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080章 拍虫子的乐趣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080章 拍虫子的乐趣



    重新镇封地域深渊下的九幽缝隙,再收缴了太岁幡后,燕赵歌便不再继续停留。

    他先向西行,前往天域广乘山。

    因为先前同陈乾华一场大战,八极大世界的灵气循环已然彻底乱了。

    就此放任不管,这方世界将趋于荒芜衰落。

    广乘山上有法仪,乃是先前立下,用来渐渐改善八极大世界灵气循环。

    现在正好可以再派上用场,重新帮助此方世界的灵气循环脉络恢复。

    翻天覆地的巨变,广乘山众人也都感受到。

    山上人心倒是还算安定,因为已经接到通知,地域九幽裂缝可能有变。

    但是,本门最富传奇色彩的强者燕赵歌,谪仙临尘,已然降临八极大世界处理此事。

    知道这一点后,所有人的情绪都变得平静。

    仿佛只要听到那个名字,就可以高忱无忧。

    最终结果,也再次强有力的证明这一点。

    虽然惊天动地,波澜壮阔,但九幽之变,还是再次被平息,八极大世界重新恢复安宁。

    燕赵歌回山,更是令群情振奋。

    有昔年同燕赵歌打过交道的广乘弟子,都与有荣焉。

    燕赵歌看到熟悉的老面孔,也心中快慰。

    八极大世界的时间流速,大约只有界上界的二分之一,沧海大世界的五分之一。

    燕赵歌在界上界打拼了这些年,八极大世界其实过去还不到十年。

    但就是这几年里,也有不少事情发生。

    风驰因为界上界广乘山资源有意倾斜,落力培养,因为八极大世界之前灵气改造更便于武者提升的缘故,成功登临超凡大宗师之境,这件留不说了。

    晚辈弟子中,也有一些杰出的人才涌现。

    但同样,宗门中也有弟子陨落。

    现如今广乘山在八极大世界一枝独秀,几乎没有敌人。

    但广乘弟子或是在修练过程中走火入魔,或是入西极大漠、南荒地宫、幻海大泽等地方历练,仍然有遇险的可能。

    例如昔年同燕赵歌、徐飞、司空晴等人并称,方准的亲传弟子陆问,虽然在当初广乘大劫里因为徐飞之助而避过堕魔之劫,但终究还是因为自身心境不稳急功近利,闭死关过程中走火入魔而亡。

    或许他已经无心再去同燕赵歌比较,但司空晴、封云笙、应龙图等人纷纷后来者居上,还是让他压力越来越大。

    闭死关却真的死在关中之人,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武道修炼,从来都不是一番坦途。

    重新恢复八极大世界的灵气平衡之后,燕赵歌同风驰等人话别,然后重返泽域浊浪阁。

    这里,始终一片风平浪静,仿佛与世隔绝。

    便是先前燕赵歌同陈乾华打得天翻地覆,这里却始终是一片祥和,像是另一重世界。

    同安清霖、谢悠蝉等浊浪阁武者打过招呼后,燕赵歌再次来到陈明瑛所居的小院。

    院落中,锦帝正和陈明瑛交谈。

    他态度温和,洒脱随性,妙语连珠,让知道他身份的陈明瑛,也渐渐不再那么拘束。

    孟婉坐在一旁,脸上笑容不断。

    这些年来,她少有这么高兴的时候。

    见到燕赵歌回来,锦帝转头看了他一眼,微笑问道:“看你这模样,是你胜了,陈乾华回界上界了吗?”

    “他自己主动前往九幽了。”燕赵歌摇摇头。

    虽然当时被九幽吞没一般身躯拉扯住,但陈乾华如果挣脱天地界域对其修为的压制,便可以同时摆脱九幽的侵蚀,飞升重返界上界。

    而燕赵歌当时也已经做好准备。

    因为九幽的存在,会让陈乾华飞升时略受几分阻碍。

    之所以燕赵歌番天印猛砸,生生把陈乾华打落深渊,就是为了让九幽缝隙绊住他。

    如此一来,他如果试图挣脱界域之力压制飞升界上界,燕赵歌就准备在那时候截击他。

    当然,即便如此,也没有足够把握就此将陈乾华彻底留下。

    但对于真实修为实力卓绝的陈乾华来说,这是对付他的最佳策略。

    可惜,神经病人思路广。

    锦帝闻言,徐徐点头:“这倒确实像他的一贯作风。”

    “不过,他临走前,我送了他一个魔魅之仪。”燕赵歌耸耸肩膀:“群魔围猎,他就算不死,短时间内也别想脱离九幽。”

    把这个不安定因素暂时限制在九幽之地,燕赵歌接下来这段时间便可以放心同锦帝、孟婉一起去寻封云笙。

    虽然,封云笙前往异域虚空,也可能与九幽有关。

    “少有人愿意同陈乾华交手。”锦帝俊逸的面孔上带着几分笑意:“绝大多数人打不过他当然是最主要的原因,但就算能胜过他的人,跟他动手也索然无味。”

    “因为这个人,没有生死成败荣辱的概念,赢了他,他也不会感到耻辱,懊恼,丢脸,失落。”

    锦帝一笑:“胜者从他那里夺走多少战利品,他也不放在心上,连生死他都不在意。”

    陈乾华热衷的并非战斗本身,而是与人交手的过程中,对手能否带来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除此以往,恩怨情仇,胜负生死,收获损失,他都不甚在意。

    或许应该说,他追求的东西,与大多数人压根就不在一个圈子。

    疯子的世界总是与众不同。

    “没有败者的哀怒,胜者的喜悦自也淡了许多。”锦帝随意的说道:“对于了解陈乾华的人来说,同他交手,赢了也没什么可痛快的。”

    燕赵歌嘿然一笑:“却也未必,用他陈乾华的话来说就是,拍虫子一样拍他,对我来说,其实也有些乐趣,至于他怎么想,我不在意。”

    锦帝莞尔:“相近修为境界,能拍虫子一样拍他的人,有几个呢?”

    他站起身来,看向孟婉和陈明瑛:“既然此间事情已了,那我们便重返界上界吧,今日叨扰了,陈道友勿怪。”

    “虽然先前说过,但本座还是要再唠叨一句,同婉儿失散多年,本座没尽到为父的责任,全有赖你抚养教导婉儿,实在感激不尽。”

    陈明瑛连道不敢当,看着又要分别的孟婉,心中颇多不舍。

    孟婉安慰她:“来日若有机会,弟子一定再来看望师父。”

    锦帝微笑颔首。

    燕赵歌目光微微闪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