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148章 我这人帮亲不帮理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148章 我这人帮亲不帮理



    乾元大帝神色波澜不惊,静静看着那恢宏剑光破开笼罩皇笳海的上方大地。

    一个姿容俊朗,神色冷厉的黑衣青年出现在他面前。

    正是现任南方至尊的聂惊神。

    “乾帝陛下留步。”剑光收敛,聂惊神踏立在半空之中,看上去平凡无奇。

    一如数年前广乘开山大典上,他出现在皇笳海时一样。

    但乾帝却清楚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当年便不同凡响,眼下更今非昔比。

    广乘山众人看见聂惊神现身,高悬的心,也至少放下一半。

    “聂南方怎么跑到东南来了?”乾元大帝随意的问道。

    “受人之托,来帮忙暂时照看一下。”聂惊神冷漠的说道:“免得有宵小之辈趁虚而入,行鸡鸣狗盗之事。”

    乾元大帝并不动怒,只是淡淡说道:“后土手书,什么时候成了广乘山私有的东西了?”

    “却也从来不是乾帝陛下你私有的东西。”聂惊神针锋相对。

    “广乘山得后土手书,并无大用,贫道得了,能发挥的作用大得多,虽不敢说一定能更进一步,但至少玄仙有望。”乾元大帝视线看向下方海面:“三皇陛下知晓此事,想来也会支持贫道,这是对我道门正宗整体有利的事情。”

    “乾帝陛下你便有千般道理,也与聂某说不着。”

    聂惊神淡然说道:“聂某向来是帮亲不帮理的。”

    乾帝闻言,眉头终于微微蹙起。

    聂惊神却不甚在意:“何况,您那道理,是正道理还是歪理,却还难说得紧。咱们之间,无须饶舌,终究不可能我因为您几句话而袖手旁观,还是说,您会因为我几句话而就此离去?”

    “聂南方说笑了,后土手书,于贫道关系重大,自然不可能就此放手。”乾帝轻轻摇头:“既如此,我们果然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

    聂惊神面不改色,只是抬头看了看上方:“乾帝陛下请。”

    乾元大帝点点头,脚下迈步,身形向虚空上方升去。

    头顶上方的大地消融,重见天日,乾元大帝一步迈入虚空之中,却是隐约间暂时脱离界上界。

    聂惊神随之一同向上升起。

    他们之间的大战,若是放手一搏,对周围环境破坏太大,到了域外虚空便没这重顾虑。

    “且让贫道看看,你究竟得了剑皇陛下几分真传吧。”乾帝手掌一抬,瞬间就到聂惊神面前。

    他手掌笼罩之处,仿佛搬移千山,一同镇压在聂惊神身上。

    虚空里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无形压力,能将须弥生生挤压成芥子!

    聂惊神平静注视这一幕,左手剑诀一引,腰间惊神剑铿然出鞘。

    并不明亮,但是无比恢宏的剑光横空出世。

    剑光仿佛劈开混沌原始宇宙,纷乱的地水火风四处奔走乱流,然后重归安定。

    阴阳分立,洪荒初开,清气上浮,浊气下降。

    一方崭新的造化世界,天地乾坤被开辟!

    在这恢宏的景象里,开天辟地之强大意境,纵贯寰宇,不可阻挡!

    一剑开天,所向披靡!

    周围封锁聂惊神的压力,瞬间消弭,宏伟剑光更一路向前,直指乾元大帝。

    “玉虚开天剑,名不虚传。”乾帝挪移时空,让过剑光。

    他身形一转之间,不退反进,反而瞬间到了聂惊神身前。

    宽大的袍袖一下子张开,向着聂惊神笼罩而去,袖口中时空颠倒,一片乱象,正是袖里乾坤的大神通。

    被这神通一罩,聂惊神只感觉自身变得无限渺小,而眼前世界却变得无限巨大。

    身不由己间,就要被打宽大的袍袖吞没。

    “开!”聂惊神一声断喝,剑光陡然一变。

    开天辟地的宏伟进程,竟然在这一刻生生逆转,重返先天!

    聂惊神剑光回收,同一瞬间再次绽放,又是一剑,重演开天妙象。

    “这样的出剑速度,剑皇陛下同境界都远远比不上吧?”

    “而且出招之间毫无征兆,瞬息之间便雷霆万钧,仿佛天外飞仙之剑……”

    乾元大帝曾经旁观聂惊神与陈乾华一战,知道聂惊神的不同凡响:“不仅仅是修练时速度惊人,实战之中,果然也是极强,这就是先天元胎的奥妙吗?”

    但有些东西,旁观是看不出来的,唯有亲身经历,方才能体会。

    聂惊神出剑,道道曼妙气流冲出,交织间,隐隐凝结成一道虚影。

    在虚影笼罩下,剑光仿佛变作一面似幡非幡似斧非斧之物!

    一剑落下,朦胧幽暗尽数被璀璨光华分开后,现无边罡风,介乎先天后天之间,既和煦,又凛冽。

    矛盾之中,蕴含无限玄奥和恐怖威力。

    罡风到处,生生止住乾帝袖口中错乱的时空。

    但紧接着,便又有无穷厚土出现,同样介乎先天后天之间,仿佛能承载支撑万物,又仿佛可以压垮碾碎世界!

    素来凌厉刚猛的剑锋,竟然流露出碾压一切的霸道!

    仿佛昆仑山倾,大罗天塌!

    聂惊神的剑光,仿佛永远不会被摧毁,永远不会被消磨,永远不会衰减。

    于是坚不可摧,难以阻挡。

    谁敢挡道,就如同螳臂当车,定会被碾碎!

    乾帝一怔,袖口之中乾坤世界竟然被生生斩开。

    聂惊神眼前世界恢复正常,纵身一跃,便出了乾帝袖口笼罩范围。

    他剑光一收再一放,立即便又是一剑斩向乾帝!

    “这是玉虚开天剑?”乾帝心下微惊,念头急转之间,索性不躲不闪,故意挨聂惊神一剑。

    真仙之身,人间难伤。

    但乾帝身形,生生被聂惊神打得摇晃,腰身甚至都微微弓起,仿佛不堪重负。

    乾帝虽有准备,也感难受。

    他本就要仗着境界优势,以两败俱伤的打法克敌制胜,所以身体一晃的同时,还是抓住机会,反击聂惊神。

    但聂惊神一剑无功之后,剑光立刻回收,道道虚幻气流交织,无形无相,再次截下乾帝的攻击。

    剑光到处,将乾帝仙气所成之攻势尽数破开。

    聂惊神霸道之剑别开生面,任你千般法,万般理,我自一剑破之。

    乾元大帝身形挪移时空,暂时拉开同聂惊神的距离。

    “真仙无漏,果非虚言。”聂惊神剑锋斜指。

    乾帝上下打量眼前的黑衣青年,良久之后才说道:“先天永久,不堕后天……原来这才是先天永久,不堕后天的真正含义。”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