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052章 余波未平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052章 余波未平



    虽然先前开山大典一战,燕赵歌和广乘山成功化解危机,更因为剑皇插手,而让敌人狼狈败走,甚至不敢卷土重来。

    但本来说好会亲自抵达广乘山道贺的锦绣大帝傅云驰,直到大典结束也没见人影,还是很令人在意。

    真要说的话,一方大帝,赏光莅临一个区区两个仙桥武圣坐镇的势力,无疑是给了这个宗门天大的面子,足以使之感恩戴德。

    就算改变主意不来,也不会有人认为不妥。

    双方地位差距大到一定程度,很多规矩和礼节,本就不再适用。

    一位仙门大帝的私事,事情再小,对人间来说也是大事。

    舍大取小,在正常不过。

    若是换一家势力,锦帝不来,落在其他人眼里,也多半觉得理所应当,而不会觉得失信无礼。

    但问题在于,燕赵歌和广乘山,已经证明自己,远不能用常规来衡量。

    开山大典一战力拒乾帝,斩杀南方至尊,更进一步坐实此事。

    虽然,能让乾帝无功而返,不代表就能对抗锦帝。

    但燕赵歌和广乘山展现出来的实力潜力,也足以让一方大帝都不可忽视怠慢。

    尤其是对比先前并无消息流出,却亲临广乘山助战的女帝解明空,锦帝失信未到,就更显得扎眼。

    妙飞峰前来道贺的代表,在开山大典上如坐针毡。

    等到大典结束,都不见锦帝到来,他们几乎无地自容,不敢多留,向广乘山匆匆道贺之后,便即告辞离开。

    这些妙飞峰武者,最想弄清楚锦帝下落。

    锦帝潇洒随性,但从来不是无信之人。

    这次的事情,明显反常。

    燕赵歌、燕狄、元正峰等人,倒是没有因此不满。

    “并非锦帝陛下失约毁诺,很可能事出有因,另有内情。”燕赵歌摸着自己的下巴:“庄深、郎青、天一道人、练祖琳他们初时信心满满,肆无忌惮,言语之间偶然流露出的一些信息,结合他们的心态,倒像是笃定锦帝陛下一定到不了,至少是无法及时赶到。”

    燕狄颔首:“锦帝陛下之前明言将会参加本门开山大典,对方自然视他为最大阻碍,虽然乾元大帝也会来,但若锦帝不到,在对方眼里,则乾帝无人可挡,他们必胜。”

    “他们可不知道你准备了坤元母道祭礼,更不知道越师兄有安排,要做手脚自然首要瞄准锦帝陛下,锦帝未到,怕是他们耍的手段。”

    燕赵歌摊了摊手掌:“我起先以为,是两种可能。”

    “其一,和我一起到过仙庭,现在被迫在红莲崖闭关的傅婷出了事情,锦帝被迫返回昆仑山。”

    “其二,庄深等人联系上了荧惑戟,请荧惑戟帮忙出手阻击锦帝陛下。”

    但在开山大典之后,从妙飞峰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却是,锦帝离开之后,并没有回去,傅婷也没有任何异常。

    如果是被荧惑戟阻击,那这么长时间过去,锦帝纵使无法及时赶到参加典礼,现在也该有消息了。

    毕竟锦绣大帝一件仙兵在手,实力更胜荧惑戟。

    荧惑戟阻击他一时可以,但长时间就很难了。

    父子二人对视一眼,都无奈摇头。

    燕赵歌目光微微闪烁,心道:“或许,还有第三种可能……”

    “当年奇怪碧游天为何送来陷仙剑经,现如今总算知道缘由。”燕狄换了话题。

    那个时候,燕赵歌和广乘山面对的主要对手,是大玄王朝。

    大玄王朝最顶尖的强者,便是升灵子。

    虽然下落不明多年,但未传出死讯,若是双方决战,则升灵子必然会重返皇笳海。

    而陷仙剑,正可以克制升灵子一脉的岁月流光剑。

    之后事实也证明,升灵子、石道人、玄成王等强者,果然重返皇笳海。

    结果一场大战,燕赵歌连斩康平、升灵子两大仙桥武圣,陷仙剑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通过聂惊神、白涛他们,燕赵歌父子二人如今也终于知道自家和碧游天的关系。

    客居碧游天数千年之久的龙泉大帝龙星泉,正是燕狄之父金曜太白上尊燕星棠的师弟。

    而碧游天现如今至高两皇之一的玄皇高清漩,也就是龙泉大帝的妻子,燕赵歌当年见过的高晴的曾祖母,则是燕狄之母紫芝大帝狄清涟的师姐。

    想到这大师兄娶小师妹,小师弟娶大师姐的两对传奇夫妇,燕赵歌父子二人心中莞尔之余,也颇为赞叹。

    不似剑皇越震北此前常年不在界上界,玄皇和龙泉大帝就在碧游天。

    他们夫妇显然也知道当年燕星棠夫妻二人关于燕狄的布置。

    于是在发现燕狄出现在界上界后,便暗中留意,更在当年送了陷仙剑经过来,帮了燕赵歌父子和广乘山一把。

    只是这次开山大典,乾帝兵压广乘山,他们却不好明着出手相助了。

    界上界和碧游天现在关系不睦,他们出手,很容易导致界上界一致对外,反而让广乘山处境堪忧。

    不过有剑皇在,龙泉大帝夫妇却也不担心。

    西南至尊白涛倒是隐晦提及,希望燕狄父子,还是尽量不要同碧游天接触。

    “哪怕不谈双方渊源,光是当初的陷仙剑经,我等便要承龙师叔的人情。”燕狄言道:“龙师叔夫妻记挂我们,我们也该找机会拜访碧游天回礼,至于以后如何,以后再说。”

    燕赵歌言道:“您说的没错,正是这个道理。”

    界上界和碧游天之间虽然关系紧张,但双方还没有到势不两立的地步。

    龙泉大帝的子孙,同一时间可以有一人隐藏身份重返界上界定居,便是例证。

    “您要统领宗门,走动不易。”燕赵歌想了想之后说道:“我相对自由,找个机会设法联系碧游天的人,去看看,说起来当年也得影山剑王不少关照呢。”

    彼此之间并非不能走动,但必须隐蔽行事。

    燕狄颔首:“嗯,你记在心上即可。”

    …………

    中央钧天境,昆仑山南高峰麒麟崖上,一个老者正平静目视东南方向。

    正是地至尊王正成。

    他微微侧首,缓缓说道:“你出发吧。”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