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124章 一剑惊神,先天元胎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124章 一剑惊神,先天元胎



    这一天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 ?.ranen`

    就在陈乾华攻破红莲崖的同一天时间里,昆仑山再次爆发一场大战。

    和先前攻破红莲崖的事件相同,这一战,在有心人的控制下,消息同样没有广泛传播。

    但少部分知情人却都感觉一阵阵荒唐。

    两个至尊武圣,为了争夺空置的南方至尊之位,展开一场大战。

    其中一位,居然是上方至尊陈乾华。

    是的,他要舍了自己本来上方至尊的位分,去争夺南方至尊的位子。

    这让人感觉有些啼笑皆非的事情,却真实的发生了。

    而更戏剧化的结果则是,陈乾华没争成功。

    先前空悬的南方至尊之位,突然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就在得知陈乾华意愿的第一时间,“惊神剑”聂惊神当场步入人间至尊之境。

    传闻中整个过程一蹴而就,仿佛呼吸一般随意自然,不见丝毫阻滞。

    仿佛就专门在等这一刻似的。

    一般按常理来说,新晋至尊,遇缺即补。

    聂惊神突破,当自动补上空缺的南方至尊之位。

    但陈乾华从上方降为南方的意愿无比强烈。

    最终结果,便是两人为了南方至尊的位置,展开一场大战。

    一场可能是界上界最近千年以来,武圣之间最高水平的大战!

    双方直接打到界上界以外的无尽虚空,战况之激烈,甚至可以媲美真仙大帝之间的战斗。

    大战过程中,先前帮助红莲崖善后的森罗大帝到场。

    闻讯而动的乾元大帝到场。

    因为事涉玉京岩、广乘山,连素来不问世事的女帝也赶到。

    加上先前便到了乾华峰的地至尊王正成,在他们的共同见证下,一场大战,最终两败俱伤,平手收场。

    陈乾华出乎预料的没能拿下对手,不管地至尊王正成有何想法,便是有乾帝支持,但是面对女帝和罗帝的不满,眼下也唯有保持沉默。

    于是陈乾华没能入主南方,留任上方至尊不变,主动降级的意愿落空。

    而空悬已久的新任南方至尊,终于新鲜出炉。

    聂惊神一剑惊世。

    初成人仙之身,战平此前界上界最强武圣陈乾华。

    要知道,就在同一天时间前不久,陈乾华刚刚顶着森罗大帝的压力,攻破红莲崖,向世人证明自己能凭人身对抗仙境强者。

    而此刻,初入至尊武圣之境的聂惊神,却让陈乾华无可奈何。

    论岁数和修道年限,聂惊神毕竟要更年轻一些。

    这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燕赵歌在得知有关新任南方至尊登位的经过后,不禁抚掌赞叹:“聂师兄力挽狂澜啊。”

    界上界的武圣九重境界强者新晋,能坐稳南方至尊之位的人,其实还是有的。

    只是因为立场原因,很多时候大家都不考虑他。

    这个人自然便是聂惊神。

    但他与陈乾华不同,他成为南方至尊,对广乘山的动作没任何影响。

    他也不会像西南至尊白涛那样,在当地营造自己的势力。

    聂惊神素来志不在此。

    他这次占了南方至尊之位,说白了就是专门给广乘山顶雷。

    别人对聂惊神一步入至尊感到惊诧,燕赵歌却不会。

    因为当初便知道,同何熙行、李君信他们不同,聂惊神是随时可以迈出这一步。

    不是能不能,只看想不想。

    当初南方至尊庄深陨落,聂惊神就可以补位,只是一来他自己没兴趣,二来广乘山开山大典一战,他是来给广乘山助声势,却不是北高峰玉京岩一脉自家要图谋一境至尊的位置,所以聂惊神选择不踏出那一步。

    当时没前进,之后的日子里也一直没前进,聂惊神等于是将自身一直自我压制在武圣九重境界。

    如无意外,他是准备再等些日子,待广乘开山大典余温散尽时,再低调晋升,但也不露消息给太多人,不打算接任南方至尊之位。

    聂惊神和一些人想法相同,那个位置就是留给有实无名的燕赵歌父子的,等他们名副其实的那一天。

    直到这一次,他敏锐感觉到陈乾华转任南方至尊之位意欲对广乘山一脉不利,所以才放开限制,一步登高,顶住陈乾华的脚步,将之挡在南方以外!

    “从前也知道惊神剑锋芒绝世,但却不曾想到,竟锋利到这等程度。”东北至尊刘铮谷也感叹不已,颇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之感。

    燕赵歌带着孟婉这次返回界上界,空间落点落在东北天境范围内。

    虽然红莲崖和乾华峰两场大战知情者有限,但身为十方至尊的刘铮谷自然收到消息。

    从他这里,燕赵歌得以知道许多详情,例如陈乾华虽然有仙兵天心尺在手,但从始至终都没有使用的意思。

    而玉京岩一方也并非毫无准备,得知聂惊神和陈乾华开战,王普当机立断请出剑皇留下镇压玉京岩山门的无漏仙兵赶往战场。

    只不过最终双方也只是凭自身实力交手,谁也没动仙兵。

    燕赵歌一边听刘铮谷感慨,一边说道:“我之前也没料到,聂师兄竟然是传说中的先天元胎……”

    先天永久,不堕后天。

    有史以来最顶尖的天赋体质之一。

    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把“之一”两个字去掉。

    难怪当初还是幼童时,便能引得剑皇佩剑震动。

    而且占了元初之机,所以能在相当程度上豁免元天书的推演窥探。

    曾经的天公子,如今的上方至尊陈乾华,自他出道以来,他提升到哪个境界,就是那个境界的第一人,从无例外。

    很大原因,就在于元天书与人动手时,近乎前知的无穷奥妙。

    同境界武者要跟陈乾华扳手腕,首先就要顾虑元天书的存在。

    燕赵歌自己有无极天书,完全不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但对其他意图跟陈乾华争锋的人来说,这就是不得不在意的头等大事。

    所幸,聂惊神也无需考虑这个问题。

    这一点巧合下,顶尖的悟性,顶尖的根骨,卓绝的心志,共同造就一个初入至尊之境,便能同陈乾华争锋的武者。

    “姑且不论陈上方行事作风如何,其才华不容贬低。”刘铮谷摇头赞叹:“昆仑惊神龙,少年点八宗,也真不愧齐名。”

    “现在又出了你和令尊贤父子二人,最近百余年来,我界上界天才人物当真层出不穷。”

    燕赵歌手指轻揉太阳穴:“刘老客气了,南方至尊位置之争,以聂师兄登位而告终,却不知前面红莲崖那事情,是何结果?”

    陈乾华踢了红莲崖山门,事情不可能就那么轻易算了。

    “这结果……”刘铮谷的神情,变得古怪起来:“陈上方行事,当真出人意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