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110章 窝心的上清剑修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110章 窝心的上清剑修



    丹霞峰上,狄清涟残留的剑意,毕竟历经多年。

    虽然在有心人保存下始终未散,但要想从中揣摩出道理,能从中揣摩出多少道理,仍然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不仅仅需要高超绝伦的武道天赋,同时也需要人在剑之一道上有足够的悟性和灵性。

    燕赵歌在山上悟道的时间,显然远远比高雪泊、龙雪寂等人预料的要短出许多。

    这让两个顶尖大剑修,如何能不赞叹?

    高雪泊兄弟二人接到消息惊讶不已,且不去提,却说燕赵歌从丹霞峰上下来,路上边走边还在心中思索揣摩先前的收获。

    “祖母对诛仙剑的领悟钻研,确实出众,有许多值得一想再想,不断琢磨的细节。”燕赵歌啧啧赞叹:“平淡之处见真章,细节之处一变再变,果真不同凡响。”

    途径半山腰的解剑池,燕赵歌取回自己先前放在这里的宝剑。

    略微思索片刻后,燕赵歌最后留下了青渊剑,没有带走。

    自燕赵歌行走江湖以来,最初的佩剑乃是灵剑碧龙,其后转赠师弟应龙图,也就是憨龙儿。

    憨龙儿如今也成武圣之身,区区下品灵兵层次的灵剑碧龙,早已经不合手。

    但是他却一直爱若性命,始终随身携带,便是现如今有了其他兵器使用,燕赵歌赠他的灵剑碧龙也仍然片刻不离身。

    灵剑碧龙之后,燕赵歌最经常使用的佩剑,便是上品灵兵,青渊剑。

    此剑乃是当年燕赵歌的师祖元正峰亲手祭炼,其后一直跟随燕赵歌,直到燕赵歌登临武圣之境,改用圣兵后,方才不再使用。

    但这一柄宝剑,仍然也时刻常伴燕赵歌左右。

    他炼制自己那根墨绿竹杖,先后烧进去无数神兵利器,当初手头的上品灵兵几乎全部当了柴火,后来圣兵都烧了许多,但这支青渊剑,始终留着。

    在未来,如果有必要,他烧起光阴剑印、元转天光剑甚至邪剑饕餮等至宝,也不会心疼。

    可这支青渊剑,同当初的灵剑碧龙一样,总是不同的。

    看着眼前朵朵白莲开放的荷塘,燕赵歌最终将青渊剑留在池底。

    “您当年有‘剑衡’之号,可惜我不能亲身经历您的指点考较,却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过关。”

    燕赵歌叹息一声,向着荷塘一礼:“碧游天我多半不会常居于此,这把青渊剑便一直留在这里吧。”

    他下得山来,自有高雪泊门下传人守候。

    见到燕赵歌,几名少白峰弟子都大吃一惊,甚至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们先前专门得过吩咐,在此守候。

    长辈曾隐晦的提及,在山上的燕赵歌是在悟道,不要惊扰。

    丹霞峰虽然空置已久,但对于上清嫡传武者来说,自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在他们想来,剑帝故居悟道,便是经年累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谁知道,燕赵歌几天功夫就下山了。

    换了个其他人,那些少白峰弟子怕是要怀疑燕赵歌徒劳无功,始终难有成就,最后不得不知难而退,所以才草草结束,这么早就下山来。

    但作为上清嫡传,青萍山里少白峰的门人,又是专门得了吩咐来此守候的弟子,他们对燕赵歌也有大致的了解。

    燕赵歌在界上界的赫赫威名,如今便在碧游天最核心的小圈子里,也已经渐渐流传开来。

    一位初登仙桥,就能正面与至尊一战的人,怎么可能是蠢材?

    “只是,这也太快了吧!”少白峰弟子一个个心里都暗自嘀咕:“或许他不通剑道?但既然长辈们许他登上丹霞峰,那怎么也该是会用剑的才对……”

    心中虽然诧异不已,但几名少白峰武者都没有失了礼数,上前同燕赵歌见礼后,在前引路,带燕赵歌返回少白峰。

    燕赵歌目光微微一闪,感觉到远方似乎有人窥探自己和丹霞峰方向。

    见得他下山来,对方便即遁走,像是望风的人。

    “呵……”燕赵歌嘴角微微一勾,并没有多说什么。

    界上界和碧游天矛盾很深。

    就如当年争夺玄霄紫金炉时,高晴的同门和界上界昆仑山妙飞峰锦帝门下弟子斗嘴对喷时说的那样。

    界上界固然不容上清嫡传武者行走,碧游天也同样严禁玉清、太清传人出现。

    身份暴露被逮着了,绝大多数时候可不是单单驱逐那么轻松,而是要见血的。

    自己因为祖母的缘故,进入碧游天无大碍,但说到底,他并不是上清嫡传。

    在武者的世界里,决定一个人的身份,除了血缘以外,还有许多因素。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便是师承。

    有些场合下,师承甚至比血缘还要更具代表性。

    燕赵歌在那些少白峰武者引领下,离开丹霞峰,返回少白峰。

    随着他们动身,自然也有少白峰弟子先行设法通知高雪泊兄弟。

    走在路上,燕赵歌态度平和,同那些少白峰弟子交谈,进一步了解碧游天风土人情的同时,也讲述自己在界上界和域外虚空的一些见闻,让众人大开眼界。

    走着走着,突然就见眼前一道剑光亮起。

    那剑光到了众人面前停下,现出一个青年身影。

    对方面貌普通,神情方正,但是周身上下,剑气恣意。

    他先行了一礼:“界上界谪仙当面,碧游天青萍山唐妙峰紫光洞门下,文代洪有礼了。”

    燕赵歌平静的拱拱手:“不知有何见教?”

    文代洪神情严肃:“久闻谪仙之能,世所罕见,为我大破灭后道门有数之俊杰,文某佩服不已。”

    “只是令先祖当年之事,令人如鲠在喉,文某不才,恳请向阁下讨教一二。”

    当年之事,什么样的当年之事呢?

    自然便是燕赵歌的祖父燕星棠,以玉清出身,剑压碧游天,打得一众上清剑修俯首称臣。

    大破灭后,那怕是上清嫡传一脉最丢脸的一次。

    更多的挫折损失败亡危机,碧游天不是没有过,但在自己历来著称,最为擅长的领域被人打得没脾气,这遭遇对上清嫡传来说可就很窝心了……

    a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