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018 宾客上门,地公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018 宾客上门,地公子



    广乘山开门纳徒的大典,正式开始的日子,即将到来。

    在消息传出后,各地对广乘山心怀向往的年轻人,都纷纷赶往广乘山。

    之所以早早传出消息,就是为了给这些人留下赶路的时间。

    毕竟路途遥远,对于修为相对较低的武者乃至于凡人来说,若无特殊的交通方式,可能走一辈子,都走不到广乘山脚下。

    光是皇笳海,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路途就何止百万里之遥。

    更别说皇笳海以外的天地。

    为了接引这些有心拜师的人,也为了扩大自身影响力,广乘山外派了不少人,分别前往其他各地专门设点。

    经过初步筛选的人,才有广乘武者带回皇笳海,带回广乘山,参加此次大典。

    如今广乘山在界上界的人丁,还相对有些单薄。

    不过已经名声在外的广乘山,吸引大量青年才俊自己主动想法设法来投,省却大量功夫。

    皇笳海内,广乘山这些年看似不高调,但在不声不响之间,已经渐渐渗透整个皇笳海。

    就如同当初在八极大世界时一样,广乘坐拥天域之地,但麾下有众多中小门派依附,组成一张巨大网络。

    此刻在皇笳海,这张网络也初见规模,依托这网络,让广乘山这次开山大典收罗人才,接引门徒,有了很大便利。

    “没让你们外出知客,可是觉得无聊?”

    此刻还在山门里的广乘年轻武者,没有多少,大部分都被派出去了,只有少数人还留在山上。

    燕赵歌自然不需要外派。

    他不仅不能外派,还必须留在山上。

    这次大典邀请的一些宾客,来了广乘山,正需要他接待。

    在燕赵歌身边,站着两个年轻人,闻言都摇头:“不会。”

    其中一人,身材高大,面部线条硬朗,五官看起来颇为英俊。

    只是其右眼上,戴着一个黑色燕赵,将右眼挡住。

    赫然正是当年的听雷峰夏家遗孤,随燕赵歌从南方炎天境一路返回的夏光。

    此刻的夏光,面容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

    当初他过度催动自身血霆祭礼与一位三足山长老鏖战,导致自身寿元大量折损,以至于外观看上去仿佛已过半百,即将从盛年步入老年。

    那并非夏光有意变化外貌,而是因为寿元过度折损后,按照其寿数,他确实即将步入自身的老年阶段。

    而现在,他却仿佛返老还童一样。

    这也不是他有意变化外貌,而是他拜入广乘山门下后,得以修练元始天书十卷之一的生生造化天书,寿元重新大量增长的缘故。

    眼下的他的年龄,相较于自身漫长的寿命,连青年都算不上,只能算少年。

    夏光当前一身服饰,也从原先的红衣,换成广乘山核心嫡传的标准服饰,同燕赵歌一样的白衣蓝袍,袍服边缘辊着一道黑边。

    如果可以,他自然希望能去做知客,迎来送往。

    距离当年听雷峰夏家灭门惨案,已经六年多快七年时间过去。

    除了夏光,应该还有两名幸存者才对。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夏光一直没能找到自己的亲人。

    随着时间推移,夏光心中愈发不安,而希望越来越少,只是他始终不愿意放弃。

    继上次燕赵歌横行南方震惊天下后,这次的开山大典,广乘山又声势非凡,引得四方云动。

    如果他的亲人还在世,那么这一次很可能得到消息赶来。

    不过夏光不适合做知客。

    脾气暴躁易怒就不提了,当年在夏家幽居,少有接触外界。

    入广乘山这些年虽然常在外行走历练,但为人处世待人接物仍然不很成熟。

    这既跟经历有关,也跟性格有关。

    近年来,“血霹雳”夏光,是广乘山年轻一代颇为响亮的名号。

    不过这名有好也有坏,夏光实力超群为广乘山立威的同时,也时不时捅一些或大或小的篓子。

    很多事情倒不一定是他错,但如果换个人情练达的人来处理,结果会好不少。

    当然,真要比起来,燕赵歌比他能闯祸多了。

    夏光虽然不想留在山上,但燕赵歌、燕狄父子发话,他从来都是无条件服从。

    只是,自有人来投山开始,他便经常性的到山门那里悄悄守着,看有没有自己的亲人到来。

    和夏光一起站在燕赵歌身边的人,则是一个外貌看上去同样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女,姿容秀丽脱俗,只是周身上下流露出清冷之意。

    却是司空晴。

    早在数年前,她便已经超凡入圣,不算带艺投师的夏光,她是广乘山第三代弟子中,燕赵歌、徐飞、封云笙之后第四位武圣。

    近几年潜修,已经达到武圣二重境界,甚至开始尝试向武圣三重境界发起冲刺。

    不过,自打来到界上界后,相较于徐飞、夏光甚至应龙图、石钧等人而言,司空晴低调许多。

    大多数时候,她都在山中闭门潜修。

    时至今日,很多事情司空晴本人也都知情,明白情况特殊,所以对燕赵歌、傅恩书等人的安排,她也不反对。

    她并非好动的性子,更愿意沉浸在武学的海洋中探索奥妙。

    以前外出历练,也更多是为了提升锻炼自己,而非兴趣。

    不做知客,留在山上,有更多时间潜修,司空晴自然不会觉得无聊。

    “司空师妹,如我所料不差,这次开山大典过后,你的事情,就能初步有个确定的说法。”燕赵歌言道:“只是,到时候结果是好是坏,现在还无法肯定,你却也需要有个准备才是。”

    这里所说结果的好坏,相较于是否安全,更多是指司空晴还是否需要像现在这样低调隐忍。

    司空晴平静说道:“没关系,我明白。”

    这时,有其他广乘弟子靠近,看向燕赵歌的目光中,不加掩饰流露出尊崇之色。

    燕赵歌转身笑道:“怎么?”

    那弟子连忙答道:“燕师叔,有一位客人到来,掌门师叔祖请你去接待。”

    “哦?”燕赵歌问道:“可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对方答道:“来人自号‘地公子’,姓陈,名坤华。”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