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019 燕少掌门与陈二公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019 燕少掌门与陈二公子



    “陈坤华?”燕赵歌闻言,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

    地公子陈坤华,这个名字,燕赵歌自然听说过。

    不过相较于他,燕赵歌听过更多的还是他的兄长。

    上方至尊,陈乾华。

    公认界上界最强武圣,至尊第一人。

    其同胞兄弟,便是有“地公子”之名的陈坤华,也是少年成名,天资卓绝的顶尖强者。

    虽然不若陈乾华一般惊才绝艳,但也堪称名动界上界。

    值得一提的是,有传言陈坤华一直对妙飞峰的傅婷有求凰之心,不过始终没有下文。

    让燕赵歌稍微留心的一件事,虽然是昔年的天公子,如今的上方至尊陈乾华当初提点三足山,但之后却是陈坤华与三足山走得比较近,三足山鞍前马后,为陈坤华出力颇多。

    相较于陈大公子而言,这位陈二公子,和三足山关系还更近一些。

    三足山的两大至宝,魂旗和上品圣兵金乌焚天刀都落入燕赵歌之手。

    燕赵歌检查过后发现,东西上面留有特殊的符印,不似三足山手笔。

    在落入他手里后,这些符印便慢慢消退。

    揣摩这些符印的作用,燕赵歌能看出,那不具备杀伤力,更多是一种标记和指引。

    一旦魂旗和金乌焚天刀被三足山以外的人掌控,三足山和其背后的人,就能察觉。

    想来对方已经知道东西落入自己手中。

    坦白说,燕赵歌对陈坤华不甚在意。

    虽然真要说起来,陈坤华比他还要高出一个境界,乃是武圣八重,仙桥中期的修为。

    这并非傲慢。

    相较于“地公子”陈坤华而言,有人更值得燕赵歌在意。

    这个人自然便是曾经的“天公子”,如今的上方至尊,陈乾华。

    即将到来广乘开山大典,若说有足以影响全局的变数,那么这位上方至尊,绝对是排名最靠前的几个之一。

    燕赵歌不畏惧强大的敌人,但他讨厌不确定因素。

    恰巧,按照界上界流传的许多传闻,身为三皇五帝之下第一人的陈乾华,恰好是最让人难以揣测的人。

    或者说,最不稳定的因素。

    似三皇五帝和其他至尊,旁人难以揣测其心思,是因为他们城府深沉,喜怒轻易不形于色。

    但至少,根据他们过往的经历,有蛛丝马迹可循,可以归纳总结规律。

    哪怕是伪装出来的,但至少有线索脉络。

    唯有上方至尊陈乾华,喜怒无常,行事经常出人意表,多有矛盾反常之处。

    连几位帝皇,都掌握不准他的心思。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界上界近些年来最出色的武道天才。

    其他大佬们,对这个惊才绝艳傲视古今的晚辈,都颇多优待。

    陈坤华雅号“地公子”,虽说是与自己兄长当年“天公子”的尊号对应,但这个“地公子”之名,若是没有昆仑山南高峰麒麟崖上地皇和地至尊的默许,怕还难以传遍整个界上界,成为公认的尊号。

    这其中,到底有多少出自陈坤华自己的才华,有多少出自其兄长的面子,恐怕很难说清。

    而燕赵歌现在感兴趣的就是,陈坤华来了,陈乾华会不会来?

    心中一边想着,燕赵歌一边来到坤地峰山门处。

    除了陈坤华以外,此刻广乘山上,也已经来了不少客人。

    例如,妙飞峰红莲崖锦帝门下武者,便已经有人到来,并没有因为是锦帝门下,而踩着日子登门,反而到得较早。

    当然,不是傅婷。

    对原因心知肚明的燕赵歌,不以为奇。

    而北海剑阁阁主顾鸿,幽暗宗宗主周浩生等人,也都已经到了。

    相较于当初一起针对大玄王朝的联合抵抗,如今皇笳海中其他势力,都已经默认了广乘山的霸主地位。

    广乘山这次开山大典,在皇笳海范围内招徒,覆盖整个皇笳海,也都得到北海剑阁等地的默许,甚至是协助。

    这便是一地霸主的权力,对于当地最优秀的人才,有最优先挑选的权利。

    本地人才当然希望投身最强的势力,但因为地理距离遥远等因素,很容易出现遗漏。

    而广乘山这次开山,得以到北海剑阁、幽暗宗等其他势力范围内选材,出现沧海遗珠的可能性无疑就很小。

    当然,广乘山事情很少做绝,类似情况,唯有这样的广开山门的大型典礼,才会如此大规模收罗人才,而这样的大典,自然不会是频繁的。

    在山门大殿的一间偏殿里,燕赵歌见到了那位地公子。

    其人称得上丰神俊朗,而且态度可亲,令人如沐春风。

    传闻中,比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陈大公子,这位陈二公子倒是交游广阔,在界上界人面颇为熟络。

    “不请自来,冒昧之处,还请原谅则个。”陈坤华也在观察燕赵歌,上下打量一眼后,便即拱手笑道。

    燕赵歌还了一礼:“阁下远道而来,本门自然欢迎,礼数不周之处,勿怪。”

    陈坤华把玩着手里的折扇,微笑着说道:“哪里,是我冒昧才对,我这人喜欢交朋友凑热闹,贵派开山是近年来少有的大事,我一时心痒,就莽撞跑来了,让燕少掌门见笑。”

    “交朋友?凑热闹?”燕赵歌看了陈坤华一眼。

    这话里的意思,可颇耐人寻味。

    跟谁交朋友?

    如何凑热闹?

    似乎不管从哪个方向去理解都可以。

    “陈二公子言重了,少掌门之名燕某不敢当,家父虽忝为现任掌门,本门掌门之位却并非世袭,关于下任掌门,诸位长辈也还没有决定。”

    燕赵歌漫不经心的说道:“从我本人来讲,懒散惯了,怕也当不得大任。”

    陈坤华闻言一笑:“是我唐突了,燕公子莫怪,只是看贵派令尊之后,在燕公子同辈者,尊驾明显领袖群伦,所有才有感而发,希望不要放在心上。”

    “怎么会?地公子太客气了。”燕赵歌也笑道。

    两人的初次见面,表面上还算愉快。

    不过,三足山的事情,双方谁也没提。

    只这一条,燕赵歌就知道,对方来此,未必是来观礼那么简单。

    可还是那句话,如果是来者不善,上方至尊陈乾华,会不会来?

    这一点才是问题的关键。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