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053章 十方至尊之首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053章 十方至尊之首



    在王正成身后,一个赭衣男子应声答道:“是,师尊。”

    他稍微顿了一下后说道:“但经历之前皇笳海一战后,弟子只怕他已经失了胆气。”

    “且不说那燕赵歌和燕狄父子二人本就实力强大,就算他们平平无奇,剑皇陛下那里……”

    王正成对于弟子的犹疑并没有感到不满:“旁人不好说,但他一定会在意。”

    “通明大帝的徒弟,也就是那雪鹤的师父,当年死在他手上,燕家父子和剑皇陛下不知情,那雪鹤自己却是知道的。”

    “现在还仅仅只是冲突,但等到雪鹤一家团聚,就是死仇了。”

    王正成叹息一声:“当年虽有误杀意外的原因,可这事情必然要有个结果,他不得不防。”

    赭衣男子恍然:“竟是这样。”

    王正成言道:“去吧。”

    “他是个谨慎之人,当知道不露风声,只是能否如愿在那雪鹤同燕家父子见面前将之截住,却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是,师尊,弟子这边动身。”对方躬身告退,王正成的视线则仍然看向东南方向,半晌后悠悠轻叹:“偏偏这两者扯上关联……”

    却无人知晓,他是感慨剑皇同燕赵歌、燕狄的关系,还是感慨燕赵歌父子同雪初晴的关系。

    …………

    东南阳天境,极南地区,萍海。

    这里碧波万顷,但是海面却仿佛死水一片,不见点滴波澜。

    海面上,布满了浮萍,使得这里看上去仿佛一片绿色湿地。

    萍海上空,一个人影划过。

    来者五官英俊,嘴角常挂微笑,令人感觉观之可亲,如沐春风。

    整个人风度翩翩,上下看去,没有丝毫可挑剔之处。

    正是地公子陈坤华。

    参加广乘山开山大典的他,席间没有丝毫动作,就像其他客人一样,安静旁观了大典期间发生的一切。

    大典结束后,便和大多数人一起告辞,没有丝毫异常之处。

    对于了解燕赵歌、夏光同三足山之间恩怨,和陈坤华与三足山关系的人来说,只感觉颇为不可思议。

    也有些人认为,地公子是被广乘山强大的实力震慑,所以就算本来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陈坤华虽也是界上界出名的年轻强者,但比不得几位至尊,更别说乾元大帝。

    连这些大牛都在广乘山下铩羽而归,南方至尊庄深甚至赔上性命,陈坤华保持沉默,也就显得理所当然,并不招人笑话。

    或许,其兄长上方至尊陈乾华来了,事情可能还有悬念。

    但在女帝和聂惊神、白涛、王普他们现身,燕家同剑皇关系披露后,大家都觉得,就算上方至尊降临,怕也改变不了最后结果。

    地公子,就更不必说了。

    甚至有人觉得,他恐怕在思考如何同广乘山交好,改善关系呢。

    所以陈坤华在大典期间的表现,在人们看来,再正常不过。

    可是,在大典结束后,看似一直正常的陈坤华,却稍微不正常了一些。

    他没有北上返回中央钧天境,反而南下,来到东南阳天境南部的萍海一带。

    下方浮萍,就算陈坤华武圣八重的修为,也不敢轻易踏足。

    萍海之水,便是鹅毛落下,也是瞬息就沉,小如芥子尘埃,同样不能幸免。

    陈坤华一路飞遁,直到眼前出现一座巨大的岛屿,这才向下落去。

    此地乃是萍海中一处大宗门碧芜岛的山门,碧芜岛在萍海,算是最鼎盛的势力,岛主修为达到武圣八重境界,整个东南阳天境都是一方巨擘。

    碧芜岛上门人众多,强者如云,虽然身处萍海中,但也不曾失了警惕,看似祥和,但外松内紧,自有森严戒备。

    只是这一切对陈坤华来说,显然不放在心上。

    但见他一路行来,碧芜岛上的武者,仿佛视而不见,完全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如果熟悉碧芜岛情况的人见了这一幕,则会渐渐奇怪。

    因为岛上修为最高的武者,目前只有见神武圣,却不见宗门中真正的掌舵者,三名仙桥武圣。

    陈坤华对此毫不奇怪,径自穿堂过院,来到碧芜岛后山。

    这里是碧芜岛顶尖强者闭关的场所,陈坤华仿佛熟门熟路的打开一座封闭的洞府,走入其中。

    只是,走了进来后,陈坤华就不再那么随意,反而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因为他接下来要去见一个人。

    如果可以,陈坤华其实真不愿意跟那个人打交道。

    哪怕他们一起长大。

    哪怕他这些年来在界上界行走如此风光便利,至少一半以上是因为那人的缘故。

    但陈坤华还是对那人敬而远之。

    不过,这次却是必须要见的。

    走到洞府深处,里面顿时传来一阵靡靡之音。

    陈坤华对这声音当然不陌生,知道是男阳和合之事。

    通过走廊,来到洞府深处的静室,陈坤华眼前敞亮起来。

    静室内简单摆放着石桌石凳。

    但除此以外,多出一把明显不是此地之物,而是外面带进来的太师椅。

    一个男子坐在太师椅里,懒洋洋的靠着椅背,一副没精打采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的模样。

    这是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岁许的青年,身着一袭紫衣。

    容貌同地公子陈坤华略有几分相似。

    赫然便是现如今界上界武圣境界第一人,上方至尊陈乾华。

    不过这位十方至尊之首的天公子,看上去颇为颓唐潦倒,不修边幅。

    面容虽然也算俊朗,但还不如他弟弟陈坤华光彩照人。

    只是,光鲜的地公子,此刻束手而立,乖乖站在一旁。

    那惑人心神,令人浮想联翩的靡靡之音,仍然不绝于耳传来。

    来自隔壁。

    仔细听去,却能发现,不管是男声还是女声,在极致的欢愉中,都夹杂抑郁、痛苦甚至愤怒。

    紫衣青年浑不在意,这时终于转头看向自家兄弟,懒洋洋的问道:“回来了?”

    他看人的时候吊着眼角,仿佛谁都欠他二百吊钱似的。

    陈坤华则认真答道:“是,大哥。”

    “且先等等再说,我这边的事快要完了,如果这个再不行,我也没心思找武圣九重的来继续了。”紫衣青年摆摆手。

    陈坤华微微躬身,静立一旁,陪那紫衣青年一起等着。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