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059章 军火贩子燕赵歌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059章 军火贩子燕赵歌



    (ps:这是昨天第二更。)

    在此前燕赵歌的成长过程,和广乘山的崛起过程中,内晶炉都起到重要作用。

    现如今在八极大世界,不论哪个修为层次的广乘山武者,在武器数量与质量上,都被武装到牙齿,碾压其他宗门。

    不过随着燕赵歌、燕狄等人修为越来越高,内晶炉能起到的作用也在降低。

    燕赵歌心中早也在做其他谋划,总要尽可能提升宗门在当今之世的竞争力。

    至于内晶炉本身,则像是一些丹药或者兵器,可以用来出卖牟利。

    以此获得更多宝贵资源,为其他方面的发展提供支持。

    从某个角度来看,这将给其他宗派带来实力增长,抹除广乘山的部分优势。

    部分优势被抵消不复存在,换来的是其他更多方面的优势。

    于是整体而言,利大于弊,得大于失。

    已经不再是宗门核心机密,核心竞争力来源的内晶炉,完全可以作为筹码,换取更多利益。

    而这东西的销路,燕赵歌并不担心。

    两家彼此敌视对立的势力,都在努力提升自身,意图压倒乃至于吞并对方。

    假设双方最顶尖强者都是武圣四重,见神初期境界。

    没有足够材料也就罢了,若是有足够材料,自然都希望炼制出一件中品圣兵。

    原本旗鼓相当的两个人较量,一方赤手空拳而另一方有兵器在手,几乎就可以决定胜负。

    本来双方都需要漫长时间打熬,但其中一方因为内晶炉而省下大量时间,更快将圣兵炼制成功,无疑就能抢占先机,把对手压落下风。

    同样道理,也可以适用于合相武圣与下品圣兵。

    当然,不像上品圣兵那么稀缺。

    界上界强者如云,宝物丰富。

    真想要谋求一件中品圣兵,可以尝试付出巨大代价,跟其他人交易。

    但仍然很可能有价无市。

    仙桥武圣炼制中品圣兵不难,但每一个仙桥武圣的视线,始终都还是盯着上品圣兵。

    如果对更低层次的灵兵、宝兵有需求,那么一尊内晶炉更可以完全决定大势。

    对于任何一个有进取心的宗门来讲,你不要,你的对手要了,你怎么办?

    “感觉,我要变成一个大军火贩子了。”燕赵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印象中,很多军火商都会到处煽风点火,暗中人为制造冲突,从而为自己的军火扩大销路。”

    “我要不要也在这方面动动脑筋?好像有点太过心黑了……”

    内晶炉,并不是燕赵歌这次准备交易的唯一商品。

    只是他计划里的一部分罢了。

    他这次来昆仑山,除了寻访母亲雪初晴以外,就是要考察昆仑山各地,选取合适地点,来完成各种前期准备。

    然后,大量收罗界上界的各种宝贵资源。

    现如今的广乘山,雄霸皇笳海,对皇笳海的一切都可以做到予取予求,只要他们愿意。

    皇笳海以外,燕狄已经带人杀入南方炎天境。

    目前的局势,南方炎天境注定无法阻挡广乘山的脚步。

    虽然广乘一门尚未有人登临至尊之位,但若没有特别大的意外,广乘山当会成为南方炎天境的无冕之王。

    对于南方炎天境内的资源,燕赵歌和广乘山也将具有最大的支配权。

    但在界上界其他地方,就不一定了。

    莫说中央钧天境,又或者西方魭天境、东方苍天境等地方。

    就算和广乘山关系素来交好的东南、东北,乃至于剑皇弟子,西南至尊白涛坐镇的西南朱天境,也不可能全力供给燕赵歌和广乘山想要的东西。

    他们自身,肯定也有自己的需求与利益诉求,优先供应自身。

    这是很平常的事情。

    想调用整个界上界的资源,那是昆仑山中三皇五帝的权力。

    在开山大典以前,燕赵歌和燕狄等人的预期中,本也没那么好高骛远。

    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达到一定高度,自然可以享受应有的权利。

    不过现在背靠北高峰玉京岩这棵大树,燕赵歌和广乘山便有足够的资本谋求更多。

    当然,以玉京岩的名义拉大旗扯虎皮,去四处扩张获取利益,肯定是不行的。

    玉京岩在界上界也还做不到一家独大。

    三皇五帝有权调用整个界上界的资源,但有些资源毕竟有限,三皇五帝之间也可能存在竞争。

    燕赵歌现在打的算盘就是,从另一个角度,来吸纳收罗自己想要的各种资源和宝物。

    背靠玉京岩来做这件事,可以借势。

    当然,换个角度来看,也是为玉京岩争取更多的资源与话语权。

    如今的三皇中,剑皇毕竟崛起最晚,虽然隐皇低调,但地皇始终强势。

    地皇的很多决策,燕赵歌现在不予评价。

    因为他自问掌握的信息还很少,需要继续观察,不忙着判断。

    一个人心里如何想,和他面上如何做,很多时候不统一。

    所以,除了自己母亲的问题以外,燕赵歌目前对地皇没有什么意见。

    但如果要他在地皇和剑皇之间选一个支持,他现在肯定选剑皇,这没悬念。

    “不仅仅是内晶炉吗?”王普很快留意到燕赵歌话里重点。

    某种程度上来说,同为剑皇门下弟子,不管是王普,还是西南至尊白涛,他们看问题的方式,同聂惊神有差别。

    所以王普第一时间领会燕赵歌的意思:“燕师弟你这次来昆仑山,着实要大展拳脚啊。”

    燕赵歌微微一笑:“越师伯和地皇陛下都不在界上界,隐皇陛下对这种事情多半不放在心上,我哪怕捅了篓子,事后也好收场。”

    看着燕赵歌,王普沉吟起来。

    他行事风格,其实偏向稳重谨慎,从内心来讲,对燕赵歌的计划有些犹疑。

    不过略微思索片刻后,他还是点点头:“放开手脚去做,除了龙蝶谷以外,还有什么需要我帮手吗?”

    “先谢过王师兄。”燕赵歌言道:“龙蝶谷这里我个人使用,专门做准备工作,也不打算声张。”

    “稍后正式对外,我会在昆仑山外中央钧天境寻一处地方开展,不过我自己也不会常驻,会有我广乘弟子照料,但毕竟人生地不熟毫无根基,所以想请玉京岩的师兄们能有人坐镇。”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