲。”

    郎青蹙眉:“怎么说?”

    庄深低声说了几句话,郎青脸色一变。

    “正要请郎兄帮忙参详一下,我的办法,是否可行?”庄深言道,郎青沉思片刻后,缓缓颔首:“把握不小,确实很有可能成事。”

    他转头看向庄深:“看来庄兄筹谋已久。”

    庄深平静说道:“当初是为了金庭山,虽然乾帝陛下同锦帝有冲突,但我也要多做准备。”

    “不过现在,是为了那燕赵歌和广乘山。”

    “郎兄也无需失望,若我所料不差,曹捷这次肯定会出手相助燕赵歌和广乘山,我们的敌人仍然是共同的。”

    郎青言道:“庄兄所言不差,但既然你有此一招,我更倾向于多等一等。”

    庄深点点头:“等乾帝也回来吗?”

    “不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完全不需要十年那么久。”郎青言道:“锦帝出手,有乾帝可挡,锦帝不出手,则我等必胜,没有丝毫出意外的可能。”

    “庄兄你的法子把握不小,但我们也需思及,万一锦帝仍能赶到的情况。”

    庄深表情平缓,徐徐说道:“郎兄你说的不错,其实就算锦帝无法出手,我们两人合力也并非十拿九稳,我本就打算再邀人助拳。”

    郎青问道:“你准备找谁?”

    “那燕赵歌的模样,想来郎兄你是知道的。”庄深不答反问:“你有没有感觉,他长相与一个人相似?”

    郎青目光一凝,心头飞速浮现自己见过的燕赵歌光影图像,然后与记忆中的其他人一一对照。

    庄深不提也就罢了,这一提醒,郎青渐渐也起了怀疑。

    “胡悦心的那个徒孙,雪初晴?”郎青眉头皱起:“他们有血缘关系?母子?虽说眉眼之间确实有几分相似,但是毫无关系,却长相酷肖的人也不在少数……”

    说到这里,西方至尊郎青突然停下来,目光闪动间,若有所思。

    庄深则说道:“不错,若只是样貌相似,算不得什么,但我留意到一件事。”

    “曹捷庇佑幽明圣教传人,你我都知道,但那姓燕的小贼,入幽明帝陵,就算没有仙兵,也肯定得了尹天下的遗产,他非幽明圣教正统传人,曹捷不发怒也就罢了,居然还一直关照他?这不正常。”

    听了庄深的话,郎青捋着自己的胡须:“都怀疑胡悦心的传人,无意中可能得到当年尹天下留下的线索,那燕赵歌因为同胡悦心的传人有关,所以曹捷才另眼相看?”

    “不对……”郎青又摇摇头,眼睛眯成一条缝:“不是无意间得到,现在看来,胡悦心和尹天下可能根本就是熟人,所以尹天下带回来的东西才落在胡悦心手里,现在又到了她的徒孙那里!”

    他睁开眼:“好一个幽明大帝,好一个瞒天过海,他的后继者,根本不是自己幽明圣教的徒子徒孙,而是胡悦心那一脉传人。”

    庄深点头说道:“曹捷,或多或少是知情人。”

    郎青看向他:“这么说,你想要找来助拳的人……”

    “东边的天一道兄。”庄深答道:“西北的练祖琳。”

    天一道人,东方苍天境之主,云渺山清华观观主,东方至尊。

    练祖琳,西北幽天境之主,赤海主人,西北至尊。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